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一十章 医院

    将鼬接纳进‘神组织’,并嘱咐他暂时不要轻举妄动后,日向镜和鼬便分开了。

    回家的路上,日向镜暗忖道:“呵,跟止水比起来,鼬果然谨慎多了。”

    鼬将自己觉醒万花筒写轮眼的事情,第一个告诉了日向镜,可想而知,在他的心目中,日向镜是属于完全可以信任的人。

    可即便如此,鼬也没有一开始就坦白自己万花筒写轮眼的独有瞳术。

    直到日向镜追问他与大蛇丸的战况时,他才简略的提了提自己万花筒写轮眼的瞳术‘天照’,至于另一个瞳术,则仍是闭口不提。

    对此,日向镜非常理解。

    就拿日向镜自己来说,他也不会将自己手中的所有底牌,全部亮给别人看,信任是珍贵的,同时也是脆弱的。

    不多久,日向镜就回到了家里。

    足穗将葫芦法器交还给了日向镜,然后‘嘭’的一声跪了下来,说道:“镜大人,这一次真是多谢您了!”

    一接过葫芦法器,日向镜就立刻感应到葫芦法器中已经没有了巫女的灵体,于是一边扶起了足穗,一边问道:“巫女殿下她”

    足穗神色黯然的摇了摇头。

    显然,完成了最后的心愿后,巫女的灵体已经自然而然的溃散掉了。

    将葫芦法器系在腰间,日向镜又问道:“紫苑呢?”

    足穗答道:“见过巫女殿下后,紫苑殿下大哭了一场,刚刚才睡下。”

    日向镜点了点头,旋即从怀里取出了一枚铃铛法器:“殿下应该跟你们提到过这个法器吧,你把这个法器交给紫苑,让她随身携带,这样那个吞噬了魔物‘魍魉’的神农,就感应不到她的位置了。”

    足穗连忙接过了铃铛法器:“是。”

    沉吟了一下,日向镜又问道:“你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足穗不假思索的说道:“一切听从您的安排!”

    “这样吧,暂时你们就先在我家住着。”顿了顿,日向镜接着说道:“至于紫苑,我向火影大人请示一下,等到了明年,就把她送到忍者学校去。”

    黄泉虽然被日向镜杀掉了,但觊觎紫苑身上巫女之力的神农却还活着,而且神农背后还有一整个‘晓组织’。

    如果这个时候把紫苑和足穗送回鬼之国,那无异于送羊入虎口,所以日向镜只得将紫苑留在木叶,就近保护。

    至于将紫苑送去忍者学校,这也是日向镜经过深思熟虑后的决定。

    其一,木叶的忍者学校与雾隐的那种血腥教育不同,木叶的忍者学校除了教导忍术外,还会教授文化课,毕竟一个不识字,不会算数,看不懂地图的人,是成不了优秀的忍者的,所以这么一来,就可以省去日向镜指导紫苑文化课的功夫了。

    其二,紫苑体内虽然拥有很强的巫女之力,但她所要面对的危险也不小,而忍者学校既可以磨练她的意志,也可以提升她的实力,对她将来的成长非常有帮助。

    其三,紫苑是鬼之国巫女唯一的合法继承人,三代必然会密切监视她的一举一动,所以与其等三代派人来家里监视紫苑,不如直接把紫苑送去忍者学校,这样也可以打消村子高层的某些疑虑。

    取回了葫芦法器后,日向镜再次出门,在街上买了些水果,便朝着木叶医院走去了。

    打听到了卡卡西和凯的病房号,日向镜提着水果就走了上去。

    病房中。

    凯将打着石膏的左手,背到了背后,用右手做着单手俯卧撑,在地上‘哼哧哼哧’的锻炼着。

    卡卡西则躺在床上,翻看着粉红色封页的小本子。

    日向镜这时提着水果走了进来,笑道:“你们没事吧?”

    “没事,一点小伤!”

    凯立刻从地上跳了起来,直接拿了个水果,啃了一大口。

    卡卡西则合上了书,说道:“镜,我有些事情想跟你单独聊聊。”

    日向镜轻笑道:“好,去天台吧!”

    很快,两人就来到了天台。

    呼

    清风拂过,吹得晾晒在天台上的床单随风飘起。

    这时,卡卡西盯着日向镜,语气异常严肃的问道:“镜,这些天你去哪了?”

    日向镜没有犹豫,直接答道:“我去了鬼之国。”

    “鬼之国?”顿了顿,卡卡西问道:“是因为巫女的事情?”

    日向镜点了点头:“这次鬼之国的黄泉教徒反叛,我们十一班也有羽任,如果上次我们在任务中彻底清除了黄泉教余孽,也许就不会有这场动乱了!”

    卡卡西感慨了一句:“是啊,上次没有杀死那个黄泉教的教主,我们十一班确实有些责任。”

    直到现在,卡卡西都有些疑惑,当时他明明用千鸟洞穿了那个黄泉教教主的胸膛,按理说,那个黄泉教的教主应该是必死无疑的,可偏偏对方就是没死。

    当然了,如果他知道日向镜甚至砍了黄泉的脑袋,也没能杀死黄泉,他就不会太郁闷了。

    日向镜说道:“所以我想过去瞧瞧,于是就拜托止水帮我打了个掩护。”

    卡卡西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轻叹了口气。

    日向镜笑道:“想说什么就说,我不介意的。”

    卡卡西犹豫了一下,说道:“下次再有这种事情,直接告诉我吧,我们十一班是一个整体。”

    “我倒是想说,但怕说出来会吓倒你们呀!”

    日向镜苦笑着在心底腹诽了一句。

    这时,卡卡西那有几分慵懒的目光,突然锐利了起来,说道:“对了,这次掳走鸣人的家伙,手段非常的诡异,直到现在我都无法判断他当时究竟用了什么手段,你要是遇到了,一定要格外当心!”

    日向镜已经从止水的口中,得知了那晚鸣人被掳走的详细过程,知道动手的是带土,所以也没有太奇怪,随口便问道:“那鸣人以后的保护工作,村子是怎么安排的?”

    卡卡西摇了摇头:“还没有定下来,这一次的事件,说明‘晓组织’早就掌握了鸣人的身份,一个暗部班显然是不够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