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六十五章 日向宁次

    听着日向镜的疑惑,卡卡西等人都皱起了眉头。

    历史上尽管出过二代火影前往云隐签署和平协议,却遭到云隐金角银角兄弟发动政变,导致二代雷影,二代火影全都死于政变的惨剧。

    但不论如何,签署和平协议都是关乎到两国的大事。

    哪怕四代雷影不亲自出面,云隐方面也至少应该派出一位实力强劲的精英上忍,充当出使木叶使团的首领才对。

    凯心直口快,说道:“这么看来,云隐似乎不太信任我们呀。”

    卡卡西点了点头。

    云隐这样的安排,显然是担心派出的精英忍者会陷在木叶村,而从这一点可以看出,云隐对木叶并不信任。

    止水感慨道:“也不知道他们这次来签署和平协议,究竟带着几分诚意!”

    听着止水的感慨,日向镜的神情渐渐凝重。

    在原时空中,正是这一支云隐使团的首领,在抵达木叶并签署了和平协议后,趁机潜入日向大宅,试图绑走日向宗家的大小姐雏田。

    日向家主日向日足很快就发现了这个不速之客,并一掌将其击毙。

    这个突发事件,令刚刚才签署了和平协议的木叶云隐两家,爆发了一系列的外交纠纷。

    云隐以外交人员横死木叶为借口,向木叶发难,以战争为要挟,迫使木叶交出杀害云隐忍头的日向一族的家主日向日足。

    迫于云隐的威胁,木叶最终选择了忍让,以牺牲日向日足的弟弟日向日差为代价,平息了云隐的愤怒,避免了一场战争。

    回味着这一段记忆,日向镜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云隐如果选择了和平,那云隐使团就不应该去绑架雏田。

    为了一双白眼,而破坏两国得来不易的和平,这显然不是一个合理的选择,更何况,在木叶村绑架日向宗家的大小姐,并且顺利逃回云隐的概率可不高。

    冒这么大的风险,收获回报的概率又这么低,按理说,正常人都不会这么干。

    可要说云隐压根就没有和平的打算,签署和平协议只是个幌子,目的就是为了方便潜入木叶,绑架日向宗家大小姐的话。

    那云隐就不该签署和平协议,更不该在收到了日向日差的尸体后,选择平息争端,把脆弱的和平维持了下来。

    “或许云隐内部也存在纷争吧。”

    百思不得其解的日向镜,最终也只能认定云隐内部也存在主战,主和两派,所以云隐使团才会出现相互矛盾的行为。

    出乎十一班众人的预料,这次的护送任务出奇的顺利,在数周后,云隐使团顺利的抵达了木叶村。

    而当云隐使团抵达后,村子组织了盛大的欢迎仪式,很多村民自发的走上了街头,向云隐使团表达了友好。

    大家或许厌恶云隐,但并不厌恶和平!

    第三次忍界大战实在是让村子流了太多的血,就以日向镜这一届为例,同期生十之八九都死在了战争之中。

    因此,哪怕这次的争端是云隐挑起的,但村民们还是表达了对云隐使团的友好,因为大家实在是不愿继续战争了。

    完成了护送任务的暗部十一班,得到了三代奖励的短暂休假。

    回到家的日向镜琢磨了一下,旋即换了一身常服,悠闲的踱着步子,来到了日向族地。

    一路跟熟悉或不熟悉的同族们打着招呼,日向镜来到了日向日差的宅邸外。

    作为族长的亲弟弟,以及族中为数不多的精英上忍,日向日差的宅邸比日向镜的小院要大得多,也气派得多。

    敲了门后,日向镜才后知后觉,发现首次登门的自己竟然忘了带礼物。

    这时,一个三四岁的小家伙将大门打开了一条缝,探出了小脑袋,打量了日向镜一番,问道:“大哥哥,你是找我父亲吗?”

    没等日向镜答话,大门就被彻底打开,立在门后的日向日差笑道:“是镜呀,快进来吧。”

    入座后,日向镜看了眼规规矩矩坐在日向日差身边,一副小大人模样的小男孩,问道:“他就是宁次吧?”

    双手抱胸的日差,微笑着点了点头。

    小宁次则一板一眼的朝日向镜行了一礼,说道:“镜哥哥,我就是日向宁次。”

    日向镜细细打量了宁次一番,最后目光落到了宁次洁白光滑的额头上。

    毫无疑问,眼下的宁次还没有被刻上‘笼中鸟’之印。

    注意到日向镜的目光后,一旁日向日差的神情瞬间阴郁了下来。

    因为按照自古以来的规矩,在宗家继承人三岁的时候,同一辈的分家子弟们就会被统一刻上‘笼中鸟’咒印。

    而这一辈宗家的继承人,也就是大小姐日向雏田再过一个月就要三岁了。

    换言之,一个月后,宁次就要被刻上‘笼中鸟’咒印了。

    抚摸着额头上的‘笼中鸟’之印,日向日差低沉的问道:“镜,你恨它吗?”

    日向镜没有答话,而是选择了沉默。

    日向镜十分清楚,‘笼中鸟’一直是日向日差的一块心病,一旦提及到了‘笼中鸟’,日向日差就会情绪低落。

    但实话实说,日向镜对‘笼中鸟’的态度很中立。

    在他看来,‘笼中鸟’的存在,对分家而言是有利有弊的,毕竟,不是每一个分家族人都具备日向日差这样的实力。

    如果没有‘笼中鸟’,很多资质平庸的分家族人都将活在惶惶不安之中。

    所以简而言之,分家的天才们怨恨着可以操控他们杏命的‘笼中鸟’,而分家的庸才们则感谢着‘笼中鸟’的庇护,让他们免遭被挖眼的噩运。

    不巧的是,日向镜也是‘庸才’那一拨的。

    在第三次忍界大战中,他不止一次的故意露出了额头上‘笼中鸟’的咒印,以避免敌人对自己白眼的觊觎。

    可以说‘笼中鸟’,救过他好几次。

    日向日差这时望向了身边的宁次,伤感道:“宁次的天赋,是同辈中最优秀的,只可惜他出生在了分家。”

    见日向日差如此伤感,宁次忙问道:“父亲,您怎么了?”

    日向日差似乎不想现在就把‘笼中鸟’意味着什么告诉宁次,于是苦笑着摇了摇头:“没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