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百七十九章 惨不忍睹的天赋(求月票!)

    在这一瞬,迪达拉感觉整个世界都变成了一片猩红,而原本高悬在夜空中的那一轮明亮的弯月,此刻也变成了红色的圆月。

    “幻术?”

    迪达拉吃了一惊,当即想要结印,却惊愕的发现身体好似被数枚巨大的铁钉牢牢钉住,根本就无法动弹分毫。

    “哼!”

    在一声轻哼中,戴着火焰图案面具的日向镜从树林中走了出来。

    在收到忍鸦传讯,得知迪达拉有可能前往火之寺后,他便立刻潜出了村子,一路飞驰,以不计查克拉消耗的代价,花费了整整一天的时间赶到了火之寺,并且正巧见到了刚才地陆与迪达拉交手的一幕。

    也幸好是他及时赶到,否则,地陆这位人头值三千万赏金的‘守护忍十二士’,就要在绚烂的烟火中尸骨无存了。

    被迪达拉起爆蜈蚣束缚住的地陆,这时才勉强的挣脱了出来,一脸惊讶的看着突然出现的日向镜,警惕的问道:“你你是神组织的‘炎魔’?”

    日向镜瞥了地陆一眼,故意说道:“不客气!”

    “呃”被日向镜提醒之后,地陆一脸尴尬,连忙说道:“多谢阁下刚才出手相救。”

    出于对三千万赏金的好奇,日向镜这时认真打量了地陆一番。

    其实地陆的实力不弱,本身就具备了至少上忍的基础,再加上‘仙族之才’的力量,综合实力甚至超过了一些精英上忍。

    在原时空,面对晓组织的‘不死二人组’时,交手的初期他便占据了完全的上风。

    但僧人终归是僧人,不是纯粹的忍者,骨子里多了些刻板,少了些应变,再加上晓组织‘不死二人组’的能力又确实过于诡异,最后他死在‘不死二人组’的手里,也不算什么令人意外的事情。

    收回了目光,日向镜淡淡道:“你退下吧,这个家伙由我来处理。”

    见日向镜摆出了一副生人勿近的态度,地陆沉吟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将炸毁佛殿的迪达拉留给了日向镜,转身离开森林,返回了火之寺。

    “喂,你这家伙对我做了什么?”

    就在这时,迪达拉的声音传入了日向镜的耳中。

    日向镜猛地望向了迪达拉,火焰面具下的脸上充满了诧异,他怎么也没有料到迪达拉竟然这么快就有摆脱他幻术的迹象了。

    日向镜目光一凛。

    对付迪达拉,本来最好的人选是精通幻术的鼬,或者止水,在原时空中,鼬就是一个眼神就轻易制服了迪达拉,并且给这个岩隐村的天才少年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心灵创伤。

    但考虑到此行的主要目的是收集迪达拉的细胞组织,而此事关系到日向镜自身的最高机密,如无必要,他是不愿假手于人的,所以他打消了让鼬或止水出手的念头,自己亲自出马了。

    至于动用火遁分身,也是考虑到对付迪达拉用常规战会非常麻烦,所以他想复制鼬对迪达拉的打法,以火遁分身上的永恒万花筒写轮眼,出其不意的用幻术解决战斗,既体面,又可以让他从容的提取迪达拉的细胞组织。

    甚至于,他还可以借此胁迫迪达拉加入神组织,亦或者将迪达拉发展成第二个打入晓组织的卧底。

    毕竟他对迪达拉还是很欣赏的,刨去迪达拉那痴迷爆炸的古怪嗜好,迪达拉的能力是很多忍者都不具备的。

    然而计划永远跟不上变化,日向镜刚才不惜瞳力施展的幻术,竟然只是几分钟的时间,就有被迪达拉破解的迹象了。

    “喂,我在跟你说话呢,快回答我,嗯!”

    试图挣脱幻术的迪达拉,仍在嚷嚷着。

    “切”

    见迪达拉的头部已经可以轻微的动弹了,日向镜轻啐了一口。

    他对迪达拉施展的幻术,是一种名为‘枷杭之术’的写轮眼幻术,也就是鼬在原时空中峪制服大蛇丸的那个幻术。

    中了‘枷杭之术’的敌人,意识会陷入幻术空间,好似被一枚枚巨大的铁钉钉住了身躯一般,彻底失去对身体的掌控。

    按照常理,以永恒万花筒写轮眼为媒介施展的这个幻术,单纯在瞳力方面,解决一个迪达拉应该是绰绰有余的,然而幻术的威力并不仅仅只取决于瞳力的强弱。

    “看来我果然没有幻术的天赋呀!”

    在心底腹诽了一句后,日向镜从忍具囊中掏出了一枚苦无。

    研究过所有类型的忍术后,日向镜发现自身对幻术,以及时空间忍术的天赋是最差劲的,而且是属于那种惨不忍睹的差,这也是日向镜哪怕拥有了永恒万花筒写轮眼,也极少使用幻术的缘故。

    当然了,真正拥有幻术天赋的忍者,在忍者群体中其实只是一小撮罢了。

    比如在拥有万花筒写轮眼的时候,卡卡西也和日向镜一样,极少使用幻术,在遇到同等级的强敌时,更是从未施展过幻术应敌,他对带土那只万花筒写轮眼的应用,更多的只是作为洞察复制,和幻术防御。

    甚至就连宇智波一族中,也不是人人都擅长幻术的,比如天赋极佳的佐助,就不太擅长幻术,属于能不用幻术,就尽量不用幻术的宇智波,跟他哥哥鼬那种能用幻术解决问题,就决不动手的类型,完全是两个极端。

    掂了掂手里的苦无,日向镜猛地朝迪达拉掷了出去。

    唰

    泛着寒光的苦无,瞬间划破了迪达拉的肩膀,带着一片血肉钉在了迪达拉身后的树干上。

    迪达拉顿时惊怒不已:“可恶,这你卑鄙的家伙!”

    不露声色的瞥眼钉在树干上,那削去了迪达拉肩膀上半片血肉的苦无,面具下日向镜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

    那一小片血肉,已经足够他提取迪达拉的细胞组织了。

    主要目的已经完成了,松了一口气的日向镜配合着刚才的攻击,冷冷道:“我现在给你一个选择,加入我们神组织,或者死!”

    “区区一个幻术也想控制我吗?”迪达拉的挣扎越来越激烈,很快他的双手合到了一起,大喝道:“见证终极的艺术吧,嗯!”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