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六十七章 分家的宿命

    晃眼间,一个月的时间就过去了。

    在这一个月内,村子与云隐使团进行了三次大规模的谈判,最终敲定了所有条款,并正式举办了和平协议的签署仪式。

    在举办和平协议的签署仪式的同时,村子内也举办起了大型的和平庆典。

    在这一天,几乎所有的村民都走上了街头,享受着和平带来的喜悦,街道上人头攒动,整个村子都洋溢着欢声笑语。

    而作为木叶豪门一族的日向族地内,气氛却阴沉压抑,不见半点欢快。

    在日向日差的带领下,一众日向分家的成员们,满脸肃容的来到了宗家的大宅前。

    望着静立在大宅前的兄长日向日足,以及躲在日足身后,目光躲闪,神情怯弱的宗家大小姐日向雏田,日差一脸漠然的说道:“雏田小姐已经三岁了,恭喜。”

    作为兄长的日足淡淡的点了点头:“嗯。”

    这时,宁次对父亲日差小声说道:“父亲,雏田小姐真可爱呀!”

    日差用一种难以言喻的复杂目光望向了宁次。

    宁次疑惑道:“父亲,怎么了?”

    日差扭过了头:“没没什么。”

    一旁的日向镜见此一幕,轻轻摇了摇头。

    显然,直到此时日差都没有将‘笼中鸟’的一切告诉宁次,可见在他内心深处,深深的排斥着即将到来的那一刻。

    日足似乎没有察觉日差的态度,或者是没有于意,仍淡淡的说道:“把宁次交给我吧。”

    日差弯下了腰:“是。”

    目送着宗家带着年幼的宁次缓缓离开,日差脸色阴郁。

    不论他如何排斥,如何抵触,这一刻最终还是来临了,而他却没有任何办法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突然,街尾的拐角处,出现了一个坐在轮椅上的日向族人,他的面容十分沧桑,看起来好像四十多岁的样子,神情平静的望着这边。

    日向镜对身边的日差问道:“他是谁?”

    有些心不在焉的日差回头瞟了一眼:“他叫青木,也是分家的一员。”

    “青木!?”

    日向镜怔了怔,这个名字他十分陌生,几乎没有听族人们谈论过。

    见日向镜有些疑惑,日差说道:“你没有听过他的名字很正常,他之前一直被关在监牢中,最近才被释放出来。”

    日向镜好奇的问道:“他干了什么?”

    “他失职了!”顿了顿,日差神情落寞的讲述道:“在第三次忍界大战中,他和他的弟弟青叶是一位宗家的贴身护卫。结果在战场上那位宗家被敌人夺取了一只白眼,因此,他弟弟青叶因为失职被处死,他因为在战斗中失去了双腿,所以免于死刑,被囚禁了起来。”

    听日差这么一说,日向镜立刻想起雾隐确实在战场上夺走过一只白眼,不过这件事情被日向一族视为耻辱,所以在族中很少被人提及,而日向镜那时年纪还小,所以根本不清楚族中的这些旧事。

    等日向镜回过神来时,街尾的拐角已经没有青木的身影了。

    下午,日足将日差父子,以及日向镜留在了宗家大宅。

    练功房中。

    日足正指导着雏田日向一族的柔拳,而日差,宁次,日向镜三人依次坐在一旁,静静的观看着。

    “步伐太乱了”

    “这样的速度是打不中敌人的”

    “你在犹豫什么?出拳不能有半点迟疑”

    场上不断传出日足严厉的呵斥声,他像一个严酷的老师,一一指出了雏田的不足。

    幼小的雏田只得一边轻喘着,一边小声应和。

    宁次望着在场上努力修炼的雏田,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第一次见面,他就喜欢上了这个腼腆害羞的妹妹。

    日差瞥了眼额头上已经缠着绷带的宁次,轻叹了口气,说道:“宁次,你听好了,你是为了保护雏田大小姐,保护宗家而生的,这是你一辈子的宿命!”

    宁次没有听出日差语气中的沉重,他的目光仍在雏田的身上:“是,父亲大人!”

    宁次干脆的回答,令日差的内心越加愧疚,他望向雏田的神情渐渐冷峻。

    在日差的眼中,身为宗家继承人的雏田,无论在哪一个方面,都比不上自己的儿子宁次。而宁次只是因为自己这个无能的父亲,所以才被刻上了永远也无法挣脱的‘笼中鸟’咒印,而雏田这种平庸的宗家子弟,却能堂而皇之的享受支配分家的权力。

    在这一瞬,巨大的不甘,从他的心头迸发了出来,甚至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在本能的驱使下,他眼眶中的白眼不自觉的开启了。

    “杀气!”

    几乎是同时,日足和日向镜两人都察觉到了日差身上流露出来的凛冽杀意!

    日足立刻发现了杀意的源头,对着日差轻喝了一声:“禁!”

    霎时,日差开启的白眼就被封禁了,额头上的‘笼中鸟’咒印也闪烁起了青光。

    “啊”

    随着‘笼中鸟’咒印上泛起的一阵阵青光,日差双手抱头,在地上痛苦的翻滚着,哀嚎着。

    惊慌失措的宁次连忙扑了上去:“父亲大人,您怎么了?”

    虽然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但这并不妨碍宁次感受到父亲正承受着的痛苦,他的眼中顿时流下了两行泪水。

    一旁的日向镜没有做什么,而是冷静的观察着这一幕。

    “无需复杂的结印,就能瞬间发动么?”

    这是日向镜第一次见识‘笼中鸟’咒印的发动,几乎只是一瞬,发动‘笼中鸟’咒印的日足就轻易封印了日差开启的白眼。

    换言之,哪怕两人实力相当,分家在宗家面前也没有半点反抗的能力。

    “能让日差这样的忍者发出这么惨烈的哀嚎,‘笼中鸟’果然是直接作用于脑神经的!”

    对于日差这般的精英上忍来说,寻常皮肉上的疼痛根本就不算什么,也只有直接作用于脑神经的‘笼中鸟’才能令他如此痛苦哀嚎,完全失去战斗能力。

    日足停止了‘笼中鸟’,淡淡道:“回去吧,我会原谅你这个蠢货,也就只限今天了,你们分家不要忘了自己的宿命!”

    说罢,日足领着一脸惊慌的雏田,缓缓离开了练功房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