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4章 林晓溪的信

    徐总当时就惊了。

    这是哪家的公子吗?可省城有头有脸的人他都认识,压根没见过眼前这位啊,还是说是从其他地方过来的?如果是其他地方的,那他到也不怕,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何况他徐庆余还不是蛇。

    所以,

    这小兄弟的头有点铁啊。

    徐庆余眼神顿时变得阴冷,在李尧身上扫来扫去,他平静道:“小兄弟,做人不要太气盛,容易伤身。”

    李尧转脸对李施施道:“他想打我。”

    徐庆余:“???”

    李施施:“???”

    来自李施施、徐庆余的负面情绪+666X2……

    徐庆余都给气笑了:“小兄弟倒是个妙人啊。”

    李尧:“你羞辱我,你才是个秒人。”

    徐庆余:“……”

    特么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咱说的是一个东西吗!

    徐庆余气得胸口都疼,磨着牙道:“小兄弟,看在施施的面子上我不为难你,你现在走,还来得及。”

    李尧沉吟了两秒,看向李施施道:“他威胁我,削他。”

    李施施:“???”

    关我什么事啊!

    而且徐庆余什么身份什么地位啊,是你说削就削的?

    徐庆余也给气笑了:“你削我个试讠……”

    “啪!”

    徐庆余脸被扇到一边,话都没说完,无措的表情凝固在脸上……他转过脸诧异地看向李施施,脸上火辣辣的,还有点酥麻酥麻的,这是真下力气了啊。可是莫名觉得有点刺激有点爽是怎么回事?徐庆余试探杏的把另外半边脸也递过去:“要,要不,这边也来一下?”

    “这是咋回事啊?”李尧和李施施一脸懵逼:“还是个抖M体质???”

    这饭是吃不下去了!

    李施施干脆从桌上跳过去,拉着李尧就跑,

    到前台那儿一指徐庆余:“他买单!”

    然后风风火火地出了日料店。

    徐庆余坐在原位,摸着被扇过的脸颊,看着李尧之前坐的位置,神色有些复杂:你说是报复还是不报复呢?

    你要说不报复吧,总觉得很没面子啊。

    你要说报复吧……啧,

    莫名想说声谢谢是咋回事?

    等到服务员小心翼翼的过来,徐庆余从怀里拿出一叠钱:“今天的事都给我保密!”

    服务员愣了,

    还有这好事?

    他们忙不迭的答应,以徐庆余在省城的能量,他们敢多嘴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本来就不打算多嘴,现在还能白赚一笔钱,简直美滋滋好嘛!

    徐庆余对此很满意。

    能撒币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完事儿,他捂着被扇的那半边脸,身子就又酥了几分……

    ……

    开车回去的路上,李施施手心都还在冒汗。

    她竟然真把徐庆余给打了!

    疯了吧。

    李施施涩声道:“你知道徐庆余是什么人吗?他爸是省厅政法委委员,也是下届省常委的有力竞争人选,能量很大的!我竟然把他打了……”李施施锤了下方向盘:“疯了,真是疯了!”

    她嗔怪的看了眼李尧,

    李尧只觉得风情顿生,连责怪都这么可人,真是个妖精。

    他硬邦邦道:“我是在帮你,你这次得罪狠了,他往后就不会再烦你了。至于你害怕的事情……等到原液成品做出来,给他老妈送点,保管什么事都没有。”

    低配活力药剂的主要目标群体并不是那些青春靓丽的姑娘,

    反而是那些上了年纪又十分有钱的阔太太。

    女人对年轻美丽的追求简直堪称病态,尤其是上了年纪的款婆。男人赚钱会拿去生钱享乐,可女人赚了钱却会把很多钱都拿去保持美貌。活力药剂简直戳中了那些女人的死.穴。有这一柄利器在手,天下唾手可得。

    毕竟天下虽然是男人的,

    可男人是女人的。

    不能说绝对,

    但大部分是这样。

    李施施想了想,好像挺有道理的。

    可……

    李尧咂嘴:“可万万没想到啊,那货竟然是个抖M……对不起,你麻烦大了。”

    李施施:“……”

    我做错了什么啊!

    我只是个有钱又好看的小仙女啊!

    李施施把李尧送回大学城,然后闷闷不乐的回家去了。

    目送着李施施远去,李尧只能祝她好运。

    回到公寓,他刚洗漱收拾好,手机就收到一条未知短信,点开看了下,是陈曦发过来的:“您好李尧先生,上次匆匆一别,都没留下您的联系方式,所以我用了点关系,得到了您的电话,希望您见谅。另外就是想问问,您那有进展了吗?”

    李尧回复道:“把地址给我,明天我过去。”

    陈曦秒回:“潼城中医院高级护理病房6号。”

    怎么是在老家?

    来回跑很麻烦啊。

    他问道:“不能把病人转移到省城医院吗?那样还方便点。”

    陈曦回道:“抱歉李先生,我们不能回省城。”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李尧若有所思:“行吧。”

    陈曦:“十分感谢!”

    李尧准备好明天需要用到的东西,就开始解析法术回路,直到精神力消耗一空才停止。

    现在,李尧基本可以坐到瞬发法师之手,霜亡之怒也可以坐到快速构成,他最近甚至在尝试新的姿势,不得不说,霜亡之怒和李尧后来开发的技能挺搭的,完全可以组成一个复合式的法术……

    嚯!

    想到这里李尧都有点自得,

    咱已经这么厉害了吗?

    往后自己是不是也能拼一个「法术博士」的称号回来呀?

    想得正美,他的手机提示他收到了一封企鹅邮件。

    点开一看,林晓溪发来的:

    “李尧,这不是玩笑!”

    加大加粗的血红字体分外刺目,吓了李尧一跳!

    这死妮子!

    大半夜的搞什么鬼啊?

    玩午夜凶铃吗?

    要不是离得远,李尧现在就能冲过去给她一顿剋。

    还不是玩笑!

    特么这封邮件本身就是个玩笑吧!

    李尧顿时没了继续看下去的欲望,可看到下面那洋洋洒洒的好几百字,李尧咧了咧嘴,

    算了,权当是尊重那货的劳动成功吧。

    我看还不行吗!

    本来,李尧觉得这就是林晓溪那妮子的一个玩笑,可越看下去越不对劲,他甚至觉得有点匪夷所思。

    林晓溪,

    你他妈到底在搞什么???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