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1章 你这是瞎搞!

    李尧扶着腰缓了好一会儿才回过劲。

    他坐在沙发上开始思考人生——小香居喝了药剂龙精虎猛,整天蹦跶来蹦跶去,甚至还想冲出去来尅我一顿,可为什么自己喝下去就冒虚汗?什么本来就虚的那是不可能的,他又不是宿舍的那两头牲口,平时是很注意养生的,不会熬夜爆肝撸小片片。

    难道是药剂有副作用?

    李尧更慌了。

    还是大意了啊……应该再慎重些,再测试下的,老子这么好看不想英年早逝啊!

    李尧忐忑不安的坐在沙发上等待身体的下一步反应,渐渐的,虚汗没了,暖洋洋的感觉在四肢百骸蔓延,让李尧有种泡温泉浴的感觉。

    好嘘服啊~

    然后他就睡着了……

    等到李尧醒来,天色已经很晚了,他缓了下才想起之前发生了什么,猛地开始检查自己的身体,一切都很正常。

    李尧松了口气,可他还是不放心,第二天又跑到东南附属医院找学长做了一个全身体检,当天拿到报告后得到结论:身体机能一切正常,健康状态十分良好,甚至好的有些过分了。

    呼!

    李尧彻底放下心了,看来昨天出虚汗只是正常反应,

    绝对不是自己虚!

    两种药剂都炼制完成了,林阿姨的病情有希望了,李尧很高兴,他拿出手机看了下,林晓薇还没上线,不过为了让她安心,李尧还是给离线的林晓薇发了条信息:“清毒药剂和活力药剂已经配制出来了,我也亲自试验过了,没问题。”

    发完信息,李尧收起手机就回去了。

    这段时间一直到都在忙碌炼金药剂的事情,时间不知不觉过去快一个月了,中秋也悄然来临,正好趁着三天假期的时间,李尧和林晓溪一起回了趟老家。

    老爸老妈一切安好,对于才离开不到一个月的儿子,二老是一点都不挂念。

    回到家都没看到人好吗!

    ——老爸老妈直接中秋自驾游去了!

    连跟自家儿子通知一声都没有啊!要不是李尧有家里的钥匙门卡,他连门都进不去!

    这让李尧想起某位网友的遭遇——那位网友回家发现家里拆迁搬走了,然后没通知那位同学。你能体会到那种一回家家没了人也没了的惊愕感吗?关键是大家都挺好的就把你给忘了!

    李尧再次开始沉思,

    我,真是亲生的?

    算了,不要尝试去追根究底,万一真出点什么幺蛾子,就算李尧神经粗壮也承受不住。就当……就当自己是充话费送的吧。李尧在家里收拾一下就去超市买了几盒勇饼,随便把封存好的药剂装好,准备好后,李尧第二天带着这些东西去林家拜访了。

    这次开门的是林叔叔,见到李尧提着月饼过来十分开心:“哟大尧啊,来就来嘛怎么还带东西,你爸妈出门去玩了吧?今天正好留在这吃饭。”

    林叔叔热络的把李尧迎进门,林阿姨正在厨房忙活,也招呼了李尧一声。

    老俩口琴瑟和谐,分外温馨。

    李尧把月饼盒放下,在客厅和林叔叔坐下:“晓溪呢?”

    林叔叔:“和同学出去的逛街了,晚点回来。”

    这样啊。

    李尧顿了顿,问道:“阿姨身体还好吗?”

    林叔叔神情看不出一点异样,轻松道:“就那样,渐冻症是慢杏的,我们还有时间,把握当下嘛,这才是最重要的。”

    当事情变得无法挽回,那就只能接受,把剩下的每一天都过得很好,不留遗憾。

    李尧默然。

    如今的美好会成为将来挥之不去的痛苦吧?

    逝去后的美好,也是一种遗憾呢。

    如果事情没有转机,林叔叔将来一定会很痛苦。

    好在林叔叔有个好女儿,牛逼到不需要在生活里做选择。

    所以,李尧说道:“林叔叔,我已经找到治疗的办法了,今天来就是为了这件事。”

    林叔叔显然不信:“大尧,我们要看清现实。”

    李尧从一旁的盒子里拿出八支试管,其中两只里面盛装着淡绿色的液体,另外六支则是淡红色的液体:“这八支药剂,其中淡绿色的每隔两周服用一次,另外淡红色的,一周用一次。”

    林叔叔审视着那八只药剂:“你从哪弄来的这些东西?”

    这很难解释啊。

    李尧有点抓瞎,难道说是我自己炼制的?配方和原材料都是您已故但是穿越的女儿提供的?妈的,真要这样林叔叔肯定报……呃不对,是打电话给青山病院。

    也不怪林叔叔这么怀疑。

    全世界医疗机构公认的绝症你随随便便拿八支试管药剂说喝下去就能治愈……你信吗?

    “我相信大尧。”

    正当李尧不知道怎么解释的时候,林阿姨已经悄无声息的来到客厅,笑吟吟的看着李尧,林阿姨还围着围裙,灶台上还炖着菜,淡淡的香味飘散在房间里,她站在客厅边上坚定又温柔的说:我信。

    然后她走过来,拿起其中一支清毒药剂问道:“就这样喝下去?”

    林叔叔急了:“玉芬!”

    林阿姨温和地说道:“老林,大尧还能害我吗?”

    林叔叔:“可就怕大尧好心办坏事啊!”

    林阿姨拍了拍丈夫的肩膀,眼神很温柔,但也很坚定:“早晚的事,试试嘛。”她转向李尧:“那我喝了啊?”

    李尧点头。

    林阿姨拔开试管上的软木塞,一股略显刺鼻的薄荷气味飘散出来,林阿姨皱了下眉,笑道:“这味有点冲哈。”

    林叔叔脸当时就绿了。

    你们一个个的!怎么就不相信科学!什么东西都敢瞎喝!

    林阿姨却在说完后一仰头,就把药剂都喝了下去,喝完,林阿姨抿着嘴,皱眉笑道:“尝起来味更冲诶。”

    李尧笑了笑。

    鬼知道那些法师都是怎么想的,其实那气味口感是可以调和下去的,但那些法师懒得花功夫去研究,宁愿忍受这种感官上的刺激,也不想浪费时间在感官享受上,他们更愿意把更宝贵的时间花在其他更有意义的试验上。

    李尧拿起淡红色的「活力药剂」,笑道:“这支更难喝。”

    林阿姨:“……”

    老林的脸,更绿了。

    第一次用药,李尧在旁边看着,服用清毒药剂后十五分钟,林阿姨开始浑身发热出汗,这类似高烧的症状让林叔叔很着急,但李尧按住林叔叔,告诉他这是正常反应,许是脊髓运动神经元受到重金属毒素侵害太久的缘故,清毒药剂用了一个多小时才完成初步清毒。

    消耗太多身体能量的林阿姨显得有些萎靡,神色看起来很糟糕。

    可现在不是休息的时候,李尧拉住焦急的林叔叔,让他稍安勿躁,拿着活力药剂对林阿姨道:“喝完这支再去休息吧。”

    林阿姨虚弱地笑了笑:“好。”

    忍受着刺鼻的气味和古怪的口感,林阿姨喝完活力药剂就被林叔叔搀扶着回到卧室休息了。

    等到林阿姨休息下,林叔叔小心翼翼地关好门,才一脸严肃,甚至有些凶狠的看向李尧,压抑着怒气低吼道:“你从哪搞的这些乱七八糟的偏方!你这是瞎搞!”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