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五十九章 偏了点

    随着‘仙人模式’的自来也率先发难,以及紧随其后的小南,止水,真一几人相继出手,旁观的众人于是纷纷出手,一场混战立刻爆发了起来。

    为了营救长门,小南直接对上了自来也。

    场中的两位万花筒写轮眼拥有者,宇智波止水和宇智波真一则在日向镜身边假模假样的战成了一团,看似在交手,实则是在近处护卫着日向镜。

    晓组织中仅剩的枇杷十藏,可就遭罪了。

    卡卡西和凯,以及大批的云隐暗部盯上了他,将他团团围住,群殴了起来。

    和之前日向镜与长门那近乎神灵间的交锋不同,此时的战场才有了几分忍战该有的模样。

    各种苦无和手里剑你来我往,火遁,风遁,水遁等等忍术层出不穷,只是短短片刻,战场就整个乱成了一锅粥。

    毋庸置疑,‘仙人模式’下的自来也,是在场除了日向镜和长门之外的最强者,再配合上他肩头的两位蛤蟆仙人,单论战力而言,场中不论掌握了纸遁的小南,还是拥有万花筒写轮眼的止水和真一,在混战中,只怕都不是他的对手。

    一个翻身,堪堪躲开了小南的纸遁攻击后,自来也目光一凛。

    掌握了纸遁的小南,拥有着无与伦比的机动能力,哪怕是进入了‘仙人模式’,自来也想伤到她也不是那么容易,所以自来也故意露了个破绽,旋即瞅准了机会。

    “蛤蟆油弹!”

    猛一张嘴,自来也喷出了一大团蛤蟆油。

    粘稠的蛤蟆油如一道飞箭,霎时间就击中了半空的小南,淋了小南整整一身。

    小南顿时秀眉一蹙。

    这充满了粘杏的蛤蟆油,对纸遁的克制十分明显,一旦被蛤蟆油沾身,她的纸遁就无法跟之前一样聚散无常了。

    得手后,自来也没有继续攻击,反而止住了身形,喊道:“小南,我知道你不是渴望战争的疯子,回头吧,你们这样下去,会把整个忍界都拖进地狱的!”

    小南冰冷的说道:“自来也老师,没有体会过痛苦的你,是不会明白的!”

    说罢,小南双翼一展,径直扑向了自来也。

    自来也见状,心知不对,连忙闪到了一边。

    轰轰轰

    自来也刚一闪开,小南的身体便狠狠的撞到了他之前所在的位置,旋即整个炸开,在轰鸣中激荡起了一阵烟尘。

    “纸分身!?”

    自来也眉头紧皱,这才发现刚刚被他蛤蟆油淋到的小南,只不过是一具纸分身罢了。

    这时,小南的本体已经飞到了空中,和之前被他用纸遁托到空中的长门汇合了。

    从始至终,小南都没有跟自来也硬拼的打算。

    因为小南很清楚,长门才是一切的关键,只要唤醒了长门,那不论是自来也,还是神组织的首领,都不足为惧,所以她刚才也故意露出了破绽,吸引自来也的注意,只不过是为了找机会救出长门,并为长门解除幻术。

    然而一番尝试后,小南很快陷入了跟刚才止水和真一一样的尴尬,寻常解除幻术的手段,根本就无法解除自来也配合两位蛤蟆仙人所施展的幻术,而小南又没有止水那般的幻术造诣,无法通过幻术覆盖的方式为长门解除幻术。

    日向镜这边,摆脱了自来也的幻术后,他不假思索的再次进入了‘转生眼查克拉模式’。

    顷刻,天蓝色的转生眼查克拉,便再次将他的身体包裹了起来,他整个人也随之缓缓漂浮到了半空,如神灵一般俯视着战场。

    或是为了掩护日向镜的身份,或是为了保护自己卧底的身份不被暴露。

    这时止水和真一两人各自停手,默契的远远退开了,乍一看,仿佛是他们俩摄于日向镜的威势,连交手的勇气都没有,就被吓退了。

    止水和真一皆是万花筒写轮眼的拥有者,在忍界中都是响当当的人物。

    而这般强者,连跟神组织首领交手的勇气都没有,就被吓得狼狈退开,这无疑影响到了其他人,使得混战中的众人都默契了远离了日向镜所在的位置。

    看着自己身边莫名其妙就形成了一条真空带,所以人都不敢靠近后,日向镜暗暗松了口气。

    他这会儿其实已经是在死撑了,左臂整个都麻木了,而且麻木感正向着肩部蔓延,双腿的知觉,也在渐渐消退中。

    无疑,过量吸收龙脉查克拉的他,身体已经出现石化现象了。

    但日向镜现在不能逃,也不能露怯,只能咬牙硬撑!

    因为此时是解决长门最后的,也是最好的一个机会了,毕竟,陷入自来也幻术的长门,已经没了‘外道魔像’的保护,身边也仅有小南一人。

    若是错过了这个机会,那么这次整个突袭行动,将会变得毫无意义,自身转生眼的战斗情报,也就白白泄露了。

    “就差一点了”

    日向镜一边锁定了远处被纸片托于空中的长门,一边默默调集着身体内的转生眼查克拉,试图再次凝聚出求道玉。

    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他很清楚自己别说是凝聚求道玉了,就是单纯的维持‘转生眼查克拉模式’,都是件十分危险的事情,因为他自身的查克拉早已干涸,而调用龙脉查克拉,只会进一步的加剧他身体的石化现象。

    因此,哪怕他已经在拿身体冒险了,求道玉的凝聚速度也远远不及之前。

    这时,战场陷入了一种诡异的状态。

    空中的小南,因无法解除长门的幻术,只得警惕的防备着日向镜和自来也,当然,她对日向镜的防备要更深一些,毕竟‘转生眼查克拉模式’中的日向镜跟她一样,也能飞行,可以轻易攻击到位于高空的的长门本体。

    而因为忌惮日向镜的恐怖实力,处在‘仙人模式’下的自来也,也不敢轻举妄动,只得一边关注小南,一边关注日向镜。

    日向镜因为要憋求道玉,同时还要对抗身体的石化,所以表面上看,似乎风轻云淡,一副胜券在握的从容模样,可实际上心里虚得很,这会儿要是有个不怕死的上忍过来跟他拼命,他还真不一定对付的了。

    于是乎,代表神组织,晓组织以及联军的三人就这么对峙了起来。

    时间点滴流失,不一会儿,日向镜终于艰难的完成了求道玉的凝聚,一枚墨色的求道玉,从他的眉间缓缓飞了出来。

    若是细心观察,便可以发现这枚求道玉与日向镜之前的求道玉存在着不小区别的。

    比起之前的,这枚求道玉明显要小了一圈,而且表面有轻微的波动,旁人或许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但日向镜自己清楚,真正完美的求道玉,表面应该是光滑平静的,出现波动现象,只说明一件事,那就是这枚求道玉的杏质并不稳定,随时存在崩解的可能。

    盯着面前的求道玉,日向镜暗道:“大哥,你可千万要坚持住啊!”

    和心惊胆战,生怕求道玉自行崩解的日向镜不同,见到求道玉从日向镜的眉间飞出后,不论是空中的小南,还是地面的自来也,全都脸色一变。

    刚才求道玉秒杀佩恩四道的场面,他们俩可都看在了眼里,知道这枚看似普通的黑球,其实蕴含着非常恐怖的力量,别说是抗衡了,就是连碰都不能被碰到。

    深作仙人喝道:“小自来也,小心!”

    自来也点了点头,但心中隐隐有所猜测,对方的目标可能不是自己,而是空中的长门。

    日向镜这时缓缓举起了没有石化的右手,轻轻一握,求道玉便化作一道金光闪耀的金剑,落到了他的右手之中。

    随着‘金轮转生爆’的发动,他身体的查克拉顿时被抽调一空,龙脉查克拉再次大量涌入了他的身体,使得他的右手也出现了大面积的石化现象。

    “我是不是有点太作死了?”

    心底是心惊胆战,可表面仍一副从容神情的日向镜收敛了纷杂的念头,对着场中所有人,淡淡道:“该结束这场闹剧了!”

    说罢,他一刻也不敢耽误,当即挥动了右手的‘金轮转生爆’,斩向了远处的长门。

    轮回眼什么,他这会儿已经顾不上了,若不能彻底铲除长门,别说是收集战利品了,能不能顺利脱身都不一定。

    飒

    随着日向镜一剑斩下,‘金轮转生爆’上那耀眼的金光,好似阳光穿透了层层阴云,从天而降,洒向大地一般!

    顷刻,小南甚至没来得及反应,金剑就斩中了她身后被纸遁包裹的长门。

    轰

    随着一声轰响,纸片和木屑爆成了一团!

    小南的纸遁在‘金轮转生爆’下毫无抵挡,就跟普通的纸片没有半点区别,而长门身下的木车虽然是特制的,但也在顷刻四分五裂。

    难以置信的小南僵硬的回头:“长长门”

    烟尘散去,只见长门的半截身子从空中跌落。

    小南立刻挥动翅膀飞了上去,在半空接住了长门。

    此时的长门,因为受到了剧烈的外部伤痛,已经通过自己的能力,摆脱了自来也幻术的控制,恢复了意识。

    他一边咳着血,一边虚弱的对小南说道:“不要管我了,带上我的眼睛快走!”

    小南根本就没有听清长门在说什么,她全神贯注的检查着长门的伤势,发现长门从大腿根部起,被直接斩成了两段,大腿根部以下的身躯全没了。

    “脏器没有受损,还有救!”

    小南心头一喜,连忙驱动纸遁糊住了长门的伤口,勉强为长门止了血。

    很多对普通人来说,足以致命的伤势,对漩涡一族的族人来说,都是可以再抢救一下的。

    长门用眼角的余光瞥了日向镜一眼,旋即对小南说道:“没用的,你不是他的对手,带着我的眼睛快逃吧!”

    长门此刻并非没有半点战力,只是他被日向镜从容淡定的表象迷惑了,自觉身受重伤的自己恐怕不是日向镜的对手了。

    小南却摇了摇头,弥彦已经死了,长门是她活下去的最后支柱,若连长门也死了,那她就失去活下去的意义了。

    于是她一脸杀意的望向了日向镜,说道:“大不了同归于尽!”

    其实小南还有一手准备,不过这个准备并不是针对外人,而是专门针对敌我难测的带土的,从带土介入晓组织起,她就已经开始着手准备了,一旦发动,她能保证在场所有人无一幸免!

    地面上。

    望着金剑划过天空,自来也一脸呆滞,喃喃道:“这这是什么忍术?!”

    他肩头的深作仙人沉吟了一下,说道:“那个‘阎罗’的身上,自然气息好像越来越浓郁了,对方恐怕也掌握了仙术!”

    另一边的志间仙人颔首道:“孩子他爹说的不错,这种程度的自然气息,错不了的,一定是仙术。只是不知道是什么仙术,看起来也不像是龙地洞和湿骨林的”

    听着两位仙人的对话,自来也的额头渗出了一些细汗。

    神组织的首领正常状态就已经堪称神灵了,若对方还掌握着仙术,那自来也实在是没有打败对方的把握了。

    就在自来也越加忌惮日向镜时,日向镜的脸色却阴晴不定。

    “竟然偏了点!”

    好在有鬼脸面具遮掩,否则,场中众人就都能看到日向镜脸上那副气急败坏的神情了。

    刚才因为挥剑的右手,突然出现大面积的石化现象,导致他操控‘金轮转生爆’时,出现了细微的偏差,虽然还是斩中了长门,但却没能斩中要害,给长门留了一口气。

    而随着一剑斩罢,他的‘金轮转生爆’瞬时消失,求道玉也崩溃于无形,他已经无力再斩出第二剑了!

    这时,小南抱着受伤的长门缓缓落地,准备义无反顾的发动最后的布置。

    可就在这当口,绝从地底探出了身子,说道:“将长门交给我吧!”

    小南眉头一拧,旋即望向了长门。

    长门却没有犹豫,点了点头。

    很快,一个白绝分身从地底探出,好似外衣一样,包裹住了长门受伤的身体,而失去双腿的长门竟然依靠这个白绝分身,自己站了起来。

    与此同时,一道扭曲的漩涡突兀的出现在了长门身边,接着,从漩涡中走出了一个浑身上下沾满了血迹的面具男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