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八十六章 屏蔽预言

    盘腿坐在地上,日向镜静静的擦拭着手中的草薙丸。

    尽管心中充满了恼火与愧疚,但他没有被这股负面的情绪所左右,而是极力克制着心底那股不断蔓延的杀意。

    徐徐的风吹拂着他的身体,令他的头脑越加的冷静。

    在忍界中,盲目与轻敌,是忍者最大的敌人。

    不论做什么,都要有一个明确的目标,而日向镜此番前来鬼之国的目标,不是胡乱的大开杀戒,而是寻找巫女的下落。

    望着巫女宫殿的方向,日向镜表情渐渐沉凝。

    随着夜幕降临,远处的宫殿内已经点起了一排排灯火,黄泉教的教徒们虽然仍一刻不停的巡逻着,但队列间的破绽,比起白天无疑是大了许多,令日向镜能更加轻松的潜入了。

    但日向镜还是没有行动,依旧耐心的等待着。

    夜幕渐深,宫殿中巡逻队的队形开始有些散乱了,各个岗哨中的卫兵也都纷纷打起了呵欠,静寂的四周,仿佛令宫殿内的所有守卫都放松了警惕。

    “是时候了!”

    日向镜缓缓起身,旋即身形一晃,消失在了原地。

    他犹如一道黑影,在墙壁的阴影中潜行,越过了一道又一道的岗哨,躲开了一队又一对的侍卫,只是片刻,就潜入到了宫殿之中。

    巫女的这座宫殿,日向镜也曾居住过一段时间,对宫殿内的布局,虽然说不上多么熟悉,但也不是两眼一抹黑。

    潜进宫殿后,他靠在一处阴暗的墙角,暗忖道:“巫女的居所是整座宫殿的核心区域,还是先去那里看看吧!”

    穿过了几条回廊,日向镜发现有一队黄泉教的教徒守在通往巫女居所的通道前。

    日向镜目光一凛,缓缓抽出了腰间的草薙丸。

    飒

    在一阵破风声中,日向镜整个人化作一道黑影扑了上去。

    唰唰唰

    随着几道清冷的剑光闪过,一个个黄泉教徒在一脸茫然中,颓然的倒在了地上。

    “敌”

    处在队伍最中央的黄泉教小头目,刚张嘴想大声示警,日向镜这边脱手而出的草薙丸,如苦无一般疾疾射向了他,不偏不倚的刺进了他的嘴中,让他的惊呼戛然而止!

    从黄泉教小头目嘴里抽出了草薙丸后,日向镜随手一甩,甩掉了剑刃上还冒着热气的血液,神情漠然的走向了巫女的居所。

    来到了巫女的居所前,日向镜缓缓推开了布满了封印术式的大门。

    推开门后,他没有急着进入,而是立在门外,用转生眼仔细的观察了一番屋内的景象。

    在转生眼的视野中,屋内没有半个人影,也没有半点查克拉的痕迹,屋中的床榻,陈设等等,似乎也一切如常。

    “没人?”

    日向镜眉头一拧,略微有些意外。

    他本以为在这里就算见不到巫女本人,也应该能见到占据着宫殿的黄泉教教主黄泉,可没曾想,竟扑了个空。

    提着草薙丸,日向镜缓步走进了屋子,可刚一进屋,他就感觉到了不对劲,立刻抬头望向了屋顶。

    巫女居所内的屋顶很高,日向镜目测其高度至少超过了十二米,有三四层楼那么高,穹顶的正中央挂着一盏水晶吊灯,吊灯上闪烁着一股瑰丽的光华。

    若换成了旁人,或许察觉不出什么异样,但拥有转生眼的日向镜不同。

    在日向镜转生眼的视野中,那盏悬于穹顶中央的水晶吊灯上,明显蕴含着一股柔和的能量,这股能量似乎是查克拉与自然能量的混合体,就和日向镜腰间葫芦法器中的龙脉查克拉十分类似。

    哗

    正当日向镜准备跃到穹顶上,仔细打量一番那盏水晶吊灯时,水晶吊灯上突然射出了一片金光,与此同时,一道日向镜熟悉的身影,从金光中走了出来。

    这道身影不是旁人,正是鬼之国巫女!

    盯着眼前这道栩栩如生的鬼之国巫女的虚影,日向镜有些戒备的问道:“殿下,您这是”

    巫女解释道:“这是我的灵体。”

    “灵体!?”稍稍怔了下,日向镜旋即脸色一黯:“很抱歉,我没能完成约定。”

    所谓‘灵体’其实就是灵魂的另一种称呼,排除掉特殊情况,巫女此时以灵魂状态出现,也就说明她多半已经死了。

    而这无疑令日向镜十分愧疚,如果当时他如约的彻底斩杀掉黄泉,也许,巫女就能躲过一劫了。

    巫女见状微微笑道:“你不必太在意,这一切隅已注定!”

    日向镜问道:“难道您预言到了什么?”

    “嗯,在一个多月前,我预言到了自己的死亡。”顿了顿,巫女又笑道:“其实早在几年前,也就是魍魉祸乱鬼之国的那次,我就预言过一次自己的死亡,但因为你的出现,我的预言失效了。”

    “什么,那一次您也预言到了自己的死亡?”

    日向镜这时才后知后觉,明白了那时巫女为什么总是提到要跟魍魉同归于尽了。

    巫女点头道:“嗯,那一次因为你的出现,预言失效了,而这一次,它应验了。所以你不必太自责,因为你的缘故,我与紫苑多相处了几年,我已经很满足了!”

    巫女很清楚,日向镜没有义务一直留在鬼之国保护她,所以她并不怨恨日向镜,甚至感激日向镜让她躲过了第一次死亡预言,与女儿紫苑多相处了几年。

    日向镜叹了口气:“您的灵魂驻留在此,是在等我吗?”

    巫女笑了笑:“对,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

    日向镜好奇的问道:“您预言到我会来?”

    巫女摇着头,指了指日向镜腰间的葫芦法器,说道:“有它在你身边,我无法预言到任何与你有关的事情!”

    日向镜意外的瞥了眼腰间的葫芦法器,说道:“是因为龙脉?”

    巫女答道:“嗯,你的龙脉中犹含了大量的自然能量,几乎可以看成是自然的一部分了,而预言只能针对个人,而无法窥测大自然,所以只要有它在你身边,任何预言都无法窥探你的命运!”

    拍了拍葫芦法器,日向镜问道:“这么说,它能为我屏蔽掉一切婴言?”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