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二十章 染血的树洞

    从通讯鹰隼的身上取下了小型信筒后,卡卡西将信筒中的密信展开一瞧,顿时眉头锁了起来。

    一旁的止水连忙问道:“团藏大人他们追上真一了吗?”

    卡卡西摇了摇头,一边将密信递给了神情急切的止水,一边对大伙说道:“团藏大人他们被真一的影分身引开了,没能追上真一。”

    止水闻言,稍稍松了口气。

    宇智波真一这一次不仅仅是大闹了根部基地,更是打了团藏的脸,让团藏在村子中的威信遭受了很大的打击。

    团藏对宇智波一族的恶意,本就不加掩饰了。

    如今宇智波真一又闹了这么一出,所以止水心里非常清楚,如果真一落到了团藏的手中,那就必死无疑了。

    日向镜接过密信扫了眼,旋即轻笑道:“呵,咱们可有得忙了。”

    瞳术血继强者,几乎都是追踪与反追踪的高手。

    在日向一族中,实力只要达到了中忍的级别,族中就会派追踪方面的高手,对族人进行针对杏的指导,日向镜就曾接受过同族上忍在追踪术方面的指导。

    宇智波一族在追踪术上,或许不如日向一族,但在反追踪上,他们却是行家里手,所以追踪一个普通的宇智波上忍,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更别说是一个洞察力过人的万花筒写轮眼拥有者了。

    因为事发突然,团藏只来得及征召了日向一族的日向日差。

    至于村子中另外两大精通追踪术的忍族犬冢和油女,由于他们的族地在村子的边沿,所以心急的团藏没有等这两族的高手到齐,就匆忙率队出发了。

    显然,团藏是想尽快斩杀掉宇智波真一,将这场风波的影响降至最低。

    可事与愿违,少了追踪气味的犬冢一族,和操控寄坏虫大范围搜索的油女一族的协助,单凭一双白眼,想要在茫茫森林中,寻找一个善于反追踪的万花筒写轮眼强者实在是太困难了。

    这样的尴尬,也反应出了当下村子最严重的一个问题。那就是缺乏一个影级强者,来处理各种突发的事件。

    村子里的精英上忍不少,但真正镇得住场面的影级强者却不多。

    三代需要坐镇村子,自来也在防御云隐的前线,所以在宇智波真一大闹根部基地时,最该出手的是团藏这位根部的首领。

    然而,团藏在阴影中待得实在是太久了,久到已经失去了锐气,心中只剩下了些蝇营狗苟,所以在宇智波真一大闹根部时,他反而选择了暂避锋芒。

    对此,日向镜并不意外。

    九尾之乱时,团藏缩了,原时空中,大蛇丸反攻木叶时,团藏又缩了,之后佩恩袭击木叶时,团藏仍旧缩着。

    从始至终,不论村子遭受多少打击,团藏永远藏在阴影中,冷眼旁观。

    凯这时饶了饶头,问道:“团藏大人他们都跟丢了,那咱们去哪儿找真一啊?”

    卡卡西没有答话,而是直接结印。

    “通灵术!”

    嘭

    待白烟散去,八只大小不一的忍犬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卡卡西这时取出了一块染血的碎布递到了忍犬们的面前,说道:“拜托大家帮我寻找一下这个气味的主人。”

    这块碎布,是昨夜卡卡西在清理战场时找到的,碎布的主人自然就是宇智波真一了,而且碎布上沾染的鲜血,也是宇智波真一的。

    八忍犬中,为首的名叫‘帕克’的忍犬嗅了嗅染血的碎布,说道:“跟我来吧。”

    说着,帕克便在头前领起了路。

    一路追踪,经过数个小时的跋涉后,十一班众人停了下来。

    帕克抬起前腿,指了指前方:“卡卡西,气味的主人应该就藏在那儿!”

    顺着帕克所指的方向,大家望了过去,只见那儿除了大树就是大树,什么其他的东西也没有。

    这时,大家又把目光投向了日向镜。

    开启了白眼的日向镜凝神扫了一圈,摇了摇头:“那儿只有一个树洞,里面似乎有些遗留物,不过真一不在里面。”

    众人来到了树洞中后,齐齐吃了一惊。

    只见洞中到处都是血迹和凝固了的血斑,染血的绷带更是丢了一地,仿佛之前有一位身受重伤之人,在这里包扎过伤口。

    止水一脸疑惑:“真一受了这么重的伤?可团藏大人他们不是没有找到他吗?”

    卡卡西扭头对帕克确认道:“这洞里的气味,跟之前碎布上的气味吻合吗?”

    帕克抽了抽鼻子:“不会错的。”

    日向镜蹲在地上查探了一下,淡淡的说道:“地上的血迹都凝固发黑了,这不是今天发生的事情,应该是昨晚。”

    止水神情凝重的问道:“难道还有另一伙人在追杀真一?”

    “不排除这种可能。”顿了顿,日向镜又对卡卡西问道:“你确认真一撤离时身上没有伤?”

    卡卡西答道:“交战时,他确实受过几次致命伤,但很快就恢复了,是彻底的恢复,伤口处甚至连疤痕都没有!”

    对于拥有一只万花筒写轮眼的卡卡西来说,细微之处的洞察力,并不比日向镜和止水差多少。

    更何况,他当时是全神贯注的在观察宇智波真一,所以任何的细节,都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他撤离时身上没伤,村子后续的追捕,又被他用影分身甩开了,那他为什么会受这么重的伤呢?难道真有第三股势力插手,是带土?还是其他什么人?”

    日向镜一手支着下巴,静静的思索了起来。

    在他想来,如果出手的是带土的话,宇智波真一要么直接就被阴了,要么直接逃掉了,应该不会发生这么激烈的战斗,这不太符合带土的作战方式。

    “除非,真一能逼带土使出木遁!”

    日向镜很快摇了摇头,将这个荒谬的念头赶出了脑海。

    一来,带土没有必要跟宇智波真一生死相搏,二来,一直在假扮‘斑’的带土,也不会为了一个宇智波真一而暴露自身的木遁。

    收敛了思绪,日向镜对十一班其他人说道:“也许有其他势力介入,咱们要更加小心一些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