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六十二章 善后和得失

    日向镜神情一凝:“是雾隐的人柱力么?”

    那名一瘸一拐,正试图远离战场的雾隐忍者,体内明显蕴含着尾兽级的庞大查克拉,这一点,日向镜的白眼只需一扫,就一清二楚了。

    而作为五大忍村之一,雾隐一共拥有两位人柱力,分别是三尾人柱力枸橘矢仓和六尾人柱力羽高。

    日向镜视野中的这位雾隐忍者,显然不是雾隐的四代水影枸橘矢仓,那他的身份无疑就是雾隐另一位人柱力羽高了。

    “在雨隐村外围阻击砂隐大队的,竟然是雾隐的忍者,而且雾隐甚至连人柱力都派出来了!”

    盘腿坐在三代风影人傀儡背上的日向镜,脸上渐渐阴郁了下来。

    他猜到砂隐大队一定是遭到了阻击,所以才没能及时突入进雨隐村,但却没有料到阻击砂隐大队的竟会是雾隐的忍者。

    按常理,才平定血继忍族反叛不久的雾隐,百废待兴,根本不可能冒着同时得罪木叶,云隐,砂隐三大忍村的风险,去协助非亲非故的晓组织。

    “除非”

    摩挲着下巴,日向镜想到了一种可能。

    原时空中,雾隐的四代水影枸橘矢仓被鼬的天照打败后,便落到了带土的手中,成为了一具被带土幻术控制的傀儡。

    本时空,鼬虽然没有加入晓组织,但以宇智波斑生前对雾隐村十多年的渗透,和晓组织强大的实力,带土暗中偷袭四代水影,将水影变成自己手中的玩物,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想到这儿,日向镜轻啐了一口:“切,漏算了雾隐这张牌。”

    日向镜既没有料到晓组织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动用雾隐的力量,也没有料到雾隐竟然能挡住砂隐大队,而且还重创了砂隐的四代风影。

    其实雾隐的底蕴,确实不是一般的忍村可以媲美的。

    在被宇智波斑渗透了十多年,内斗了十多年后,又经历了雾隐村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血继忍族反叛,村内强大的血继忍族相继被灭族,村子的战斗力十去七八,可饶是如此,带土临时抽调的一部分人手,也能将汇集了砂隐精锐的砂隐大队挡住,可见雾隐的底蕴之深厚。

    将视线又移到了遗落在战场上的大刀鲛肌上后,日向镜沉吟了一下,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此时的日向镜,已经彻底失去了战斗力,身体一多半陷入了麻木中,而底下的战场又云谲波诡,蕴含着许许多多难以预测的危险,这个时候为了区区一把忍刀冒险,实在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何况,如鲛肌这般的大刀,与他的作战风格也不匹配,就算得到手了,多半也是以研究为主。

    至于逃离战场的六尾人柱力羽高,日向镜也没有去理会,虽然此时是降服羽高的最佳时机,但以羽高击败四代风影的实力来看,单靠身边的三代风影人傀儡,还真未必是这位六尾人柱力的对手。

    克制了作祟的贪念后,日向镜不再犹疑,立刻吩咐三代风影人傀儡远离了战场

    ………

    与此同时,战场上有一道身影,正在雨幕中疾驰着,此人不是旁人,正是雾隐四人组中的‘鬼人’再不斩。

    之前的交手,再不斩所面对的是砂隐的暗部队长灼遁血继忍者叶仓。

    在雨隐村这种水汽浓郁的环境中,灼遁血继本来就受到了极大的克制,而再不斩和鬼鲛两人都是精通雾隐暗杀术的精英,灼遁遇到水遁忍术所形成的雾气,成为了他们天然的主场,所以他们俩很轻松的就挡住了叶仓。

    不过再不斩的心思,并不在阻击砂隐大队上,所以寻机单独脱离了战场。

    片刻后,再不斩就来到了西瓜山河豚鬼与羽高联手对付四代风影的地方。

    蹲在了重伤昏迷的西瓜山河豚鬼的身边,再不斩狞笑道:“哼,竟然跟风影拼到这种地步,真是个不折不扣的蠢货!”

    说罢,再不斩一刀刺中了西瓜山河豚鬼的脖子,结果了这位陷入昏迷的上司。

    随后他来到了大刀鲛肌跟前,拿起来把玩了一阵,笑道:“从现在开始,这把忍刀就是我‘鬼人’再不斩的了!”

    又瞥了眼窝囊死去的西瓜山河豚鬼,再不斩的眼中燃起了熊熊的野心。

    村子里水影的反常,很多雾隐忍者都察觉到了,敏锐的再不斩也不例外,所以在他看来,眼下是推翻四代水影,夺取水影宝座的最佳时机,因此,他对水影这次下达的任务,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

    将鲛肌绑在了背上后,再不斩瞧都没瞧同样受伤昏迷的四代风影一眼,直接几个起落,迅速消失在了战场上。

    ………

    另一端。

    自来也奉三代的命令,率领一队木叶暗部离开了雨隐村,去接应村外的砂隐大队。

    可当自来也抵达战场时,战场上到处都是砂隐忍者残破的尸骸,好不容易找到了几个伤者后,自来也忙问道:“你们的风影和千代长老呢?”

    受伤的砂隐忍者指了指远端:“千代长老和蝎在那个方向激斗,风影大人和暗部长在后面被雾隐的忍者截住了。”

    “雾隐!?”皱起了眉头的自来也又问道:“那跟你们交手的是谁?”

    砂隐忍者缓缓道:“泷忍村的叛忍角都,他是个怪物!”

    “雾隐,蝎,角都”自来也摇了摇头,感慨道:“怪不得砂隐大队没能突入到雨隐村中。”

    感慨完,自来也不敢耽搁,立刻赶到了千代与蝎交手的区域。

    抵达了后,自来也和身边的几位木叶暗部齐齐吸了口凉气,入眼处,全是坑坑洼洼的爆炸坑洞,规模之大,范围之广,好似有两支百人以上的忍军恶战过一般。

    漫步在无数的傀儡残骸中,自来也啧啧称奇:“傀儡师之间的交锋,没想到也能激烈到这种程度!”

    这时,自来也肩头的深作仙人指了指远处的一个坑洞,说道:“小自来也,过去看看吧,那边好像有生命的气息!”

    自来也点了点头,旋即一脸戒备的来到了爆坑边,发现躺在这处爆坑中的,正是砂隐大队的顾问长老千代。

    检查了一下千代的伤情后,自来也发现千代长老虽然没有受到什么致命的外伤,但身体却中了一种很诡异的毒,这也是她昏迷不醒的原因。

    而就在自来也找到千代的时候,勉强击退了鬼鲛的叶仓也找到了受伤断臂的四代风影。

    不多久,砂隐众人便汇合在了一起,随着自来也进入了雨隐村中。

    众人还没进入临时指挥所,远远就听到了指挥所中雷影那暴躁的怒吼声。

    自来也向一旁的四代风影解释道:“突袭行动失败,晓组织全员撤退,由木人至今没有消息,所以雷影阁下难免有些”

    不等自来也把话说完,受伤断臂的四代风影便面色阴郁的说道:“我能理解。”

    断臂对于需要结印使用忍术的忍者来说,可谓是足以致命的打击了,所以四代风影的心情,其实比四代雷影更糟。

    与雾隐的西瓜山河豚鬼和羽高交手时,本来四代风影是稳操胜券的,只是他没想到六尾人柱力羽高,在尾兽化后速度会那么快,只是一瞬,就突破了他金沙的防御,他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羽高轻易扯下了左臂。

    很快,砂隐几位高层便进入了临时指挥部。

    见到四代风影断臂了,三代和四代雷影也颇感意外,在得知雾隐竟然插手其中,为晓组织卖命后,雷影顿时大发雷霆,当即扬言要攻打水之国。

    三代长叹了口气,劝住了四代雷影,说道:“晓组织随时有可能去而复返,我们继续留在这里太过危险,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吧。”

    雷影怒道:“那由木人怎么办?没找到由木人,我是决不会离开的!”

    三代说道:“以目前的情况来看,由木人应该已经不在雨隐村中了。”

    联军中有不少擅长感知的忍者,这段时间他们已经将雨隐村翻了个遍,却没有找到由木人的踪迹。

    砂隐这次损失惨重不说,颜面更是扫地,所以断臂的四代风影也不想在这里久留,于是附和道:“不错,就算我们冒险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义,不如等以后收集到了足够的情报,再制订相应的营救行动吧!”

    四代风影身边的叶仓也说道:“我们这次的行动太鲁莽了,晓组织的实力远比情报上描述的更强,而且还有雾隐作为强援,这些都是我们之前没有掌握的。”

    三代听出了对方指责的意思,只得说道:“这次的行动,是我们木叶提出的,诸位的损失,我们木叶会给予一定程度的补偿。”

    越是这种时候,越要牢牢拉拢云隐和砂隐,所以三代很果断,直接提出了补偿。

    而且云隐和砂隐也确实损失太惨重了,云隐损失了人柱力和尾兽,砂隐连作为首脑的风影,都丢了一条胳膊,千代长老也中毒昏迷。

    说着,三代又对自来也吩咐道:“尽快找到纲手,千代长老中的毒,恐怕只有她才能解除!”

    ………

    日向镜这边。

    经过了几个小时不计查克拉消耗的全速飞行后,日向镜和三代风影人傀儡终于返回了位于风之国偏沙漠上空的空中要塞内。

    要塞中的我爱罗和香磷连忙迎了上来,看着步履蹒跚,脸色苍白的日向镜,他俩急切的问道:“大人,您这是怎么了?”

    日向镜摇了摇头,微微笑道:“没事,你们先回房去,不用管我。”

    打发走了我爱罗和香磷,日向镜扶着墙壁来到了自己的休息室。

    扯掉了身上的袍子,他略微查看了一下,发现这一次身体的石化现象,比上一次要严重的多,但由于有了上一次的经验,他将石化的区域基本控制在了四肢部位,所以身体的脏器没有受到影响,不妨碍他的身体持续的恢复转生眼查克拉。

    “看来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才能彻底清除掉体内淤积的自然能量!”顿了顿,日向镜又感慨道:“可惜,我没有学习仙术的途径,明明是好东西,在我这里却成了祸害!”

    虽然无法利用这些自然能量,但日向镜清楚这些自然能量的宝贵之处。

    毕竟,连神树都是吸收了地脉中的自然能量,才孕育出了那颗被大筒木辉夜吞噬的查克拉果,令大筒木辉夜一举突破到了血继网罗!

    平复了一下心境后,日向镜坐到了床上,梳理起了这次突袭行动的得失。

    这次的突袭行动,其实收获不多,而最大的收获,就是将晓组织的实力彻底暴露了出来,让忍界中的所有人明白晓组织不只是一个叛忍组织,更是一个实力强大到能力压木叶,云隐,砂隐三大忍村联手的恐怖组织。

    至于这次行动的损失,那就多了去了。

    哪怕不提三大忍村的损失,单是日向镜自己的势力就有损失不小,其中最大的损失莫过于他转生眼战斗情报的泄露,以及止水万花筒写轮眼瞳力的过度损耗了。

    千万不要小看情报的泄露,除非拥有真正碾压忍界的实力,否则自身的战斗情报一旦泄露,就必然会受到各种各样的针对。

    而日向镜有自知之明,他真正的实力,还远远谈不上碾压忍界。

    好在日向镜的真实身份没有暴露,不需要担心带土会袭击铃和他的亲朋好友。

    至于止水的瞳力损耗,日向镜当时看得很清楚,他虽然无法准确的预测止水的视力下降到了什么程度,但他知道止水的写轮眼离失明已经不远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情令日向镜十分的在意,那就是长门最后竟然接受了白绝的提议,借助白绝分身的力量重新站了起来。

    要知道长门对带土和绝,那可是一直保持着相当高的警惕的,这一点从原时空小南为带土准备的那六千亿张起爆符中就可以看出一二,而这次长门接受了绝的帮助,让日向镜意识到了一种可能,那就是如果让长门吸收了初代的细胞,将会发生何种变化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