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五十五章 角都

    “晓的人?”

    日向镜稍稍有些意外,他没想到真一刚刚才传讯过来,通知他晓组织正在寻找‘阎罗’,他这边就撞上了晓组织的人。

    思量了一下,日向镜转身走出了黑市,静静的立在了街道上。

    这时,迎面走来的两位身穿红云服的晓组织成员也停下了脚步,与身穿黑色斗篷的日向镜遥遥对峙了起来。

    街上往来的行人们,立刻留意到了日向镜和两名晓组织成员。

    不论是身穿红云服,头戴斗笠的晓组织成员,还是身披黑色斗篷,面戴水纹面具的日向镜,看着都不像是善类,所以往来的行人们很快就三三两两的躲开了。

    不一会儿功夫,之前还热热闹闹,喧哗无比的街道,变得寂静无声。

    晓组织的二人组,同时取下了戴在头上的斗笠,其中一人对着日向镜问道:“你就是赏金忍者‘阎罗’吗?”

    打量了对面两人一眼,日向镜轻笑道:“你们找错人了,我是川主。”

    对面的晓组织二人组中,有一人日向镜比较熟悉,他就是号称与初代交过手的角都。而另一个人,是个长相普通的大叔,日向镜搜遍了记忆,也没想起他是谁,在日向镜的印象中,晓组织里面根本就没有这一号人物。

    角都沉声道:“川主!?哼,你在耍我吗?”

    听角都这么说,日向镜立刻明白角都一定是掌握了他‘阎罗’那个马甲的容貌特征,所以才会认定他就是‘阎罗’,于是他指了指脸上的面具,戏谑道:“看清楚了,我是川主,不是阎罗!不过你们有什么委托的话,找我也一样。”

    另一位晓组织成员凑到角都耳边低语道:“他面具上的图案,跟那个‘阎罗’的确不一样,他们应该是一个组织的。”

    角都态度依旧淡定,以一股居高临下的口气对日向镜吩咐道:“告诉我‘阎罗’的下落,和你们组织的情报!”

    角都清楚自己的组织中有多少怪物,所以他并不把其他组织放在眼中,甚至连五大忍村,他都不怎么放在眼中。

    日向镜耸了耸肩:“来呀,抓住我,你们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角都冷道:“你找死!”

    日向镜也不再废话,立刻转身,朝着小镇外疾驰而去了。

    镇子里有很多平民,如果在这里交手,哪怕日向镜刻意控制,只怕也会伤及到许多无辜,所以他要把晓的二人组引到镇子外去。

    角都是黑市圈子里面的头面人物,他也不想因为战斗波及到黑市,所以默契的跟上了日向镜,追出了镇子。

    看着三人离开了镇子,黑市老板长长的松了口气:“幸好没在这里打起来”

    镇子外的一处森林中。

    唰唰唰

    伴着破风声,三道身影先后落在了地面上。

    日向镜单手叉腰,脸上有几分兴奋。

    角都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哪怕是十几年后实力更强的卡卡西,一对一,也被角都完全压制,若不是当时增援及时赶到,卡卡西的心脏就已经归角都了。

    而那时的卡卡西,几乎是村子里实力排名前几的精英上忍,同时,也是村子中第六代火影的最有力竞选者。

    可想而知,角都的实力有多强。

    眼下,日向镜操控的是A型水遁克隆体,无法使用转生眼的能力,所以这一战,对他来说是一个颇具难度的挑战。

    不过他现在缺的就是挑战!

    追出了镇子的角都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我对身上没有赏金的家伙,没什么兴趣,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交出情报,我饶你一命!”

    日向镜连话都懒得说,直接结印,低喝道:“水遁,水流波!”

    噗呲

    顷刻,日向镜的口中喷出了一条细细的水柱,射向了晓的二人组。

    角都与另一位晓组织成员立刻跳开,躲过了日向镜的水流波。

    轰轰轰

    虽然没有射中目标,但水流波如一条细长的水刀,将晓二人组身后的一大片树木切断,而接连倒地的断树发出了一阵阵轰鸣。

    角都用眼角的余光瞥了眼身后一片狼藉的森林,神情变得认真了许多。

    另一位晓组织成员则表情凝重,连忙取出了一把长刀。

    日向镜刚才施展的‘水流波’,是二代目火影开发的S级忍术‘水断波’的一种弱化版,但尽管是弱化版,也是威力与千鸟相当的A级忍术。

    知道对手有些棘手后,角都缓缓解开了红云服的纽扣,然后随手脱掉了红云服,露出了他那满是缝痕的身体。

    “这么快就把衣服脱了?”顿了顿,日向镜暗自腹诽道:“呵,对我来说,这算是好兆头吧。”

    “呃啊”

    在一声低吼中,四个带着白色面具,浑身上下由黑色线团组成的怪物,从角都的体内冲了出来,然后散落到了四周。

    “这就是地怨虞之术吧!”

    日向镜目光一凛,暗暗开启了白眼。

    而在他白眼的视野中,不论是角都,还是散落在角都四周的四个面具怪物,身上都拥有着独立的查克拉源。

    唰

    这时,手持长刀的晓组织成员扑了上来。

    日向镜立刻结印,脚一跺:“水遁,水阵壁!”

    瞬时,一道水墙拔地而起,拦住了持刀扑向日向镜的那名晓组织成员。

    与此同时,一只手穿过水墙,掐住了那持刀的晓组织成员的喉咙,紧接着,一道水牢将那晓组织成员罩在了里面。

    整个过程仅在几息之间,日向镜就擒住了晓组织二人组中的一人,过程顺利的,连他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了。

    突然,四周的光线一暗,一道刺眼的电流射向了日向镜。

    日向镜下意识的将被他困在‘水牢之术’中的那名晓组织成员,挡在了身前。

    滋滋

    在刺耳的电流声中,日向镜和那名晓组织成员一起被雷遁忍术击中了。

    撑着麻痹的身躯,日向镜向后一跃,落到了一棵大树上。

    望着被雷遁忍术直接命中,已经倒地不起的晓组织成员,日向镜轻啐了一口:“切,对自己人下手也这么狠呀!”

    角都漠然的望着树上的日向镜,说道:“解决了碍事的废物,下一个就是你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