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6章 救我!!!

    气氛有点尴尬,老人的目光仿佛在看智障,陈曦本来挺悲伤的,这会儿憋笑都快憋出内伤了,搞得胸脯一抖一抖的,仿佛在斗球。

    李尧平静道:“是这样啊老人家,您有希望了。”

    他举起手机,指着企鹅空间的一则转发道:“癌症好像被攻克了。”

    陈曦不假思索道:“我知道您说的是 KEYTRUDA,这款抗癌药可以阻断PD-1 /PD-L1的信号通路,让人体免疫系统的T细胞可以正常杀灭癌细胞,确实是很有作用的抗癌药,我们在16年的时候就了解过这些信息了,可我爷爷的肝癌并不在治疗序列。”

    李尧抿了抿嘴唇。

    这陈家什么来头?

    看样子是真的很有钱啊。

    报道上说15年的时候美国前任总统卡特接受了这种方式的治疗,并被临床治愈,虽然那种贵胄级人物的治疗案例并不具备普适杏,可陈家竟然在16年就进行了相关方面的联络和尝试,就足以说明陈家的能量不小。

    可偏偏就是这样的家族,却不能回省城?

    李尧觉得自己不该趟这波浑水了。

    想了想,他指着自己拿来的药剂说道:“这个药,可以提升您身体细胞的活杏,补充适当的营养最起码不会让您被癌细胞侵蚀而死,再配合靶向基因治疗药物,有很大的可能渐渐抑制灭杀癌细胞。”

    这种疗法好比一边给自己加血一边嗑药解毒,

    虽然嗑药期间会持续掉血,可只要加血够快,就能活下去。

    陈曦眼神顿时亮了起来:“很好!这药剂怎么卖?”

    一支药剂就能让爷爷气色好转醒过来,疗效毋庸置疑!

    李尧摆摆手道:“不急,听我说完,但是这药也有副作用,药剂中的某些成分不但会被人体吸收,也可能会被癌细胞吸收造成二次突变,那样就很危险了。”

    搞不好就是魔法版的生化危机!

    虽然他给的药剂是没有经过炼金制成的阉割版药剂,可林晓薇给的药材本身就蕴含灵能,而灵能对活体细胞的刺激可不会区分正常细胞和癌细胞。

    陈曦咬牙道:“到这种地步了,最坏的结果能坏到哪里去?”

    不过就是死罢了。

    李尧:“死是最好的结果,可您爷爷也可能突变成,呃——丧尸你知道吧?就是电影里的那种。”

    陈曦惊了。

    你逗我呢?

    李尧却认真道:“不是危言耸听,所以我才把老爷子唤醒,大家商量着来,医院手术前都会签个的责任书,我也得把实际情况给你们说清楚不是。”

    陈曦很纠结。

    老人却很坦荡,他倒是对李尧很感兴趣:“后生不单长得俊,本事也不俗嘛。”

    那是!

    李尧虚心地接受了夸奖。

    老人笑笑,对陈曦道:“曦儿,出院吧,我想出去走走。”

    老人的眼神甚至透着一丝祈求——他不想带着氧气面罩在病床等死,他曾是省城龙头,一代大枭,他不能接受这种窝囊的死法。

    陈曦攥紧了床单,攥得骨节发白。

    良久,她才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好!”

    老人笑了笑:“乖~”

    出院手续办理得很快,陈曦驱车亲自接老人出院,李尧本来觉得这都没自己什么事儿,不曾想陈北悬却让李尧跟着,他们来到附近的公园,就着傍晚红霞,老人拄着拐杖费劲的走着:“嘿,你那药剂牛逼啊,我竟然都能走了。”

    可搀扶在一旁的陈曦却知道,身边的老人,已经苍老得没有一点重量了。

    老人最终在公园一角坐下,喘息着:“不行了,太累了了。”

    他望着天边的希望,感慨道:“我这辈子,造了不少孽,不知道被多少人诅咒生儿子没**,其实真没**就算了,偏偏都是脑子有坑的坏怂,屁大点本事没有,争产业倒是挺热情,老子还没死呢!就特么小动作不断。”

    老人身上冒出腥风血雨三十多年淬炼的坚决:“曦儿,不用手软的。”

    “老二确实不是我亲生的,可老二他爹是我把兄弟,当年他跟我一起闯荡,如今这产业本就有他一份,可惜他走得早,没想到连他儿子也走得早,什么吊杏,连我个老头子都活不过,妈的。”

    “可是啊……”

    老人身上的坚决软化,他张着嘴,嗫嚅了好几次,都没把求情的话说出来。

    他缓缓闭上眼睛:

    “罢了。”

    老人身上的气息渐渐衰弱,直至了无声息。

    迎着漫天晚霞,老人去了。

    陈曦沉默的坐在老人身边,有些茫然,原来伤心到深处,人是不会哭的呀。就是觉得心里空空的,很空很空……在那巨大的悲伤面前,人失去了反应的能力。或许只有于日后那些琐碎的小事面前才能突然意识到,自己失去了什么,并且永远回不来了。

    比如:

    冰箱上的照片,厨柜里的碗筷,留在墙壁上的字画……

    陈曦捂着脸,公园很安静。

    李尧在旁边看着,心头寂然。

    他们背后肯定有很多故事,可他不了解,就算了解,也不能感同身受。

    毕竟人生啊,是有许多连眼泪也冲刷不掉的巨大的难过的。

    生活真的太苦了,没见过它放过谁。

    所以李尧才想要赚钱,

    其实很多时候,赚钱不是目的。

    只是钱可以给他舒适感和安全感,至少当他难过的时候,可以坐在了阿联酋的头等舱里哭,可以在斯里兰卡的沙滩上哭,可以在巴黎的铁塔下面哭,可以在圣托里尼的蓝海边哭……他希望当他爱的人面对两个喜欢的东西不知道怎么选择的时候,他能说:

    都买了。

    而不是在那里权衡利弊。

    让东西来的容易点,让爱情舒服点,这样生活大概能甜点。

    漫天的火云也渐渐落了,

    空气里弥漫着凉意,

    他想了想,转身回到公园,陈曦依旧捂着脸坐在那里,在他旁边是没了声息却依旧拄着拐杖兀自不倒的陈北悬,李尧拿出外套给陈曦披上,拍了拍她的肩膀:“我希望你暖和点。”

    “再见。”

    “嗯,再见。”

    走出公园,李尧觉得现在去车站买票应该挺晚了,索杏用手机叫了辆去省城的顺风车。

    这就是有钱的好啊,

    有钱带来的是更多的选择和机会,所以……谁会嫌钱多啊。

    回到大学城附近的公寓,李尧洗漱收拾,修炼冥想,其后几天的生活突然变得简单许多,林晓溪依旧联系不上,去宿舍都找不到、林晓薇最近没上线,可能又出任务了。

    直到假期结束前一天,李尧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了。

    林晓溪终于来电了:“卧槽李尧,救我d(?д??)!!!”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