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四章 速胜

    双方退开后,场面一下子静了下来。

    凯面色凝重,此刻他身上有大大小小十余道刀伤,虽然伤口很浅,有些甚至才堪堪划破皮肤,但不论怎么说,他还是受伤了。

    再不斩则横握着刀,神情狰狞的喘着粗气。

    他肋部结结实实的挨了凯一记重踢,似乎断了几根肋骨,一时间有些直不起腰杆来,呼吸时也会隐隐作痛。

    立在树上的日向镜见有机可乘,立刻开腔道:“凯,你退下吧。”

    凯没有争辩,默默退到了一旁。

    刚才的交手尽管短暂,但也让凯称量出了再不斩的斤两,他知道自己若是不用禁术的话,恐怕很难能战胜对手。

    从树杈上轻轻落到了地面,当着敌我双方众人的面,日向镜一边走向再不斩,一边说道:“我跟凯不同,对付你们这种雾隐的杂鱼,不需要太认真。”

    他语调平淡,神情轻蔑,仿佛面对的只是无需太上心的阿猫阿狗。

    再不斩何时受过这样的轻视,顿时大怒:“你敢骂本大爷是杂”

    唰

    日向镜身形一闪,扑了过去。

    他等的就是这一刻!

    再不斩虽然怒急,但终归不是菜鸟,知道自己中计的他立刻闭嘴,将手中的长刀一横,斩向了迎面扑来的日向镜。

    飒

    长刀带起的刀风,发出一阵尖锐声。

    但日向镜丝毫不惧,没有人发现,这会儿他护目镜下的转生眼正闪烁着瑰丽的光彩。

    通过转生眼无与伦比的洞察力,他早已注意到再不斩体内的查克拉正向双手涌去,同时,再不斩的腿部没有查克拉汇集,腿部肌肉也没有急剧收缩的迹象。

    这种种一切,已然暴露了再不斩的战术意图。

    再不斩的这一记横斩明显只是为了逼退日向镜罢了,腿部肌肉没有收缩,说明没有发力,这也意味着横斩之后,不会有后续的追加斩击。

    同时,汇聚在双臂的查克拉,说明再不斩在逼退日向镜后,有弃刀结印,施展忍术的打算。

    只是这么短短一刹,日向镜就通过查克拉流向,及四肢肌肉群微小的变化,预判出了再不斩下一步所有的战术安排。

    于是乎。

    止步!

    后仰!

    日向镜的整套动作,几乎一气呵成,在轻而易举的避开再不斩横斩的同时,他的身形并没有与再不斩拉开半点距离。

    “怎么可能”

    眼见日向镜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分的堪堪避开了自己的横斩,似乎完全不担心自己会在横斩后追加攻击,再不斩心头一凛。

    这一刻,再不斩才意识到日向镜看穿了他的战术,但变招已经来不及了。

    而趁着再不斩一刀挥出,来不及收招变招之际,日向镜身形一矮,欺到再不斩身前,同时挥动双臂,击出了一套柔拳。

    死死盯着日向镜附着了查克拉的双掌,再不斩一颗心直往下沉。

    当下不论是再次发力挥刀,还是直接弃刀结印,都已经来不及了。

    嘭嘭嘭

    一阵掌击身躯的闷响,适时的传入了周边众人的耳中。

    在掌击声中,再不斩浑身颤抖,最后如同泄了气的皮球,颓然的倒在了地上!

    嘶

    不论是雾隐那边的三名暗杀部队成员,还是木叶这边的暗部,都暗暗吸了口凉气。

    不为别的,只因为日向镜解决的太干脆,太轻松了!

    如再不斩这样的好手,哪怕是拥有天才之名的卡卡西,亦或是他身旁的暗部上忍,也没有十成十的把握战而胜之。

    可日向镜只是一次简单交锋,就解决了再不斩,整个过程轻松写意,仿佛对手只是个初出茅庐的下忍似的。

    立在场中的日向镜,仍是那副无惊无喜的淡然模样。

    他扫了眼不远处的三名雾隐忍者,然后用脚挑飞在地上昏迷的再不斩,转身一踹,将其踢向了三名雾隐忍者那边。

    “带上他,滚!”

    两名雾隐忍者扶住了被日向镜踢过来的再不斩,另一名则说道:“我们是奉命追杀叛忍的!”

    日向镜微微仰起了头,轻蔑的望着雾隐忍者们,冷冷道:“你说的那些叛忍是我的任务目标,如果你们敢插手,我不介意连你们也一起干掉。”

    看着昏迷不醒的再不斩,又看了看不远虎视眈眈的两名木叶暗部,雾隐一行人彼此对了个神眼,随后背着再不斩匆匆退走了。

    雾隐忍者退走后,日向镜没有跟两名暗部打招呼,直接叫上了已经包裹好伤口的凯,继续追踪起了那伙流浪忍者。

    这时,两名暗部面面相觑。

    年长的暗部嘀咕道:“喂,刚刚那个小子使得是柔拳吧?是日向家的?”

    带着狐狸面具的卡卡西颔首道:“嗯,他们俩我都认识,是我同期的同学,一个叫迈特凯,一个叫日向镜。”

    年长暗部顿感诧异:“我记得你们那一期,除了你之外,似乎没什么厉害的家伙吧?怎么”

    卡卡西那一届,十之八九的同期生都已经死在了战争中,而幸存下来的往往也都是中忍一阶,只有卡卡西先人一步,在小小年纪达到了上忍级别,所以在这位暗部眼中,卡卡西就是那一届最优秀的忍者,没有之一。

    卡卡西这会儿,其实也一头雾水。

    他对日向镜没有太深的印象,感觉就是很平庸,没什么值得特别关注的地方,可今天日向镜的表现却令他大吃一惊,特别是日向镜身上那股对名头不小的雾隐暗杀部队视若无物的自信,让他不知不觉间想起了自己的老师四代火影。

    年长的暗部继续感慨道:“记录下来吧,回去后向火影大人回报,这样的人才应该优先吸纳进暗部才对。”

    日向镜这一头。

    疾驰中的凯,忍不住问道:“镜,咱们为什么不跟那两位暗部打听一下那伙流浪忍者的情报呀?”

    日向镜笑了笑:“没有那个必要,雾隐的暗杀部队现身,说明那伙流浪忍者确实是雾隐的叛忍,而暗部的出现,应该只是监视入境的雾隐暗杀部队的,不然的话,他们早就动手了。”

    不需要细想,日向镜就把事情猜出个大概了。

    雾隐派出暗杀部队,无疑是想自己清理门户,顺便再带走尸体,这同时也说明了叛忍中或许存在雾隐的血继忍者。

    卡卡西他们两个暗部,明显是派来监视入境的雾隐暗杀部队的,这一点从他们只是对峙,而没有交手就可以看出来。

    凯一听,也觉得有道理。

    那两名暗部如果只是负责监视入境的雾隐暗杀部队的话,想来也没什么关于那伙流浪忍者的情报,何况自己这边已经锁定了那伙流浪忍者逃跑的痕迹,确实没必要再多耽误时间了。

    凯这时又说道:“镜,你刚才干的真漂亮,对方那家伙感觉挺厉害的,没想到连你一招都挡不住。”

    日向镜嘴角微微上挑,有些矜持的笑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