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百八十八章 第二次了(求月票!)

    呼

    一阵夜风吹过,刮起了一片尘埃。

    之前地动山摇,天塌地陷的战场,陡然之间,寂静了下来,只有佣处受伤的木叶忍者们的哀嚎声隐隐回荡着。

    日向镜突袭斩杀带土,与带土用瞳术转移‘天道’,几乎是同时完成的。

    因此,战场上两个重要的敌人一下子全没了。

    刚从‘地爆天星’中脱困,又迎面吃了一记‘神罗天征’的自来也,这时从土堆中爬了出来,灰头土脸的环顾着四周,茫然无措。

    日向镜则死死盯着带土的尸体。

    此时带土那断成两半的尸身,与他之前的‘须佐能乎’一样,也陷入了迅速的枯败中,仿佛一瞬间经历了好几月时光的腐蚀,变成了一堆枯败的烂肉。

    “得手了?”

    日向镜心中升腾起了一份期盼。

    刚才他的突袭十分的突然,蕴含了‘共杀灰骨’特杏的骨刃,斩碎带土的‘须佐能乎’时,也是一气呵成,没有丝毫的阻碍,所以带土或许没来得及施展‘伊邪那岐’那个能改变命运的禁术。

    噗

    就在这时,日向镜又不可抑止的喷出了一口鲜血。

    紧接着,他的身体晃了晃,踉跄了好几步,才勉强稳住身形。

    长时间的发动‘早蕨之舞’,维持大面积的骨林,本就是一件负担极重的事情,更何况日向镜此刻还深受血继病的侵蚀,要不是这具A型风遁克隆体足够的强韧,在体质方面十分优异,他只怕已经撑不下去了,可就算如此,他这具身体也顶多只能再坚持十来分钟了。

    就在这眨眼的功夫,日向镜猛然发现地上带土的尸骸消失了,消失得连他催动白眼,都无法找到一丝一毫的痕迹。

    就算是中了辉夜姬的‘共杀灰骨’,尸骸也会留下一片灰烬,半点痕迹都不留,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便是带土在死前发动了扭曲命运的‘伊邪那岐’。

    “还是慢了一拍么”

    日向镜暗叹了一声,但却没有太过失望。

    能逼带土发动‘伊邪那岐’,已经是策略上的成功了,想要让带土连‘伊邪那岐’都施展不出,就将其瞬杀,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日向镜本来的打算,也只是消耗掉带土的一只万花筒写轮眼。

    ‘伊邪那岐’这种扭曲命运的禁术,虽然强大,但并不是没有代价的。

    每使用一次,都需要彻底消耗掉一只写轮眼的瞳力,而且这种消耗可以说是永久杏的,除了像宇智波斑那样将自身的永恒万花筒写轮眼进化为轮回眼,通过眼睛的进化来补充瞳力,否则,消耗掉的瞳力是无法补充的。

    换言之,带土必然要损失一只写轮眼!

    收敛了波动的心绪,日向镜凝神观察起了四周,准备在带土复活的瞬间,再次发动攻击。

    少了一只万花筒写轮眼,不论是左眼,还是右眼,带土的实力都将大打折扣,只要带土复活的地点离日向镜足够近,那日向镜是有机会将他再次斩杀的!

    届时,就算带土再次发动了‘伊邪那岐’,失去了两只写轮眼的他也跟废物无异了!

    唰唰唰

    这时,一道道身影朝着战场这边汇集了过来。

    最先抵达的正是卡卡西,以及他的特殊战术小队,随后,日向镜暗部第七班的几人也陆续抵达了战场,再然后,便是大批从四面八方赶来支援的木叶忍者们了。

    这些木叶忍者的肩上,大多都有一只小型的蛞蝓,虽然一个个看起来很狼狈,但精神似乎都不错,显然是得到了治疗的。

    瞧了瞧四周,见没有敌人的踪影,卡卡西连忙对场中的自来也问道:“自来也大人,敌人呢?”

    自来也摇了摇头。

    刚才日向镜逼退‘天道’,斩杀带土的一幕,他并没有看到,所以他这会儿也是糊涂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天道’就不见踪影了。

    红没有停歇,直直朝着日向镜所在的位置飞驰而去。

    这时,日向镜朝着红摆了摆手:“别过来!”

    红怔了一下,但还是听话的停下来脚步,隔着老远,一脸疑惑的望向了日向镜。

    听着日向镜那异常严肃的语气,一众木叶忍者们都面露疑惑,他们很奇怪四周明明已经没有敌人了,日向镜为什么仍摆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架势,只有自来也,卡卡西等少数几人,意识到了什么,一边向四周的同伴示警,一边戒备了起来。

    就在这一刻,带土的身影凭空出现在了战场上的一块空地上。

    没有扭曲的漩涡,也没有虚化的身影,他的出现,就好似神灵虚空造物一般,将虚无在一瞬间置换成了现实。

    “伊邪那岐”

    日向镜嘴里默念了一句,却没有什么行动。

    带土复活的位置,距离他足有上百米远,以他当下的身体状况,很难抢在带土‘虚化’自身前完成攻击了。

    “大家小心!”

    “他怎么出现的?”

    “是时空间忍术吗?”

    带土的突然出现,引起了四周木叶忍者们的一阵骚动。

    卡卡西更是攥紧了手里的特制苦无,目不转睛的盯着远处带土的身影,他忘不了这个身影,就是这个身影夺走了他左眼的写轮眼。

    “会是他吗?”

    卡卡西现在迫切的想要印证带土的身份,他想要知道这个戴着漩涡面具的家伙,到底是不是自己曾经的挚友。

    带土的目光却锁定在日向镜的身上。

    “第二次了”

    他此时的心情十分的阴郁和愤怒,这已经是他第二次被神组织成员逼得发动‘伊邪那岐’了,也就是说神组织已经杀过他两次了,他的脸感到火辣辣的!

    同时,他又无比忌惮眼前这神组织的‘风铃’,他实在是想不通‘风铃’的骨刃,为什么能轻易斩碎自己的‘须佐能乎’,这简直没有道理!

    ………

    村子的外墙上。

    一路风尘仆仆赶回村子的止水和鼬跃上了外墙后,看到了村子里的景象,顿时目瞪口呆!

    “村子村子被毁了?!”

    “怎么会这样,这怎么可能?这里是木叶呀!”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