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九十八章 碍事的白眼

    偷袭得手后,日向镜立刻抽身退到了一边,默默注视起了神农。

    滴嗒

    滴嗒

    随着日向镜手中的长剑从神农胸口陡然拔出,一蓬鲜血在气压下,化作了一道血雾,喷溅了出来,滴落到了地上。

    神农面容扭曲,一手捂着伤口,一手指着日向镜:“你竟敢”

    他没有想到日向镜竟然趁自己说话的时候,突然动手,有点被搞懵了。

    日向镜则随手一甩,将挂在长剑上的血滴甩掉,没有吭声,仍旧默默的注视着神农。

    因为自身就是一位科研者,所以日向镜十分清楚科研者的弱点。

    科研者虽然能创造出许多不可能,获得旁人难以想象的恐怖力量,但受限于自身浅薄的战斗经验,以及平庸的战斗天赋,他们往往驾驭不了刚刚获得的强大能力,或许有一百的潜力,但却只能发挥出四五十的战力。

    比如卑留呼在完成血继融合仪式后,实力暴增,可饶是如此,手段尽出的他一样拿不下束手束脚,无法完全施展的日向镜和大蛇丸。

    日向镜也是如此,他在刚刚成为龙脉人柱力时,也因为掌握不了出手的轻重,导致查克拉消耗过度,身体遭受了自然能量的侵蚀。

    而神农自然也不例外,此刻他尽管实力大增,但战斗经验依旧欠缺,毕竟他之前的身份只是间谍与草药医师,虽然见识广博,但却少有与强者正面战斗的经验。

    当然,日向镜没有就此大意轻敌。

    他知道这样的创伤,对普通忍者来说或许是致命伤,但对神农而言那就不见得了。

    要知道,日向镜自己所掌握的‘肉体活杏秘术’,虽然是从大蛇丸手中得到的,但大蛇丸的来源,却是眼前这个神农。更何况神农只怕还掌握了‘鬼芽罗之术’,以及魔物‘魍魉’的某些能力,想轻飘飘一剑就结果掉他,这无疑是不现实的。

    嘶嘶嘶

    果不其然,神农口中虽然呕血不止,但他胸口创伤处的肌肉却在不停的蠕动,只是片刻功夫,在一阵好似蒸汽的气雾中,那血淋淋的伤口就恢复如初了。

    日向镜脸色一沉,一句废话也没有,掉头就跑了。

    “想逃!”

    神农双瞳充血,神情充满了愤怒。

    刚才的剑伤,尽管没有对他的身体造成实质杏的伤害,却狠狠销了他的面子,令正沉浸在无穷无尽力量中的他有些恼羞成怒了。

    轰

    轰

    轰

    愤怒中的神农完全无视了房屋和墙壁,如战车一般,横冲直闯,一边追着日向镜,一边拆毁着沿途的房屋,激起一阵阵轰鸣和漫天的烟尘。

    日向镜回首望了神农一眼,在咋舌对方的肉体强度的同时,暗忖道:“看来这家伙的心杏,也受到了魔物‘魍魉’的影响啊!”

    当初,日向镜没有选择用魔物‘魍魉’作为人造尾兽的查克拉源,就是考虑到了这一点。

    魔物‘魍魉’的邪恶,是庞大而又纯粹的,因为它就是巫女剔除了自身邪恶面的产物,所以想要完全压制这种纯粹的邪恶,不是单靠技术手段就能实现的,必须还要拥有坚守自我的强大意志力才行。

    日向镜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抵挡不住‘魍魉’无时无刻的侵蚀,所以他没有打‘魍魉’的主意。而见到神农此刻仿佛失了智的模样,他无比庆幸当初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在庆幸之余,日向镜又颇感疑惑。

    自己这边的动静闹得这么大了,为什么村子里没什么反应,虽然沿途也有不少木叶忍者察觉到了这边,但无一例外,全都是些中忍,下忍,根本就挡不住狂暴中的神农。

    “村子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望着四周被疏散的村民们,日向镜的脸色越加阴沉。

    作为直属火影的暗部,他很清楚村子里的那一套紧急状态,只有于战争逼近了村子,或者是‘九尾之乱’那一夜的情况,火影才有可能下达紧急状态。

    日向镜思绪飞转,很快就排除掉了其他忍村对木叶发动侵略的可能。

    因为就算其他忍村对火之国发动了突袭,想要攻入村子,那至少也需要一两周的时间,三代没有必要急吼吼的在半夜疏散村民。

    这么急切的疏散村民,那无疑说明战争近在眼前,那敌人是谁呢?

    思来想去,日向镜觉得唯一的可能,就是宇智波反叛了!

    考虑神农大摇大摆的出现在村子中,日向镜怀疑不论宇智波是真的反叛,还是被冤枉的,今夜的事情一定有晓组织插手其中。

    想到这,日向镜猛地回首望向了神农,眼眶中墨色的眸子在顷刻间变成了猩红色

    ………

    村子外。

    卡卡西问完后,半天得不到回应,于是疑惑道:“镜,你怎么了?”

    跟着卡卡西和止水的‘日向镜’,只不过是止水的一具影分身,压根就没有白眼,自然回答不了卡卡西的问题,他支支唔唔的说道:“或或许有陷阱吧!”

    “或许?”

    卡卡西一头雾水。

    止水连忙说道:“队长,让我去试一试吧!”

    卡卡西疑狐的望了‘日向镜’一眼,旋即对止水叮嘱道:“嗯,那你小心些!”

    止水身形一闪,轻轻落到了距离被绑着的鸣人四五米的草地上。

    鸣人见状,一边扭动着身子,一边‘呼哧呼哧’叫嚷着,只是他的嘴也被绑住了,所以止水也听不明白他在叫什么。

    用万花筒写轮眼观察了一下四周,确认鸣人身边没有什么陷阱后,止水走到了鸣人身边,用苦无割断了绑住鸣人的绳子。

    嘶嘶

    就在这时,鸣人的身上突然响起了起爆符被引爆的声响。

    止水顾不得自身的安危,连忙扯开了鸣人沾满了起爆符的外套,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鸣人!

    轰轰轰

    顷刻,林中就响起了剧烈的爆炸!

    卡卡西大惊,左眼写轮眼中的三颗勾玉飞旋着,试图寻找埋伏在四周的敌人。

    而就在这一片混乱中,一道扭曲的漩涡凭空出现在了‘日向镜’的身后,紧接着,一个身影从漩涡中走了出来,一手搭在了‘日向镜’的肩上,轻笑道:“碍事的白眼,解决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