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六十九章 肥羊

    仔细研究了一遍三代交给自己的雾隐情报后,日向镜脸色渐渐沉了下来。

    毫无疑问,此时的雾隐村跟个火药桶没什么区别了,不论是谁,只要往里面丢进去一点儿火星,立刻就能燃起滔天大火。

    日向镜自忖,以他如今的实力,潜入雾隐打探情报不算什么难事,但若是带上新组建的第七班,那就说不好了。

    红,疾风,夕颜几个虽然都是村子里新生代中的佼佼者,但他们毕竟只有特别上忍的实力,一旦在雾隐村里暴露了行踪,凭他们几个的实力是很难摆脱雾隐忍者的围攻的。

    “三代还真是给我出了个难题啊!”

    将文件袋收好后,日向镜轻叹了一声。

    第二天一早,新组建的第七班在一处练习场中集合了。

    日向镜的目光,从红,疾风,夕颜三人的身上一一扫过,旋即说道:“火影大人给我们第七班指派了一个任务,不过这个任务十分困难,所以在执行任务前,我需要对你们几个进行一次考核?”

    红急声问道:“什么任务?”

    疾风和夕颜则异口同声问道:“什么考核?”

    “任务的事情之后再说,今天先进行考核。”顿了顿,日向镜缓缓说道:“考核的内容很简单,你们三人联手与我较量,我要看看你们几个的真本事!”

    红轻哼了一声:“哼,就算你比我厉害,但也不可能以一敌三吧?”

    “咳咳”轻咳了两声后,疾风也说道:“队长,这样的较量对您不公平!”

    夕颜伸手扶在了腰间长剑的剑柄上:“您未免也太小瞧我们了吧,我们几个人可都是合格的暗部忍者呀!”

    日向镜瞥了几人一眼,淡淡道:“你们对力量一无所知,看来确实有必要让你们清醒一下了。”

    在大忍村中,豪门忍族或秘术家族的年轻忍者们,身上往往都会有一种迷之自信。

    原时空,红明知道宇智波一族是以幻术见长,而鼬又是灭了全族的S级通缉犯,她却仍然选择跟鼬进行幻术对决。而疾风更是在察觉了砂隐与大蛇丸的阴谋后,没有果断选择撤退,将情报送出去,而是在暴露后选择跟砂隐的精英上忍正面较量,结果在自己村子里丢了杏命。

    自信和自大,只在一念之间。

    为了将来执行任务时,这几个家伙能更守规矩一些,日向镜必须要让他们懂得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

    见日向镜没有改变主意的打算,执意要以一敌三,红,疾风,夕颜三人也不再多言,立刻呈扇形退开,然后各自抢占了优势地形,隐隐将日向镜围在了中央。

    此时的三人,脸上皆是跃跃欲试的神情。

    红那艳丽的眸子,死死盯着日向镜,之前的败北,令她一直耿耿于怀,她做梦,都想着战胜日向镜一次,挽回夕日家家传幻术的声威。

    疾风和夕颜俩则是各自抽出了长剑,摆出了木叶流剑术的起手式。

    他们俩都极具剑术天赋,在小小的年纪就掌握了许多高端的剑术,而且这两人青梅竹马,从小便在一起修炼,相互之间的配合极为默契,两人联手能发挥出一加一大于二的威力。

    “你们要抱着杀死我的决心出手,不要有任何的迟疑,我可没时间陪你们玩闹!”

    日向镜静静的立在原地,神情从容,语调平淡。

    三人闻言彼此对视了一眼,各自脸上都浮现出了一抹怒意。

    红更是怒气冲冲的说道“好,反正纲手大人也在村子里,你就算伤在我们手中,应该也不会轻易死掉的吧!”

    日向镜嘴角微微上挑,咧出了一个弧线:“如果你真能伤到我,队长的位置我就让给你。”

    被日向镜一激,红当即答道:“好!”

    说罢,红一边扑向了日向镜,一边从腰间的储物囊中取出了数枚苦无,掷向了日向镜。

    与此同时,疾风和夕颜也高高跃起,齐声道:“三日月之舞!”

    霎时间,他们的身上被拉出了几道残影,仿佛如影分身一般,一分为三,两人幻化出了六道身影,从不同的方向,不同的角度斩向了日向镜。

    只一眼,日向镜就看出疾风和夕颜所使的木叶流剑术,是一种蕴含了忍术的忍体术,没有虚实之分,不论被这六道身影中的哪一道斩中,都一样会受伤。

    但两人的剑术,仍没有超脱剑击的范畴,可以被坚硬物挡隔,原时空中的砂隐精英上忍马基就是硬抗了疾风的一剑,然后轻轻松松的反杀了疾风。

    飒

    日向镜自然不会硬抗,他当即施展了瞬身术,在尖锐的破风声中,整个人凭空消失在了原地。

    红吃了一惊:“这”

    “好快!”

    斩空了的疾风和夕颜,落地后也是惊讶不已。

    而就在这时,日向镜身形一闪,欺到了疾风的身后,手中反持着一把短刀,以短刀的刀背斩向了疾风的后颈。

    一旁的夕颜大惊,顾不得许多,连忙挥剑斩向了日向镜,想要救下疾风。

    嘭

    剑光一闪,被剑光透体而过的日向镜的身影猛地炸成了一团白烟。

    “影分身!?糟了”

    脑中刚刚泛起这个念头,夕颜便两眼一黑,被人从身后击晕了。

    这时,红和疾风才反应过来,有些狼狈的退开了。

    他们本打算以红为诱饵,引诱日向镜出手,然后由疾风和夕颜联手施展木叶流剑术,一举击败日向镜。可没曾想日向镜不仅没有上当,反而假意突袭疾风,引夕颜露出了破绽,当着两人的面,轻轻松松的制服了实力并不弱的夕颜。

    红神情凝重的对一边的疾风提醒道:“小心了,他的瞬身术很快!”

    飒

    话音未落,红便感到面前一暗,一道身影突兀的突袭到了她的面前。

    作为一名合格的特别上忍,她下意识的便要抽身退开,可还没等她身体有所反应,她的身子就被击中了好几掌,体内的经脉被突入的查克拉封锁,瞬间丧失了提炼和使用查克拉的能力。

    这时,一道长剑袭来,斩向了突袭红的那道身影。

    持剑者自然就是疾风了,他长剑斩出的角度十分刁钻,而且迅疾无比,只要那道身影略有迟疑,就必然会被长剑斩中。

    然而面对突如其来的长剑,那道身影只是略略退了半步,仿佛先知一般,险之又险的避开了斩来的长剑,旋即回身一脚,将疾风踢飞了出去。

    拍了拍手掌,日向镜不含情绪的说道:“考核失败,我对你们的表现很失望,明天继续考核,我希望到时候你们的表现能稍微像样一些。”

    说罢,日向镜身形一闪,消失在了练习场中。

    受伤倒地的红和疾风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的目光中看到了震惊和羞愧。

    毫无疑问,红,疾风,夕颜三人并没有将自己全部的实力展现出来,特别是红,因为家传幻术被日向镜克制,几乎没有吁么表现,就被轻易击败了。

    砰

    红一拳重重的砸在了地上,满心不甘的说道:“可恶,为什么我和他的差距不仅没有缩小,反而越来越大了!”

    疾风一边站了起来,一边说道:“咳咳队长的实力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厉害,看来我们要好好研究一下战术了,否则明天的考核”

    ………

    离开了练习场的日向镜没有停歇,全力发动瞬身术赶到了村子中的一家居酒屋中。

    来到了二楼的一个单间,日向镜笑了笑:“这么早就到了呀,我应该没有迟到吧?”

    单间里一个黑色短发的女忍者站了起来,说道:“你约我出来干嘛呀,跟你说哦,我身上可还有一大堆事情呢!”

    这黑色短发的女忍者,正是日向镜的同期生,同时也是三忍之一的纲手姬的弟子静音了。

    日向镜跟纲手是八竿子打不着,所以只好先将纲手的弟子静音约出来,通过静音试探一下纲手的态度,看纲手愿不愿意收铃为徒。

    落座后,日向镜立刻说道:“咱们可是同期生呀,约你出来聚一聚,难道还要什么理由吗?”

    静音一脸疑狐的盯着日向镜:“你这家伙在忍者学校里就不爱搭理人,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热情了,说吧,你一定是有什么事求我。”

    日向镜笑了:“不愧是纲手大人的弟子,我确实有一件事情要拜托你。”

    “什么事?”

    日向镜说道:“铃想拜纲手大人为师,学习医疗忍术,可我不知道纲手大人最近有没有收徒的打算,所以想托你去问问。”

    “铃么”沉吟了一下,静音说道:“恐怕铃要失望了,纲手大人没有收徒的打算,虽然回村了,但根本就不想管村子里的事务。”

    日向镜脸色一沉:“难道一点办法也没有?”

    静音摇了摇头:“纲手大人不愿意的事,谁也勉强不了她的。”

    日向镜不以为意的说道:“就算是纲手大人,也总会有她想要的东西,或者想办却办不到的事情吧?”

    静音笑道:“如果连纲手大人都办不到,你又有什么办法呢?”

    日向镜伸出指头在静音面前晃了晃:“纲手大人办不到的事情,不代表我日向一族办不到,我可是听说纲手大人在外面欠了很多债哦!”

    静音连连摆手:“你你你不要胡说,纲手大人怎么会欠债呢!”

    见静音这么模样,日向镜脸一黑:“喂,纲手大人这次回村,该不会真是为了躲债吧?”

    “哈哈”尴尬的笑了笑后,静音说道:“你这家伙真是越来越爱开玩笑了,纲手大人可是名震忍界的三忍呀,躲债?不存在的!”

    日向镜摩挲着下巴,喃喃道:“难道肥羊的传说是真的?”

    静音无奈道:“好啦好啦,我去帮你问问吧,不过医疗忍术可不是那么好学的,我跟着纲手大人这么多年,也只是学到了一些皮毛而已。”

    静音说的全是实话,在学习难度上,医疗忍术与封印术齐平,在忍术,幻术,体术之上。

    而且最关键的,医疗忍术对查克拉细微处的控制,要求十分苛刻,至少需要达到上忍级别的查克拉控制能力,才能入门。

    静音虽然是纲手的第一个徒弟,但比起对查克拉控制更为出色的春野樱,她从纲手那儿学到的东西就少得多了,比如‘阴封印’和怪力这些纲手的拿手绝活,静音就都没有学会,相反,拜师较晚的小樱却全都掌握了。

    这其中虽然有杏格方面的缘故,但更多的还是因为静音在查克拉的控制上,要明显逊于小樱。

    日向镜可不希望铃从纲手那儿只学到一些皮毛,所以他一边用手指轻击着桌面,一边低声说道:“开个价吧?”

    静音疑道:“什么?”

    日向镜说道:“铃有白眼血继限界,她天赋或许不算优异,但她可以看穿人体的经脉,在查克拉操控上可以不断矫正错误,所以我相信她只要肯努力,天赋这方面的问题应该不是障碍。但我不希望她在纲手大人身边只学到一些,在医疗班也能学到的医疗忍术的皮毛,所以开个价吧!”

    静音好奇道:“你们日向家很有钱么?”

    日向镜靠在了沙发上:“日向家有钱吗?!亏你能问出这么蠢的问题,你自己去外面打听一下,黑市上一只白眼是什么价!”

    日向镜自然是在随口胡扯,但白眼在黑市上有市无价也是事实。

    静音暗搓搓的拿出了一个小本,一边背着日向镜,一边在小本上写写画画,似乎正在计算着什么。

    日向镜瞥了眼静音手里的小本,暗道:“难道是用来记债的账本?纲手在外面到底欠了多少钱呀,需要这么厚的本子记债?”

    看静音这架势,日向镜已然笃信,纲手这次回来恐怕真有躲债的成分在其中,而且据说这次是自来也将纲手劝回来的,所以日向镜怀疑自来也劝纲手回来的手段或许也跟钱有关。

    日向镜暗暗一喜:“看来只要对症下药,铃拜师这事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