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百四十五章 荒唐的念头(求月票!)

    盘腿坐在辛牙的头顶,兜表情僵硬,目光仍有些呆滞。

    就在刚刚,他见证了鸣人说服辛牙,并跟辛牙签订通灵契约的全过程,所以直到此刻,他依旧处在恍惚中。

    边上,鸣人大声说着:“辛牙,你可要答应我,以后不许吃人了!”

    辛牙瓮声瓮气的答道:“鸣人,你是笨蛋吗,在这种地方,本大爷上哪去找人吃呀?”

    鸣人饶了饶头:“原来你之前跟我说天天吃人,都是骗我的呀!”

    “哼!”

    辛牙不屑的轻哼了一声。

    听着耳伴鸣人和辛牙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兜嘴角微颤,在他的印象里,就连大蛇丸那般的强者,都不可能跟万蛇如此融洽的相处。

    “我一定是中了幻术!”

    兜摇了摇头,心底笃定。

    可试了好几种能解除幻术的印,却一点效果也没有,同时,他还发现自己可以自如的施展忍术,体内查克拉的运转也没有任何被干扰的痕迹。

    “难道……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很快,在辛牙的带领下,几人返回了白蛇仙人所在的寺庙。

    看着坐在辛牙头顶的鸣人,眯着眼的白蛇仙人笑了笑,说道:“看来你们已经打败了辛牙,通过了考验。”

    鸣人连忙答道:“婆婆,您误会了,我们没有打败辛牙,我们只是成为了朋友!”

    “哼!”

    辛牙又轻哼了一声,将硕大的脑袋扭到了一边。

    “咯咯咯……”怪笑了几声后,白蛇仙人的目光一边往鸣人身上扫,一边说道:“这样也算你们通过考验了,那么,你们谁想修炼仙术呢?”

    “我我我!”

    鸣人迫不及待的举起了手,他早就被兜撩拨起了对仙术的兴趣。

    雏田则低下了头。

    她对仙术虽然并不太感兴趣,但却很想跟鸣人一起修炼,只不过作为日向宗家的长女,修炼什么,如何修炼,家族中都有着严苛的规定,并不是她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

    兜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框,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但很快又不露痕迹的敛去了。

    这一次借着躲避强敌的理由进入龙地洞,他的确有一窥仙术奥妙的心思,但此时的他并非是原时空中大蛇丸死后失去了人生目标的他,自然也就没有那时破釜沉舟的勇气和决心了。

    何况在进入龙地洞前,他就已经暗暗决定让神经大条的鸣人作为试验品,探一探仙术的深浅了。

    于是乎,兜礼貌的向白蛇仙人行了一礼,说道:“很抱歉,我还没有下定决心。”

    白蛇仙人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随后将目光全都聚集到了鸣人的身上,笑眯眯的说道:“就由市杵岛姬来指导你修炼我们龙地洞的仙术吧。”

    唰……

    白蛇仙人话音刚落,一道身影就落到了鸣人的身侧,领着鸣人朝着寺庙的深处走去了。

    望着被市杵岛姬领走的鸣人,也不知为什么,兜突然觉得这一次的龙地洞之行有些不对劲。

    他隐隐有一种错觉,仿佛不是他们在求着白蛇仙人传授仙术,而是白蛇仙人主动要将龙地洞的仙术传授给鸣人。

    “可能是我太紧张了吧。”

    兜很快摇了摇头,打消了脑中这个荒唐的念头。

    ………

    晓组织基地内。

    “不错,保持这样的节奏……”

    “写轮眼注意观察我肌肉的变化……”

    “蠢货,这种局面下,施展‘豪火球之术’只不过是浪费查克拉罢了……”

    “忍术的释放,需要与相应的战术配合,没有制订好相应的战术就仓促释放忍术,只会把自己的破绽显露给敌人……”

    在训练场上,真一一边招架着佐助的攻势,一边语气严厉的指导着佐助。

    而场上佐助没有半点争辩,一板一眼的遵照着真一的指点,哪怕累得浑身挥汗如雨,哪怕被揍得鼻青脸肿,也没有半句怨言。

    自从上次跟真一进行实战对练过后,佐助就知道了自己以往在家里跟哥哥鼬和止水的实战对练,全是些儿戏一般的忍者游戏。

    了解了这一点,佐助面红耳赤。

    他无数次的向鸣人和宁次吹嘘,自己在实战演练中如何如何的厉害,面对实力不凡的哥哥和止水时,表现的如何如何的出色。

    可现在他才明白,哥哥鼬和止水从始至终都在让着他,根本就没有认真,完全把他当做小孩子一般的看待。

    “可恶!”

    一想到这儿,佐助就咬紧了牙关,他要向哥哥鼬和止水证明,自己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而是一名真真正正的忍者!

    场边。

    宁次神情复杂的看着正在被真一指导的佐助。

    他不知道究竟是佐助本身天赋过人,还是真一的指导太过行之有效,总之,佐助这些天的进步,非常的惊人。

    之前他跟佐助对练,大多数时候都是以平局收场,有时甚至还能略略占优,毕竟白眼与柔拳的配合,在下忍与中忍这个阶段的优势是毋庸置疑的。

    可最近一两天,他跟佐助对练越来越吃力,别说占优了,就是想维持平局都已经非常困难了。

    在家族时,宁次自认为自己的天赋不会输给任何人,是额头上的‘笼中鸟咒印’束缚了他,是分家的命运束缚了他。

    可亲历了佐助的迅速成长后,他开始怀疑了。

    带土也在场边旁观着,对佐助的成长颇为惊讶。

    先前听说佐助八岁觉醒写轮眼时,带土虽然意外,但并没有太过在意,毕竟到了他这种层次,寻常的天才,已经不值得他太过关注了。

    可见识了佐助在真一手中的成长后,带土突然觉得佐助这个孩子的确有培养的价值。

    这时,场中的真一淡淡道:“今天就到这吧。”

    佐助气喘吁吁的点了点头:“谢谢真一哥!”

    这句道谢,佐助是真心实意的,自身实力的提升,没人比他自己更清楚了,所以他觉得拥有万花筒写轮眼的宇智波真一,其实比哥哥鼬和止水都更适合当自己的指导老师,因为哥哥鼬和止水对自己实在是太过溺爱了。

    意识到这一点的佐助突然忖道:“咦,真是怪了,我为什么会喜欢严厉和责骂呢?我是不是有病呀……”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