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七十六章 林间光影

    怀着压抑和复杂的心情,止水领着变化成日向镜模样的影分身,悄然返回了云隐使团驻地。

    此时,云隐使团驻地内只剩下了两名云隐下忍在驻守,云隐使团其余人员都跟着使团中的另一位云隐上忍去寻找格洛牙去了。

    “来晚了一步!”

    在使团驻地的另一角,没有发现卡卡西和凯的身影后,止水顿时拧起了眉头。

    因为木叶安置云隐使团的大宅,面积非常大,算上前后的院子,几乎横越了好几条街道,所以今夜执勤时,暗部十一班一分为二。

    日向镜和止水一组,在大宅的一角,而卡卡西和凯一组,在大宅的另一角。

    找到了临时前来维持秩序的木叶忍者,止水急忙问道:“原来守卫这里的暗部呢?”

    木叶忍者答道:“附近的暗部,全都去寻找云隐使团的首领去了。”

    止水无奈的摇了摇头,暗暗期望道:“希望前辈别被队长他们堵住了!”

    ………

    墙外的森林中。

    被卡卡西和凯拦住去路的日向镜,双手抱胸,轻笑道:“就凭你们两个,拦得住我吗?”

    被日向镜用语言一激,年轻的凯就要上前交手。

    “冷静些!”

    卡卡西用身体挡住了凯,目光却一直在日向镜的身上没有挪开过。

    被卡卡西提醒,凯收敛了怒意。

    凯不是一个沉不住气的人,只是作为保护云隐使团的暗部,云隐使团的首领,竟然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人掳走了,凯一想到这件事可能带来的后果,就心绪难平!

    卡卡西没有急着动手,而是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你们木叶不是五大忍村之首吗,你们自己查嘛!”顿了顿,日向镜又笑道:“我知道你们想拖延时间,等待援兵,可就凭你们俩,怕是拖不了多少时间。”

    被日向镜说破了心思,卡卡西神情一凝,当即结印,喝道:“土遁,多重土流壁!”

    哗

    顷刻,日向镜的四周升起了四面高大坚固的土墙,将日向镜困在了其中。

    刚施展完土遁的卡卡西没有停歇,双手再次结印:“火遁,豪火球之术!”

    一团猛烈的火焰从卡卡西的口中喷出,射向了四面土墙的上空。

    以卡卡西的手速,‘多重土流壁’与‘豪火球之术’间的间隔,几乎只有短短的一息,如果日向镜试图从上空逃出‘多重土流壁’的围困,那就会避无可避的撞上‘豪火球之术’。

    但日向镜有白眼呀!

    在卡卡西结‘豪火球之术’的印时,日向镜就猜到了卡卡西的打算,所以根本就没有试图从上空逃出围困。

    而是跟卡卡西同时结印,低喝道:“水遁,水流波!”

    噗呲

    一道细长的水线,从日向镜的口中喷出,如一条锋利的水刀,像切豆腐一样将卡卡西的土流壁斩成了两段。

    呼呼呼

    这时,破风声大振!

    日向镜不用细辩,就知道是凯扑了过来,于是止住了要冲出‘多重土流壁’围困的身形,故意压低了身子,侧身一躲。

    轰

    凯势大力沉的一记飞踢,被日向镜堪堪避开,没有顺利击中目标的他,一脚踢到了卡卡西的土流壁上,将一堵足足两掌厚的土墙踢得粉碎!

    在飞溅的石屑中,日向镜身形一闪,速度之快,几乎在月光下拉出了一道残影,迅速冲出了卡卡西布置的‘多重土流壁’。

    日向镜没有选择跟凯多做纠缠,哪怕是他,也不太喜欢跟凯近身战。

    凯在体术上的敏锐,让日向镜总是暗暗怀疑,凯是不是有什么隐藏天赋,因为凯的敏锐,有时候甚至可以媲美写轮眼和白眼的洞察力了,完全不讲道理。

    见日向镜朝自己扑来,卡卡西的右手立刻闪起了耀眼的雷光。

    呲呲

    同时,如无数飞鸟争鸣一般的尖锐声,在林间响起。

    飒!

    两道快得看不清身影的黑影,伴着呼啸声和尖鸣声,在一瞬间对冲而过!

    滴嗒

    日向镜低头一瞧,发现自己的右臂竟被卡卡西的千鸟擦中,袖管破了一截,血水沿着袖口,滴落到了地上。

    另一边,卡卡西身形一晃,踉跄了几步,然后半跪在了地上。

    凯连忙扑过去扶住了卡卡西,关切的问道:“没事吧?”

    卡卡西摇了摇头,但手却紧紧捂着腹部。

    凯瞥了一眼,发现卡卡西捂住腹部的手,指缝间竟沁出了不少殷红的血液!

    日向镜这时转过了身子,望着卡卡西,说道:“没想到,你能伤到我。”

    缓过劲来的卡卡西,站起了身子:“你逃不掉的!”

    望着面前的卡卡西,恍惚间,日向镜仿佛回到了当初在忍者学校时,与卡卡西切磋的那一刻

    ………

    日向大宅中。

    日足坐在长案前,悠悠的喝着茶。

    听闻惊变,匆匆赶来的日差见兄长如此淡定,顿时松了口气,问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云隐使团要搜我们的族地?”

    日足平静的说道:“坐吧,先喝一杯茶。”

    日差坐了下来,捧起了案上的清茶,轻轻抿了一口。

    唰

    这时,一位日向族人闪身出现在了屋外,禀告道:“族长,收到消息,云隐使团和暗部在一处练习场中发现了云隐使团首领的踪迹,他们的首领似乎被一个神秘人袭击了。”

    日足点了点头,吩咐道:“继续打探!”

    一旁的日差闻言大惊:“什么,云隐使团的首领在村子里被人袭击了?”

    日足却老神在在,没有多说什么。

    片刻后,又有一位日向族人出现在了屋外,禀告道:“族长,最新消息,暗部抓捕那个神秘人失败,对方已经越过了外墙,逃出了村子。”

    日足在心底松了口气,暗道:“幸好让镜处理了,否则这事就麻烦了。”

    静下来细细一琢磨,日足后怕不已。

    如果让云隐在日向族地内找到了格洛牙的尸体,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日向一族甚至有可能被卷入万劫不复中。

    不知内情的日差却拍案而起:“可恶,我去追!”

    日足叫住了日差,悠悠举起了茶杯。

    这时又有一位族人出现在了屋外,禀告道:“族长,火影大人已经亲自去追捕那个神秘人了!”

    噗

    日足闻言,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