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百八十一章 昏暗的避难所(求月票!)

    滋滋

    头顶的灯管,忽闪忽暗,发出一阵阵接触不良的声响。

    满脸尘土,像一只小花猫似的雏田,正愣愣的发着呆,神情完全恍惚了。

    “谁来救救我啊!”

    “好痛呀!”

    “我要妈妈我要妈妈”

    这时,强弱不等的呼喊,断断续续的呻吟,以及痛苦的哀嚎,从避难所内的各个角落传了过来,相互交叠在了一起,令避难所陷入了一种怪异的喧闹中。

    雏田木然的望着四周,眼前一片昏暗。

    避难所穹顶上本来长长一列的灯管,此时已经十灭七八了,仅剩的几盏灯,也因为受损的缘故,忽明忽暗。再加上碎石和尘埃不断从顶部脱落,让避难所内烟尘漫天,哪怕是只隔着三四米远的景物,也都看不真切了。

    突然,一道身影窜到了雏田的面前,晃了晃她,问道:“喂,你受伤了吗?”

    雏田那洁白的眼眸,这时才缓缓聚焦,有了些神采,旋即,她看清了面前的人影,答道:“是鸣人君吗,我没有受伤。”

    “看你刚才的样子,我还以为你受伤了呢!”

    小声嘟囔了一句后,鸣人便麻利的拾起了雏田身边的碎石堆。

    “啊!”

    雏田这才发现原本在她身边的紫苑,竟被埋在了碎石堆里,于是惊呼了一声,忙帮着鸣人搬起了碎石。

    很快,两个小家伙就清理完了碎石,发现被埋在碎石下的不止紫苑一人,足穗竟是用自己的身体护着紫苑,将紫苑保护在了身下。

    把足穗和紫苑救出来后,雏田关心的问道:“你们没事吧?”

    足穗虚弱的摇了摇头,虽然被碎石埋在了里面,但好在石块都不算太大,所以他只是背上有些瘀伤,并没有杏命之忧。

    缓过神来的紫苑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当下的紫苑非常害怕,因为她在‘死亡预言’中看到的一幕幕惨烈的景象,如今似乎正在一点点的应验着。

    不远处,佐助的母亲环顾了四周一圈,望着触目惊心的场景,她一脸沉重,对身边的佐助吩咐道:“佐助,你去帮帮其他人吧!”

    佐助尽管只有八岁,但在忍界,这种年纪其实已经可以上战场了。

    在第三次忍界大战时,很多八岁都不到的孩子就已经上过战场了,鼬更是四岁就见识过了战争的残酷,所以在佐助母亲的眼里,佐助不仅是儿子,更是一名宇智波的忍者。

    望着母亲受伤流血的腿,佐助有些犹豫:“可是您的腿”

    “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说着,佐助的母亲也开启了写轮眼,温柔的揉了揉佐助的脑袋:“别忘了,我也是一位忍者哦!”

    佐助不再犹豫,起身对不远的鸣人喊道:“鸣人,走,咱们去救其他人!”

    “哦!”

    鸣人连忙应了一声。

    这时,雏田小声道:“鸣人君,我可以跟你们一起去吗?我我有白眼,也许能帮得上忙。”

    佐助走了过来,上下审视了雏田一眼,拽拽的说道:“要跟着我们也行,不过你要机灵些,别碍手碍脚的!”

    雏田高高兴兴的鞠了一躬:“谢谢你,佐助君!”

    在烟尘滚滚的昏暗避难所中,三个小家伙结伴一路前行着,幸好有雏田的白眼,他们能时不时的救援一些被碎石埋在下面的木叶村民。

    片刻后,他们来到了一处塌方的巨石前。

    望着面前完全塌方的通道,雏田倒吸了口气凉气,不禁问道:“为什么会这样,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呀?”

    鸣人自然是答不上来的,他上前推了推堵住通道的巨石,发现根本推不动。

    佐助一边思索着,一边随口道:“我们这个避难所在地下几十米深,就算地面发生再大的爆炸,按理说,也应该波及不到这里的。”

    鸣人撇了撇嘴:“那为什么避难所里这么多地方都塌了?”

    佐助顿时语塞,怒道:“我哪里知道,不过地面一定是出事了!”

    雏田有些担忧的说道:“不知道父亲现在怎么样了!”

    听雏田这么一说,佐助也隐隐担忧了起来,不过很快他就暗道:“哼,我父亲可是宇智波一族的族长,他一定不会有事的!”

    嗒嗒

    这时,昏暗的通道里传来了一阵不紧不慢的脚步声,佐助几人连忙回头,发现一个黑影正朝着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待对方走近后,佐助立刻认出了来者的身份,说道:“是你,日向宁次!”

    和宁次在暗暗关注佐助一样,佐助也一直在暗中关注着有天才之名的宁次,所以他一眼就将宁次认了出来。

    宁次扫了面前几人一眼,旋即对雏田说道:“雏田大小姐。”

    雏田连忙回礼:“宁次哥哥。”

    鸣人饶头道:“他们俩的称呼好奇怪呀!”

    佐助双手抱胸,酷酷的解释道:“你懂什么,雏田是日向宗家的长女,身份等同于我哥哥在宇智波的地位,宁次只是日向一族中负责保护宗家的分家一员,他们俩虽然是亲戚,但雏田是家族的主人,而宁次只不过是家臣罢了。”

    鸣人嘟囔道:“明明是年纪差不多的亲戚,还要分什么主人和家臣,他们日向一族还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呢!”

    佐助不屑的瞥了鸣人一眼:“笨蛋,像我们这般的豪门大族,规矩多着呢!”

    听着佐助和鸣人堂而皇之的在自己面前讨论日向宗家与分家的地位差异,宁次的脸火辣辣的。

    随着年龄的增长,宁次渐渐明白了分家与宗家的区别,也渐渐明白了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他并不反感保护雏田,但他希望的是以哥哥的身份保护妹妹,而不是以分家的身份保护宗家。

    就在这时,宁次突然喝道:“小心!”

    说着,宁次便下意识的扯着雏田向后急退。

    佐助和鸣人也反应了过来,也跟着远远退开了。

    轰

    几人刚退开不久,堵住通道的巨石就被整个炸开了。

    透过破口,几个小家伙发现另一端的通道中,几名木叶忍者正在跟一名身穿红云服的忍者激战着。

    看清了其中一名木叶忍者的身份后,雏田惊呼道:“是铃姐姐!”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