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百一十六章 开眼(第四更求月票!)

    听着耳边鸣人那穿越了整个广场声浪的大喊,跪在地上的佐助将拳头握得紧紧的,暗道:“可恶,你以为我不想还手吗,只是这个家伙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

    他是第一次在同龄人的身上,感受到了这种绝望,对方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快得他几乎没有半点招架之力。

    他自认自己的体术并不差,跟哥哥鼬较量时,都能打得有来有回,但面对君麻吕如此快的体术攻势,他自身的体术技巧完全无法施展。

    君麻吕则默默注视了佐助一阵,旋即走向了音忍一行。

    他确实妒恨宇智波一族,但却无意羞辱比自己还小的佐助,在发现佐助远比自己预料的要弱,甚至都不如音忍四人众中最弱的白时,他已经没有兴趣再跟佐助纠缠下去了。

    “你给我站住!”

    佐助强咬着牙关,站了起来。

    相比起语言上的羞怒和挑衅,他更受不了君麻吕那漠视自己的态度,也无法忍受君麻吕那波澜不惊的神情。

    君麻吕回头瞟了佐助一眼:“你已经输了。”

    “不!”佐助猛地挥手,大喊道:“我还没有输!”

    君麻吕转过了身子,脸上露出了少许厌烦的神情。

    望着有些不耐烦的君麻吕,听着耳边村民们的窃窃私语,佐助感到脸庞一阵火辣辣的。

    这种火辣辣的灼烧感,不仅仅是因为被君麻吕击打所造成的肿痛,更多的是因为这股从未有过的巨大羞辱!

    一想到自己的丑态,被所有村民目睹,甚至被砂隐,草忍,泷忍这些外村忍者目睹,荣耀的宇智波颜面扫地,佐助便羞怒的浑身发抖!

    实际上,普通的木叶村民们或许会嘲笑佐助,但忍者们却不会,不论是木叶的,还是其他村子的。

    相反,越是厉害的忍者,越不会嘲笑佐助,因为君麻吕的实力被所有人看在眼中,在场许多年长的忍者自忖换到佐助的位置上,都未必是君麻吕的对手。

    而年轻气盛的佐助自然领会不了这一点,此时的他被无边的羞怒所笼罩,眼睛里只有那一头白发,满脸漠然的君麻吕。

    在这股强烈的羞臊和愤怒中,佐助进入了一种莫名难言的状态。

    突然间,他感到自己的视野一下子清晰了许多,仿佛心灵开启了一扇窗子,与此同时,他感觉自己体内的查克拉也增长了许多。

    “咦?”

    君麻吕目光一凝,视线集中到了佐助眼眶中那双如血般猩红的眸子上了。

    场边的众人也都惊疑了起来,就连一直板着脸,不苟言笑的富岳,也不禁动容,嘴里喃喃道:“写轮眼!”

    在宇智波一族中,能在十岁以下开启写轮眼的,有一个算一个,只要不夭折,最后几乎都成为了名扬忍界的存在。

    而佐助竟然在七岁就开启了写轮眼,这实在是大大出乎了富岳的预料,要知道他最为得意的长子鼬,也不过是在七岁半近八岁时,才开启的写轮眼。

    音忍一行中,大蛇丸的眼中闪过了一道贪念的光芒,如猛兽注视猎物一样盯着佐助,咧嘴笑道:“又是一个宇智波的天才么”

    在这一刻,继宇智波止水,宇智波鼬,宇智波焰之后,大蛇丸捕猎名单上又多了‘宇智波佐助’这个名字。

    日向一族这边,看着佐助眼眶中那醒目的单勾玉写轮眼,再想到资质平平的女儿雏田,日向日足感到一阵苦涩。

    日向一族虽然在村子里与宇智波一族并称两大瞳术血继豪门,但私下里,日足很清楚日向一族不论是声望,还是地位,都要明显逊于宇智波一族。

    这其中除了有日向宗家习惯了韬光养晦,遇事退让之外,更重要的原因就是日向一族没有宇智波一族那层出不穷的天才,没有宇智波止水那种可以震慑忍界的强者。

    想到这,日足望向了一旁的宁次,看着宁次那稚嫩而又认真的脸庞,暗暗道:“日向一族的将来,或许要靠宁次了。”

    远处的楼沿上,日向镜也吃了一惊,腹诽道:“不是吧,这样就开眼了?啧啧,因陀罗转世果然了不起啊!”

    这时场中的佐助也察觉到了自己眼睛的变化,惊喜道:“我开眼了!我也拥有写轮眼了!”

    君麻吕开口问道:“这就是写轮眼吗?”

    随着写轮眼的开启,佐助恢复了信心,斗志昂扬的说道:“不错,这就是我们宇智波一族威震忍界的瞳术血继!在我的这双写轮眼下,你的一切动作都难逃我的洞察,刚才的羞辱,我要十倍奉还!”

    君麻吕对着佐助招了招手,淡淡道:“那就来吧。”

    “我能看穿你的一切!”

    虽然还有些不习惯使用写轮眼,但佐助这会儿已经信心满满,他怀着一雪前耻的决心扑向了君麻吕,眼眶中仅有单勾玉的写轮眼,也随之缓缓飞旋了起来。

    在他的视野中,君麻吕身上查克拉的流动,隐隐可见,虽然不甚清晰,但却已经不妨碍他对此作出判断了。

    这时,他回忆起了鼬在练习时对他说过的话:“敌人查克拉的流动,就是敌人行动的前奏”

    突然间,他发现了君麻吕的查克拉正朝着双腿汇聚,可还没等他想出对应的对策,君麻吕的身形已经消失在了他的视野里。

    佐助大惊:“这怎么可能!?”

    嘭

    在一声闷响中,佐助被君麻吕一记边腿扫倒在地,连牙都被打掉了一颗。

    佐助不甘的爬了起来,大喊道:“为什么会这样,你怎么可能躲过我写轮眼的洞察?”

    砰

    回应佐助的,是君麻吕的一记直拳。

    这一拳君麻吕直接轰在了佐助的胸口,虽然他只用了四五成力道,但还是把佐助击飞了出去。

    “呃啊”

    胸口处传来的巨痛,令佐助像虾球一样蜷缩成了一团,在短暂的失神中,他口水也不禁流了出来,滴落了一地。

    看着地上痛苦不堪的佐助,君麻吕神情有些诧异,好似询问,又好似自语的说道:“写轮眼只有这种程度?”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