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七十三章 崩溃的秩序

    日向镜这头话音刚落,红就站了出来:“这怎么能行呢!”

    “别嘴硬了,你现在连站都站不稳了,还怎么执行任务?”顿了顿,日向镜缓缓说道:“雾隐村跟其他的忍村不一样,四面环海,一旦暴露了身份,很难脱身,以你们现在的身体状态,就算是去了,也只会拖累我。”

    听着日向镜平淡的话语,红不甘的跌坐到了地上。

    疾风和夕颜也是一脸颓色,连水之国都没有进入,就失去了继续执行任务的能力,这种挫败感令他们十分难受。

    日向镜扫了眼战场,语调淡漠的说道:“虽然我们是仓促应敌,但来袭的这伙雾隐忍者中,仅有带队的首领是上忍,其余的全是中忍和下忍。”

    虽然没有把话说透,但日向镜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那就是对红他们三个刚才的表现,感到有些失望。

    红有些疑惑道:“这些人里面只有一个上忍?”

    日向镜点了点头:“我的白眼能看穿他们体内的查克拉量,而以查克拉量来判断,这伙人里面仅有一人达到了上忍的标准。”

    雾隐长期的内乱,虽然导致了雾隐村内耗严重,但同时也令雾隐忍者们多了一份不同寻常的狠辣,而这一份狠辣在生死相搏的战场上,有时候会起到意想不到的奇效。

    在得知一个雾隐上忍率领十来位中忍,下忍就把自己几人伤成了这样,红也不再坚持,情绪有些低落的说道:“那好吧。”

    待红,疾风,夕颜三人离开了营地,朝着火之国的方向退去后,一道黑影落悄然到了日向镜的身边,问道:“前辈,您为什么一定要阻止他们参加这次的任务呢?”

    这黑影不是旁人,正是遵循日向镜的吩咐,提前一步出发,将雾隐忍者引来营地的宇智波鼬了。

    日向镜说道:“你觉得我的第七班,有能力完成这次的任务吗?”

    仔细思索了一下,鼬皱起了眉头,摇头道:“如果不考虑前辈您的战力,您的第七班,恐怕很难完成火影大人布置的任务。”

    潜入一个大忍村,刺杀对方的影。

    这种难度的任务,哪怕让三忍之一的自来也去做,也有极大的风险,更何况,是一支刚刚才组建不久的暗部班了。

    而且雾隐的事,还牵扯到了晓组织,四代水影如果真的与晓组织有所勾结,那他的身边很可能有晓组织的成员,所以凭第七班的实力,想完成这个任务是十分困难的。

    鼬因为知道日向镜的实力,所以对火影安排的这个任务并没有感到太奇怪,可现在一琢磨,他便隐隐察觉到了不对劲。

    见鼬眉头紧皱,似乎在深思着什么,日向镜笑了笑:“你也不用多想,三代这么安排,恐怕仅仅只是因为他实在抽调不出其他的人手,只能寄希望于我们第七班能趁着雾隐内乱的机会,完成对四代水影的斩首行动了。”

    一边要收集晓组织的情报,一边还要防范晓组织对村子的报复,日向镜很清楚,三代手中已经没有多少牌可以打了。

    鼬叹了口气:“幸好是您接了这个任务,如果是其他的暗部班,就算能得手,恐怕也难以顺利逃离水之国了。”

    日向镜点了点头:“我的部下们都是很出色的忍者,我不希望他们年纪轻轻的,就莫名其妙的死在了异国他乡。”

    鼬问道:“接下来,我们该怎么行动?”

    日向镜从腰间的忍具囊中取出了一个卷轴,抛给了鼬:“你按照卷轴上的路线,潜入雾隐村,在我划的区域里面找一间安全屋等候我的命令。”

    卷轴上的安全路线,是木叶安插在雾隐的间谍秘密传递出来的,只要按照上面的路线潜入,就可以轻易避开雾隐忍者的巡查。

    鼬接过了卷轴:“嗯,我明白了。”

    日向镜想了想,又说道:“如果一周内我都没有联系你,或者雾隐村内的局势突然恶化,你就自己撤退吧。”

    鼬有些好奇:“您难道真要一个人执行任务?”

    日向镜答道:“你不用太担心,‘焰’会跟我同行的。”

    “焰前辈也参加这次的行动吗?”

    对于上一次突袭晓组织的行动,组织中实力强悍的宇智波焰竟没有参加,让止水和鼬两人都感到十分的奇怪。

    日向镜摸了摸鼻子:“嗯,这次的行动焰也会参加,而且她已经先一步潜入到雾隐村中去了。好了,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现在开始行动吧!”

    唰

    鼬不再多问,身形一闪,在破风声中迅速的消失在了原地。

    日向镜简单的处理了一下战场,然后便进入了‘转生眼查克拉模式’,化作一道绚丽的蓝光,飞到了空中。

    没多久,他便落到了距离水之国海岸几十里外的空中要塞上。

    三代给他下达这个任务时,他就趁着磨合第七班的时间,提前将位于风之国沙漠中的空中要塞,悄无声息的移动到了水之国附近。

    “大人!”

    空中要塞上,我爱罗和香磷两个小家伙见到了日向镜后,规规矩矩的行了一个礼。

    这段在空中要塞上的日子,两个小家伙过的无忧无虑,除了日向镜划定的禁区外,整个空中要塞成了他们俩的游乐场。

    对此,日向镜也没有太在意。

    劳逸结合是释放压力,舒缓心情的最佳方法,我爱罗和香磷两个小家伙以前活得太压抑了,若是长此以往,对他们的身心会有极大的伤害,所以借着给香磷调养身体的时间,让这两个小家伙放松一下,并不是什么坏事。

    来到了实验室后,日向镜没有耽搁,立刻使用‘灵魂降临之术’,更换了身体,旋即操控着火遁分身离开了空中要塞。

    这一次日向镜之所以执意要单独行动,除了不想第七班的部下们白白送死外,还有带着第七班的部下,不方便他行动的原因在里面。

    在晨曦中,身披灰色斗篷的日向镜缓缓走在了雾隐村的街头。

    或许是因为持续动乱的缘故,雾隐村看上去有些萧条,远没有木叶哪怕繁华,街上的商铺不多,顾客也很少,反而那些游荡在街头巷尾的乞丐和孤儿们却是成群结队的。

    穿过了一条街道后,日向镜敏锐的察觉到有人盯上了自己。

    “切”

    轻啐了一口,日向镜故意拐进了一个小巷。

    不多时,几个体型壮硕的恶霸手持着木棒追进了小巷,恶狠狠的说道:“把钱和吃的统统都交出来!”

    嘭嘭

    日向镜身形一闪,在瞬间将几个恶霸击倒在地,旋即悄然离开了小巷。

    “在村子里面都敢当街抢劫,公共秩序已经崩溃了么”

    日向镜一边寻思着,一边走进了一家正在营业的居酒屋。

    点了些小菜,日向镜来到了居酒屋的二楼,这家居酒屋距离雾隐村中的水影大楼不远,在二楼可以远远看到水影大楼的轮廓。

    眺望着窗外的水影大楼,日向镜眯了眯眼睛。

    根据间谍传回村子的情报,雾隐这一次的政变,已经箭在弦上,随时都有可能爆发。但通过观察,日向镜发现水影大楼附近的守卫十分的松懈,看起来似乎完全没有应对政变的布置。

    “我们的间谍都探查到了政变的消息,难道控制四代水影的带土会一无所知?”摇了摇头,日向镜否决了这个念头,暗道:“或许这样的政变,正是带土所希望看到的吧?”

    ………

    就在日向镜所在的居酒屋不远的一处大宅内。

    背着忍刀鲛肌的再不斩,目光冰冷的扫视着面前的一众部下们。

    作为雾隐新生代中的佼佼者,再不斩经过多年的经营,手下也有了一批拥趸,此时,这些人被他聚集在了一起,足有六十多人,几乎挤满了整个大宅。

    平复了一下躁动的心绪,再不斩说道:“今夜,我们将改变雾隐,改变历史!”

    顷刻,六十多名雾隐忍者齐齐单膝跪地:“听从您的吩咐!”

    再不斩满意的点了点头。

    如今的四代水影,在雾隐中已经越来越不得民心了,特别是在六尾人柱力羽高也叛逃后,之前支持四代水影的势力几乎全都成了反对派。

    这也是再不斩敢掀起反叛的原因,在他想来,只要他能突袭水影大楼,成功刺杀掉四代水影,那么群龙无首的雾隐只能被迫接受他,让他登上水影的宝座,毕竟,眼下的雾隐,已经没有太多人可以跟他竞争水影的位置了。

    ………

    再不斩大宅街对面一间破旧的商铺二楼。

    青踉跄了几步,然后一边喘息着,一边坐到了长椅上。

    一旁的照美冥连忙扶住了他,问道:“怎么了?”

    青摇了摇头:“也许是使用白眼的时间太长了,突然有些昏眩。”

    白眼虽然不像写轮眼那般,会对移植着造成难以承受的巨大负担,但同样也是存在负担的,更何况哪怕是日向族人,也很难长时间的维持开启状态的白眼。

    照美冥说道:“先休息一下吧。”

    缓了口气后,青说道:“算上今天偷偷进去大宅的,再不斩已经聚集了六七十人了,他的几个主要手下也差不多都到齐了,我怀疑他发动的时间不是今天就是明天!”

    照美冥闻言,陷入了沉思中。

    再不斩的行动,虽然隐蔽,但瞒不过有心人,照美冥相信村子里已经有不少人察觉到了,就算不知道再不斩具体的行动,也多少猜到了再不斩的打算。

    可水影的反应却令人琢磨不透,这也是令照美冥疑惑不解的地方。

    片刻后,照美冥问道:“水影大楼的防卫,还是跟昨天一样吗?”

    青答道:“嗯,基本上没有变化,外围还是三个暗部班,和明面上的水影大楼警卫队。至于内部,我们的人刚传来的消息,防卫力量没有变化,仍是两个暗部班和一个结界班。”

    照美冥喃喃道:“为什么呢,难道四代一点都没有察觉?”

    青苦笑道:“我们已经快有一年没见过四代了吧?我都怀疑水影大楼里面的那个四代,究竟是不是真的四代!”

    因为水影大楼的内外,遍布着封印术式,所以哪怕拥有一只白眼,青也无法窥探到水影大楼内的详细情况。

    而照美冥安插在水影大楼中的手下虽然坚称四代水影就在水影大楼中,但青总觉得四代水影这么避不见人,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原因。

    照美冥瞥了青一眼,没有吭声。

    如今但凡是清醒的雾隐高层,都跟青一样,充满了对四代水影的怀疑,因为四代水影最近的一些举动实在是太反常了,特别是最近这一次,无端端派出村子中的人柱力与精英上忍去协助晓组织,更是令雾隐上下摸不着头脑。

    咚咚

    这时,门外传来了一阵轻微的敲门声。

    照美冥说道:“进来!”

    一个雾隐暗部打扮的忍者走了进来,恭敬的将一份情报递给了照美冥,说道:“大人,这是您要的情报!”

    照美冥点了点头,很自然的接过了情报。

    这一份情报,记录的是最近一周内所有进入雾隐村的陌生人,看着密密麻麻名单,照美冥只是略略扫了一眼,秀眉就蹙成了一团。

    “可恶,竟然有这么多人,看来整个忍界都在等着看我们雾隐的笑话呀!”

    不用怀疑,在这个敏感时期进入雾隐村的陌生人,十之八九是情报贩子,或者是其他忍村派来的眼线和间谍。

    边上的青冷冷道:“这恐怕不是全部吧?”

    那名雾隐暗部无奈的说道:“目前暗部四分五裂,对村子的监管已经没有之前那么严密了,所以确实可能存在我们没有察觉的漏网之鱼。”

    本该效忠水影的雾隐暗部,如今也是一团混乱,除了少数仍效忠四代水影外,绝大多数的雾隐暗部各自找靠山,寻找起了新的效忠目标。

    照美冥拉拢了不少雾隐暗部,对面的大宅中,再不斩麾下也一样有不少的雾隐暗部存在。

    这也是为什么明知道六尾人柱力羽高叛逃了,但雾隐却迟迟没有部署抓捕计划,因为雾隐暗部已经陷入瘫痪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