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六十五章 查克拉总量

    听了日向镜的话后,鼬低头思索了起来。

    鼬的年纪虽然不大,但观察能力与分析能力却远超同辈,天生就是做忍者的料,只是身为宇智波一族的族人,当局者迷,在有些判断上会产生偏差。

    日向镜缓缓说道:“三代对如何处理你们宇智波一族,一直是犹豫不决的,如今晓组织的真实实力被彻底掀开,三代就更不可能自断一臂,消耗力量对付你们宇智波了,所以你其实不需要顾虑太多,将自己当做一个普通的豪门子弟就可以了。”

    火影一系虽然都想压制豪门忍族,但不论是三代火影,还是转寝小春和水户门炎这两位顾问长老,主张的都是循序渐进的方式,唯有团藏因为私利,迫切的想要剿灭宇智波。

    而眼下忍界的局势,容不得村子有半点动乱,所以团藏就算再怎么想要灭掉宇智波,村子的高层们也不会允许他。

    鼬点了点头:“我会拒绝火影大人的。”

    实际上对于加入暗部,鼬本身也没有多大的兴趣,相较而言,他更喜欢待在家里,多陪陪弟弟佐助。

    不多久,鼬就搀扶这日向镜,回到了日向镜的家门前。

    鼬朝着日向镜鞠了一躬:“前辈,您好好修养,我先告辞了。”

    日向镜笑道:“你去忙你的吧。”

    因为三代向各大豪门忍族下达的动员令的缘故,作为木叶最强豪门的宇智波一族,最近为了商议应对之策,在族内频繁的召开族会,所以日向镜知道作为族长之子的鼬,还有一大堆麻烦事缠身,也就没有留他进屋做客了。

    鼬说道:“您若有什么吩咐,随时通知我。”

    日向镜摇头道:“最近组织没有什么行动,你安心办你自己的事情吧,对了,碰到止水,让他有空来我家里一趟。”

    “嗯!”

    送走了鼬后,日向镜扶着墙,缓步走进了院子。

    正为日向镜打扫屋子的铃,见状连忙迎了出来,惊道:“镜,你你怎么伤得这么严重?”

    鼬假扮日向镜虽然返村已经有两天了,但这段时间,他一直在暗部基地进行着情报汇总,所以并没有回过日向镜的家。

    日向镜温和的说道:“都是些皮外伤,修养几天就没事了。”

    铃没再多说什么,咬着嘴唇将日向镜扶进了屋子。

    坐到了软椅上,日向镜端起茶杯喝了口茶,接着笑道:“你这是怎么了,我真没什么,顶多一个月就能痊愈了。”

    铃红着眼眶,摇了摇头。

    随着三代召开了上忍大会,木叶,云隐,砂隐三大忍村联手突袭晓组织,却惨遭失败的事,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铃不仅是一位中忍,更是豪门日向一族的族人,所以她知道的并不比一般的上忍少,她知道这次的行动中,村子里的暗部死伤惨重,活着回来的人,连去时的一半都不到。

    一想到日向镜要跟晓组织的那些怪物们生死相搏,铃就一阵阵心慌,她在家里非常担心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收到日向镜的阵亡通知书。

    望着努力噙着眼泪,眼眶红红的铃,日向镜一脸歉意的说道:“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铃摇了摇头,接过了日向镜手中的茶杯:“我去给你换杯热茶。”

    看着背对自己,偷偷擦拭泪水的铃,日向镜轻叹了口气。

    铃和雏田都是同一类人,这样柔弱的杏子,其实并不适合当忍者,只不过身在日向一族,不论有没有忍者的天赋,具不具备忍者坚韧的心杏,都一样能拥有旁人梦寐以求的白眼,所以日向一族中有不少这种并不适合当忍者,却依旧成为了忍者的族人。

    而同为瞳术血继豪门,宇智波一族就没有这方面的问题。

    因为天赋,心杏不足的宇智波族人,连写轮眼都无法觉醒,跟平民无异,而但凡是能觉醒写轮眼的,几乎都是合格的忍者。

    日向镜暗忖道:“要想个法子提升一下铃的实力了。”

    日向镜不求铃能有多强的实力,只是希望铃能多一份自保之力,这样他也能安心一些,毕竟,一旦他的真实身份泄露,那他身边的一切,都将会成为被攻击的目标。

    而以铃当下普通中忍的实力,不论是哪一方势力,随便派出一位上忍,就足以威胁到铃了。

    但怎么提升铃的实力,日向镜一时也没有什么头绪。

    最有效的办法,无疑就是日向镜曾使用过的基因液了,只要铃能熬过基因重组,那拥有了转生眼的铃就能在一两年内跻身忍界巅峰,从日向镜最大的软肋,变成日向镜最大的助力。

    但随着各项生物试验研究的深入,以及对自身转生眼的开发,日向镜对基因液的理解也越加深刻,此时的他已经知道当初的自己是多么的鲁莽了。

    以他当初贫弱的身躯,去尝试激活体内所有的特殊基因,其风险程度,甚至比普通人去移植初代细胞更大,他最终能熬过基因重组,并非是他合成的基因液有多么神奇,而纯粹是他和大和那个幸运儿一样,被鸿运罩顶了!

    若是让他重新评估一下基因液的成功率,他觉得以铃目前的实力,熬过基因重组的概率应该在1%以下,就算他全程不惜消耗的用转生眼查克拉护持铃的身体,概率顶多也就提升到5%左右。

    想要更进一步提升概率,要么提升铃的基本实力,让铃自身达到上忍,甚至是精英上忍的水准,要么像大筒木舍人一样,背后有融合了无数白眼的巨型转生眼支持。

    想到这,日向镜脸色突然一暗。

    虽然没有事实根据,但日向镜冥冥中有一种感觉,那就是随着自己激活了转生眼,其他人不论用什么方法,再想获得转生眼都将会变得更加困难。

    换言之,转生眼的数量,并非是可以无限增加的。

    “是因为查克拉总量的缘故吗?”

    轻轻敲击着桌子,日向镜的思绪渐渐发散开了。

    忍界中,查克拉的总量其实是固定的。

    虽然这个总值,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能提炼查克拉的忍者数量的增长,以及自然能量的融入等等方式,一点点的缓慢增长,但在一个相对时间内,查克拉的总量无疑是固定的。

    因此,任何蕴含了庞大查克拉的事物,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都是有定数的,比如真正意义上的尾兽就只有那九只,至于其他的,不论是日向镜的龙脉,还是被神农吞噬的魔物魍魉,都不算是真正意义上不死不灭的尾兽。

    同样的道理,不论轮回眼也好,转生眼也罢,受查克拉总量的限制,其数量也是有上限的。

    日向镜激活了转生眼,占据了查克拉总量中的一部分份额,那么其他人再想得到转生眼,难度无疑就会大大提升。

    日向镜猜测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大筒木一族才会在宇宙中到处掠夺。

    摩挲着下巴,日向镜暗道:“若是让大筒木舍人拥有了转生眼,那铃再想拥有转生眼,只怕就更加困难了!”

    大筒木舍人的天赋极高,哪怕没有转生眼时,年纪轻轻的他就达到了影级之上的实力,再加上他背后还有勇亮上的那只巨型转生眼的支持,只要他肯放下身段使些小伎俩,日向镜是很难阻止他获得转生眼的。

    而若是让大筒木舍人先一步激活了转生眼,那其他人再想获得转生眼的概率就更低了,因此,以铃远逊大筒木舍人的天赋,想要激活转生眼就必须抢在大筒木舍人之前。

    铃现在的情况,跟注射基因液前的日向镜一样,受限于自身的天赋,实力成长已经十分的缓慢了,除非有对路子的影级强者悉心指导,实力才有可能快速提升。

    可日向镜自身走的是生物实验的路子,并不能生搬硬套的安在铃的身上,而止水,鼬这些又全是凭借天赋和血统,自身也还处在摸索状态,给不了铃太多的指导。

    “纲手”

    想来想去,日向镜觉得也只有擅长医疗忍术,并开发出‘阴封印’的纲手,或许可以给铃足够的指导,令铃的实力快速提升。

    这时,铃端着一杯热茶走了过来,说道:“这些天你不在家,紫苑搬到我家里去。”

    日向镜接过了茶杯:“麻烦你了。”

    铃说道:“紫苑乖巧的很,我家里人都很喜欢她呢!”

    沉吟了一下,日向镜说道:“这段时间我要养伤,不方便照顾她,让她在你家里多待几天吧。”

    铃轻轻颔首:“嗯,我会照顾好她的。”

    日向镜试探着问道:“铃,你有兴趣学习医疗忍术吗?”

    “医疗忍术!?”怔了下,铃好奇道:“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我听说医疗忍术很难掌握,没有天赋的人是没有办法学习的哦。”

    “不试试,你怎么知道自己没有天赋。”

    铃不自信的低着头:“我担心”

    日向镜嘴角一咧,故意说道:“要是你学会了医疗忍术,我以后受伤就不用担心没人治疗了。”

    铃眼睛一亮:“好,我明天就去申请加入医疗班。”

    日向镜笑道:“别急,眼下在村子的医疗班里,是学不到什么真本事的。”

    铃疑惑道:“那我怎么学习医疗忍术呢?”

    日向镜答道:“我会给你找个最棒的老师的。”

    在日向镜想来,面对晓组织随时可能的报复行动,三代对村子里的豪门忍族都下手了,没道理会放着纲手这个实力强大的弟子不用,所以纲手回村应该是必然的,毕竟,不论纲手嘴上怎么说,但她的心底仍是深爱着她祖父一手创立的这个木叶村的。

    时光飞逝,很快夜幕降临了。

    就在村子里的街灯一盏盏亮起的时候,止水风尘仆仆的赶到了日向镜家中。

    刚一落座,止水就急切的问道:“前辈,您的伤没事吧?”

    日向镜摇头道:“没什么大事,你不用担心。”

    止水一脸自责的说道:“这次全都是因为我,才导致大家死伤惨重的,当初我真应该听您的话,暂时向村子隐瞒晓组织的情报的。”

    日向镜摆了摆手:“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不用再提了。”

    “哎”长长叹了口气,止水感慨道:“没想到晓组织的实力这么强,轮回眼果然不愧是传说中的仙人之眼呀。”

    说罢,止水又起身向日向镜鞠了一躬:“前辈,是我拖累了您,不然的话,您一定能战胜晓组织的首领的!”

    示意止水坐下后,日向镜沉声道:“这一次的突袭行动,过于仓促是一方面,而另一方面,是我确实没有斩杀晓组织首领的能力,所以这不怪你。”

    日向镜不会推卸责任。

    在有人牵制长门的佩恩六道,令长门分心,而自身还是偷袭的情况下,他都没能斩杀掉长门,这说明他的实力,实打实的要稍逊长门一筹,至少在持久力上要逊于长门。

    日向镜自忖,要是易地而处,偷袭者是长门,而被偷袭的是自己的话,那他恐怕就凶多吉少了。

    止水连忙说道:“不,您的实力大家都看在眼里,要不是您震慑住了晓组织全员,联军的损失只怕会更大!”

    日向镜一阵苦笑。

    在场面上,他确实是占优了,但只有他自己清楚,他已经打完了自己手里所有的底牌,而晓组织一方,不论是长门,小南,还是后来赶来的带土,手里都还有不少牌可以打。

    “不提这些了。”日向镜主动换了个话题,问道:“你的视力怎么样了?之前交手时,你太鲁莽了,我应该提醒过你,万花筒写轮眼是不能过分催动‘须佐能乎’的!”

    止水捂着眼睛低声:“视力确实下降了很多。”

    日向镜眉头一拧:“看东西不会已经有重影了吧?”

    止水默默的点了点头。

    日向镜立刻嘱咐道:“不要再使用写轮眼了,否则,你真的会瞎的!”

    “可是现在的局势”

    止水欲言又止,他觉得眼下村子面临的险境,全是他一手造成的,要他这个时侯修养身体,保存瞳力,他实在是有些羞愧。

    日向镜淡淡道:“我已经有了办法,或许能恢复你的瞳力”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