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百二十六章 怎么可能还会有第二个呢(求月票!)

    在木叶发展能接触到机密的间谍,实际上并不是带土一个人的想法。

    晓组织成员中,曾担当过忍村高层的蝎,很早就在组织中提出过在五大忍村内部安插间谍的想法了,只是当初的长门自诩神灵,没有太把五大忍村放在眼中,所以晓组织对在五大忍村中安插间谍的计划,并没有太重视。

    如今,再次败在了神组织的手中,长门只得吸取教训,开始重视起了对情报的收集。

    收回了思绪后,带土暗暗打定了主意。

    既然阴差阳错的将日向镜的弟子给掳回来了,那就不能轻易放过这个机会,更何况区区一个日向分家的日向镜,他根本就没有放在眼中,在他看来日向镜只不过是托了村子人才凋零的福,才凭着日向家的人脉成为了暗部小队长的,所以事情不论成与不成,对他而言都不会有太大的损失,也不存在什么额外的风险。

    这时,带土又把目光移向了宁次身边的佐助。

    神组织中一而再出现的万花筒写轮眼,令带土感到警惕的同时,心中也生出了许多的不解。

    “万花筒写轮眼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值钱了?”

    带土的疑惑不是没有道理的,在他小的时候,万花筒写轮眼还是传说中的东西,整个宇智波一族,甚至整个忍界都没有万花筒写轮眼现世的消息。

    可如今算上他自己,真一,止水,以及神组织中的两个‘炎魔’,忍界中万花筒写轮眼的拥有者,已经多达五位了!

    神组织中如果仅有一位万花筒写轮眼的宇智波,带土还能理解。

    毕竟第三次忍界大战时,像他一样失陷在混乱的战场上,最终也没能找回尸体的宇智波族人,并不在少数,所以有那么一个幸运儿,跟他一样在战场上侥幸活了下来,并觉醒了万花筒写轮眼,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的。

    但这种事情的概率极低,要知道万花筒写轮眼可不是想觉醒就能觉醒的,自身的资质与外部的刺激缺一不可,甚至还需要一些冥冥之中的运气,所以有一个这样的人,就已经是概率学上的奇迹了,而同时出现两个,那就不是奇迹,而是一定有其他的原因了。

    因此,神组织中有两名拥有万花筒写轮眼的‘炎魔’,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而根源十之八九就在宇智波一族身上,因为也只有拥有大量宇智波族人的宇智波一族,才有培育出多名万花筒写轮眼宇智波的可能,而遗落在村外的宇智波血脉能培育出两名万花筒写轮眼宇智波的概率几乎等于零。

    “鼬那小子最在乎的,就是他的弟弟了,我如果用他弟弟要挟他,让他在家族里调查神组织的情报,调查‘炎魔’的身份,想必他应该不会拒绝我的。”

    带土之所以挑选鼬为下一步发展的内线,一来是因为带土很欣赏鼬的才能,而且知道鼬非常在乎弟弟佐助,二来是因为鼬是族长富岳的长子,只要止水不跟鼬竞争,鼬必然是下一任宇智波一族的族长,在宇智波一族中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可以轻易调查到很多家族的机密。

    至于对鼬的怀疑,带土也曾产生过,不过很快就打消了。

    这主要是因为鼬的年纪不大,才十三岁多一点,带土在这个年纪的时候,才从学校毕业不久,以菜鸟的身份上了战场,连写轮眼都还没开启,所以他并不认为身处和平时期的鼬,天赋能高到在这个年纪开启万花筒写轮眼的地步,何况,身为宇智波族长长子的鼬,身来就是权二代,又有‘天才’的光环加持,根本就没受过什么苦难和刺激。

    “止水那样的天才,宇智波千年的历史上恐怕都没有几个,族里怎么可能还会有第二个呢,这不符合常理!”

    从资质天赋,外部刺激,以及合理杏,三个方面,带土同时否定了鼬拥有万花筒写轮眼的可能。

    想好了佐助和宁次两个孩子的用途后,带土心满意足的离开了房间。

    至于交换人质的事情,跟大蛇丸一样,晓组织也根本没有真心考虑过,别说带土很看重天赋不错的佐助了,就算是一个带土并不看重的宇智波族人,带土也不可能将其交给大蛇丸这个晓组织的叛徒。

    对晓组织而言,叛徒是决不能容忍的,而像大蛇丸这般拥有一定实力,能影响局势的叛徒,就更加不能容忍了。

    所以就跟兜猜测的一样,晓组织向大蛇丸提出的交换人质的提议,不过只是一个‘捕蛇’的陷阱罢了,大蛇丸手中的九尾人柱力是晓组织的目标,而大蛇丸本人也一样是晓组织的目标!

    带土离开后,佐助和宁次两个孩子同时松了口气,这个神出鬼没的晓组织成员,给了他们俩很大的心理压力。

    佐助口吻笃定的说道:“刚才那个人一定认识你老师,他的一举一动都瞒不过我的写轮眼!”

    宁次心情沉重的点了点头:“嗯,他似乎在打什么坏主意。”

    带土没有掩饰自身的想法,实际上已经给两个孩子释放了很不好的信号,那就是晓组织可能根本就没有放过他们俩的打算,他们恐怕很难活着返回村子了。

    身为豪门子弟,接受过家族忍者教育的两个孩子很快就意识到了这一点,于是沉默了下来。

    许久后,又有一道身影推开大门,进入了房间。

    看清了来者的容貌后,佐助好似落水者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不由自主的喊了出来:“真一哥哥,你是来救我的吗?”

    真一阴着脸摇了摇头:“在这里,没人能救你,我也不例外。”

    真一很欣赏眼前这个八九岁就能觉醒写轮眼的小同族,但他清楚,营救佐助的代价就是失去眼下晓组织卧底的宝贵身份,而这个决定他做不了,更何况他也没有把握能平安带着佐助逃走,毕竟带土的时空间忍术在追踪上优势实在是太大了。

    见佐助有些失落,真一安慰道:“你也不用太担心了,毕竟你是我们宇智波的族人,我会尽量保障你的安全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