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六十一章 交易与撤离

    晓组织撤退的十分干脆,毫不拖泥带水,日向镜这边还盘算着该以何种态度应对晓组织撤退时,眨眼间,晓组织成员就溜得一个不剩了。

    于是乎,场中就剩下日向镜与联军众人,大眼瞪小眼了。

    面对三代火影,四代雷影,以及‘仙人模式’的自来也,日向镜心底自然是虚得很。

    这会儿他其实已经失去战斗力了,体内好不容易压榨出来的新生的转生眼查克拉,都被他用来抵抗自然能量的侵袭了。

    因此,一旦让联军察觉到了他当下的虚实,哪怕止水当场反水,也未必能在火影,雷影以及自来也环视之下,护着他冲出重围。

    更何况因为之前为了救自来也摆脱长门的‘地爆天星’,止水已经过度的透支了自身万花筒写轮眼的瞳力,此时,止水还剩多少战力,他也无法揣测。

    见神组织首领仍旧立在原地,既没有追击晓组织的打算,也没有撤离意图,刚刚因为晓组织撤离才松了口气的联军众人,一颗心又悬了起来。

    手持金刚如意棒的三代眉头深皱,目光牢牢的注视着日向镜。

    这一次的联合突袭行动大败亏输,在自责之余,三代也在心底思索着将来应对晓组织的策略,而在他的设想中,实力强大的晓组织,已经不是一两个忍村可以应付的了,所以借助神组织来牵制晓组织,让这两个居心叵测的神秘组织彼此对抗,就成了三代唯一的选择了。

    也正因如此,哪怕对面仅有神组织首领一人,而己方人手众多,三代也没有主动出击的打算,因为这个时候联军若是跟神组织硬拼,只会便宜了晓组织。

    这时,四代雷影上前一步,朝着对面的日向镜吼道:“怎么,你还想跟我们战一场?那好,我就看看你究竟有什么本事!”

    与三代火影不同,四代雷影显然没有考虑那么多。

    晓组织已然撤离,可二尾人柱力由木人却依旧不知所踪,这令他无比的焦虑,再加上刚才被卑留呼牵制,弄得灰头土脸,憋了一肚子火,这会儿正要发泄。

    自来也连忙拦住了四代雷影,小声道:“雷影阁下,请不要冲动,对方身上的自然气息十分的浓郁,很可能已经处在了某种仙人模式中,以我的经验判断,此刻寻常的忍术,体术对他只怕没有多少效果了!”

    自来也肩头的深作仙人轻轻颔首,神情凝重的说道:“嗯,小自来也说的不错,对方能独自发动仙术,而且能驾驭如此大规模的自然能量,我没记错的话,上一个能办到这种事情的人,是木叶村的初代火影千手柱间!”

    一旁的止水,则品出了不对。

    知道日向镜底细和杏格的他,清楚日向镜这时没有必要滞留在战场上了,日向镜此时仍留在战场上,只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日向镜的身体恐怕出了岔子。

    对面联军众人,日向镜没有慌乱,他知道越是这种时候,就越要沉得住气。

    略略沉吟了一下,他开口道:“诸位,我想代表神组织跟你们谈一笔交易。”

    他需要为自己留在战场找个理由,所以脑子一转,胡乱提出了一个交易,他没有细细思索这个交易是否具备可操作杏,他只是要拖延一会儿时间,因为他已经感知到了一股熟悉的查克拉。

    三代闻言,脸上闪过了一丝意外,不过转瞬即逝,沉声问道:“什么交易?”

    日向镜笑了笑:“你们这次对晓组织的突袭行动,看来是失败了,这说明你们并不具备剿灭晓组织的能力,所以我跟你们谈的交易很简单,只要你们出得起价钱,我们神组织可以接受委托,协助你们一起围剿晓组织!”

    联军一方众人闻言纷纷面露疑色,他们显然没有料到神组织首领会抛出这么一个提议。

    三代面色深沉,既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这种关乎木叶生死存亡的决策,不是一时半会儿,也不是他一个人可以决定的。

    这时,天空中落下了两道人影,一左一右侍立在了日向镜的两侧。

    来者正是身披黑色斗篷,戴着火焰图案面具的宇智波鼬,以及同样披着黑色斗篷,戴着狂风图案面具的三代风影人傀儡了。

    “神组织‘炎魔’和那名神秘的磁遁血继忍者?”

    三代目光一凝,暗暗戒备了起来。

    联军一方的其他人,也都面色凝重,哪怕是一贯蛮横的四代雷影也不例外。

    因为四代雷影之前就曾跟神组织的这个组合交手过,那时他和奇拉比以尾兽玉偷袭,结果也未能占到半点便宜,所以雷影很清楚这两名神组织成员的厉害。

    日向镜从容的笑道:“我刚才提出的交易,你们可以好好考虑考虑。”

    说罢,日向镜摆了摆手。

    随着日向镜示意,三代风影人傀儡立刻催动铁砂,在背后化作了一对无比巨大的黑色铁砂羽翼,载着日向镜和鼬飞到了空中。

    望着神组织三人在空中渐渐远去,变成一个黑点,直至消失,地面上包括三代火影在内,所有人都暗自松了口气。

    “检查战场,搜救幸存者!”

    三代很快对身边的木叶忍者下达了指令。

    随着三代一声令下,木叶忍者们立刻散开,一边检查着战场,收集晓组织可能遗留的情报,一边搜寻幸存者,救助伤员。

    四代雷影这时也对身边的云隐忍者吩咐道:“找,给我仔细找,就是把雨隐村凿空,也要把由木人找出来!”

    听着耳旁四代雷影的怒吼,自来也轻轻叹了口气。

    在忍界一贯强横的云隐,这次可谓是吃了个大亏,如果最终没能救出由木人,那云隐所损失的,就不仅仅只是一个完美人柱力了。

    实际上一个人柱力的损失,并不会让大忍村伤筋动骨,毕竟,挑选一个勉强合格的人柱力,对大忍村来说不是太难的事情,多则十年,少则五六年,就能重新恢复战力。可尾兽的遗失,就真是伤筋动骨了,哪怕是云隐这般强势的忍村,也一样难以承受。

    而在自来也看来,晓组织既然提前获悉了联军这次的突袭行动,那十之八九已经提前转移了被俘的由木人,所以云隐想在雨隐村找到由木人,希望恐怕是微乎其微的。

    来到了三代身边,自来也问道:“老师,其他人呢?”

    之前跟在三代身边的木叶暗部们,少说也有十多个班,四十多人,可如今场中包括暗部十一班的三人在内,一共也仅有十来个人,因此,自来也才忍不住问了一句。

    三代神情黯然的摇了摇头。

    自来也怔了一下,旋即疑道:“有您在场,损失怎么可能会这么大?”

    三代这时突然脸色涨红,急促了咳了几声。

    见三代捂嘴的指缝中,溢出了殷红的鲜血,自来也急道:“老师,您受伤了?”

    “不要声张!”顿了顿,三代平复了一下喘息,压低了音量说道:“还记得刚才那个戴着独眼漩涡面具的晓组织成员吗?”

    自来也连连点头,带土那诡异的登场方式可是令他记忆犹新的。

    三代脸色无比阴郁的说道:“他不仅掌握了一种诡异的时空间忍术,而且还拥有初代的木遁血继限界!”

    “什么!?”

    自来也是真的惊到了,作为从小便受到初代英雄事迹熏陶的他,木遁在他的眼中是一种十分神圣,几乎可以看作是木叶村象征的血继限界了。

    他实在难以想象一心颠覆忍界秩序的晓组织成员,会拥有这种血继限界。

    缓过神来后,自来也对三代说道:“他究竟是什么人?”

    三代摇了摇头:“交手时,我试探过几次,但对方明显察觉了我的意图,故意用了宇智波一族的体术和投掷技巧。”

    作为享誉忍界的‘忍术博士’,三代能从寻常的交手中,看出很多旁人无法留意到的重要情报。

    但因为上次带土掳走鸣人,嫁祸止水,意图挑起村子与宇智波内讧的事,令三代下意识的排除了带土是宇智波族人的可能,所以与带土交手时,带土在战斗中展现出的宇智波风格,全都被三代误以为是带土有意为之的。

    自来也猜测道:“难道他是千手一族的族人?”

    三代沉声道:“也有可能是移植了初代的细胞。”

    “村子之前的移植试验,不是全都失败了吗?”顿了下,自来也自顾自的说道:“连我们木叶都办不到的事情,他们怎么可能”

    话说到一半,自来也停了下来,因为他想起了刚才见到的那个已经面目全非,连招呼都没跟自己打的卑留呼了。

    卑留呼连‘鬼芽罗之术’这种能吞噬血继限界的禁术,都开发出来了,成功移植初代细胞,似乎也就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了。

    自来也说道:“必须把这件事情通知纲手!”

    三代也点了点头。

    作为初代的血脉传人,纲手姬确实有资格知道木遁重现忍界的事情,而且或许还能借着这件事,劝纲手重回木叶。

    另一边。

    卡卡西双手按地,喝道:“通灵术!”

    嘭

    一阵白烟过后,八只大小不一的忍犬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时,卡卡西对一众忍犬说道:“麻烦大家帮忙找一下镜,他很可能被埋在了这一片废墟之下!”

    “日向镜么?”帕克伸了伸舌头,有些为难的说道:“那家伙总喜欢消除自身的气味,就算是我们,也很难找的呀!”

    卡卡西只得说道:“拜托了!”

    帕克环视了四周一圈,说道:“这里到处都是废墟,他具体在那一片废墟下呀?”

    卡卡西闻言,望向了一旁的止水。

    止水无奈,只得含糊的指了指之前日向镜所在的高塔废墟,说道:“好像是那一片!”

    ………

    就在十一班几人试图在废墟中翻找日向镜时,高空中,日向镜有气无力的对身边的鼬吩咐道:“我现在不宜露面,你伪装成我的样子,潜入雨隐村跟止水汇合。”

    鼬有些担忧的问道:“前辈,您的身体没事吧?”

    虽然写轮眼没有透支的能力,但仅凭感觉,敏锐的鼬就察觉到日向镜的身体出了不小的问题。

    日向镜平静的说道:“没什么大问题,我自己能解决,不过需要你扮演我一段时间了!”

    ‘变身术’的确是忍者入门的基础,绝大多数忍者都会使用,但想要借此瞒过三代火影和自来也这般的强者,那就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办到的了。

    在村子里,能用变身术扮演日向镜瞒过三代火影的,恐怕也只有拥有万花筒写轮眼,能洞察一切细节,进行完美变身的止水和鼬等寥寥几人了。

    鼬不再多说,立刻纵身跃下了三代风影人傀儡。

    高空飞行,鼬办不到,但从高空降落,对于掌握了‘鸦替身术’的他来说并非什么难事,所以无需三代风影人傀儡冒险降落了。

    待鼬离开后,日向镜沉吟了一下,旋即吩咐三代风影人傀儡略略改变了方向。

    和自来也等人一样,日向镜也很好奇砂隐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一场大战下来,一个砂隐忍者的踪影都没见着。

    随着日向镜的吩咐,三代风影人傀儡飞向了砂隐负责的攻击区域。

    在高空,日向镜勉强开启了白眼,向地面扫了扫。

    只见地面上到处坑坑洼洼,尸体横七竖八,血水与雨水交织在一起,将地面的水洼都染成了浅红色。

    “看来砂隐那一路也遭到了阻击!”

    刚感慨完,日向镜便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人不是旁人,正是砂隐的四代风影,不过此刻的四代风影十分凄惨,左臂整个不见了踪影,躺在水洼中生死不明。

    在四代风影不远,躺着另外一个体型壮硕的胖子,那胖子一身雾隐忍者的打扮,也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而且身边还有一把疑似‘鲛肌’的大刀。

    视野拉开,日向镜接着发现更远处还有个一瘸一拐,好似身受重伤,正朝着远处缓缓离去的雾隐忍者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