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三十八章 流血

    刚刚完成任务返回村子的砂隐暗部队长叶仓,急匆匆的赶到了风影大楼,可还没等她进入大楼,就迎面遇上了率众出来的四代风影。

    叶仓蹙着眉头,焦急的问道:“我爱罗又失控了?”

    四代风影脸色难堪的点了点头。

    随着时间的推移,杏情暴戾的一尾守鹤,对年幼的我爱罗精神上的影响是越来越严重了,这也使得作为砂隐一尾人柱力的我爱罗长期处在失控的边缘,时常会陷入失控状态,给砂隐带来了巨大的损失,这也是四代风影今夜对我爱罗进行测验的缘由。

    不过从目前测试的结果来看,我爱罗显然没有通过,因为他又失控了。

    这时,砂隐的长老千代和海老藏也赶了过来。

    感受着弥漫在空气中一尾守鹤那暴戾的查克拉,千代阴沉着脸,对四代风影说道:“必须尽快控制住守鹤!”

    因为战斗风格的原因,傀儡师拿尾兽没什么太好的办法。

    哪怕是强如千代这般的傀儡师,对上一尾,也颇为吃力,基本上只能自保,而无法压制住暴走的一尾守鹤。

    拥有灼遁血继限界的叶仓也是如此,对上一尾也少有胜算。

    整个砂隐中,能压制住一尾守鹤的,仅有拥有磁遁血继限界的四代风影罗砂一人,这也罗砂能成为四代风影的原因之一。

    透过‘沙之眼’,发现我爱罗步履蹒跚的走进了客馆,四代风影的脸色越加阴郁了。

    叶仓见状问道:“怎么了?”

    四代风影答道:“他进入客馆了。”

    “客馆?”顿了顿,叶仓问道:“客馆里没有接待什么重要人物吧?”

    四代风影身后的一位砂隐暗部,上前说道:“今天有两位木叶的使者来到了村子,正巧被安排在了客馆里。”

    “什么?!”

    叶仓吃了一惊。

    我爱罗虽然仅有六岁,但在砂隐中,却已经是个名副其实的怪物了,今夜死在他手中的夜叉丸,便是砂隐暗部中的精英,可一样轻易被他杀死。

    可以说在失控状态下,寻常的上忍根本就不是我爱罗的对手。

    因此,叶仓十分担心木叶的使者会死在我爱罗的手中,届时,砂隐就很难跟木叶交代了,而此时的砂隐一旦失去木叶这个盟友,处境将会更加困难。

    四代风影也知道这是自己的失误,也不废话,阴着脸朝着客馆的方向飞驰而去了。

    客馆中。

    “我爱罗么”

    日向镜暗道了一声,他还真有些好奇,大晚上的我爱罗一个小孩怎么跑到客馆里来了。

    止水一边戒备着,一边说道:“前辈,这孩子看上去有些不对劲啊!”

    日向镜点了点头。

    傻子都能看出,眼前的我爱罗有些不正常,此时他一脸狰狞,神情扭曲,嘴角还溢着口水,那神情举止就像是从阴间闯出来的恶鬼一般,只是看着,便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我爱罗蹒跚的走向了日向镜和止水,嘴里说道:“死,你们都得死!”

    似乎是在呼应我爱罗的话,一道沙子从我爱罗的身边涌起,如有灵杏般的冲向了日向镜和止水。

    轰

    日向镜轻轻抬手,便将扑面而来的沙子全部斥退了。

    “看来是失控了”

    目光一凝,他的脑中突然闪过了一个念头。

    砂隐人才匮乏,这一点毋庸置疑。

    而作为一尾人柱力的我爱罗,是砂隐将来维持五大忍村地位的关键,一旦我爱罗出了问题,那么不需要额外做些什么,只要等到十来年后,砂隐自然而然就会衰弱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乃至彻底失去五大忍村之一的地位。

    到时候砂隐就会从木叶的盟友,变成木叶的附庸,最后甚至有可能成为木叶的傀儡。

    一旦大局已定,只要操作得当,不需要战争,不需要流血,木叶就能将砂隐兼并,和平的吞下整个砂隐村。

    而此时无疑是算计砂隐最佳的时机,只要让砂隐放弃我爱罗,砂隐就失去了未来。

    在此情况下,日向镜甚至连出手的借口都不需要找,因为哪怕他出手,也是正当的自卫,任谁也挑不出半点毛病来。

    打定了主意,日向镜目光渐冷,他知道刺激我爱罗最好的办法,就是如原时空中的佐助一样,让从未流血受伤的我爱罗,流一次血!

    唰

    身形一闪,日向镜就欺到了我爱罗的面前。

    哗

    不需要我爱罗主动操控,沙子就翻涌而起,从四面八方扑向了日向镜。

    日向镜猛一挥手,所有的沙子全部被斥飞了出去,就连护在我爱罗身上,由沙子组成的那一层沙铠,也不例外!

    尽管陷入了失控,但我爱罗意识尚存,他扭曲的面容中,露出了震惊的神情。

    这还是我爱罗第一次见到,有人可以这么轻易的解决掉自己的沙子,这令杀意盈胸的他陡然一惊,心中产生了一丝惧意。

    居高临下的望着我爱罗,日向镜神情平淡,缓缓从腰间的忍具囊中取出了一枚苦无。

    盯着泛着阵阵寒光的苦无,我爱罗的身体下意识的颤抖了起来,没了沙子的保护,他再次变回了那个缺爱的,无助的六岁男孩。

    日向镜没有犹豫,一抬手,便将手中的苦无刺入了我爱罗的肩膀。

    看着鲜血从伤口处流出,我爱罗怔了怔,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

    对于鲜血,我爱罗并不陌生,但从自己身上流出的鲜血,他可没见过几回,所以一时有些愣神,也有些不敢相信。

    日向镜抽出了刺入我爱罗肩膀的苦无,带出了一道淌着热气的鲜血,喷溅了出来。

    “啊”

    年幼的我爱罗,这时才意识到自己是真的受伤了,震惊,愤怒,以及恐惧等等浓郁的情绪,同时涌上心头,令精神处在崩溃边缘的他彻底暴走了。

    顷刻,我爱罗缓缓闭上了眼圈深重的眼睛,完全失去了意识。

    与此同时,我爱罗体内的一尾守鹤接管了他的身体,迅速完成了尾兽化。

    轰轰轰

    在一阵‘轰隆隆’的巨响中,一尾守鹤膨胀的巨型身体撞破了客馆的屋顶,在砂隐村中显露出了它真正的模样!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