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一章 怪异

    冯长顺和冯汉云一路拉着冯元上山,两人一路上不停的给冯元讲这个讲课的高人如何如何的厉害,非常推崇,说的这个高人简直跟圣人在世一样。

    冯元毫无感觉,反而感觉很奇怪,这高人究竟是何方神圣啊,怎么会跑到自己这个破地方来讲课啊,而且还大晚上的,白天怎么不来啊。

    冯元一路被两人拉拽着,很快三人便来到了圣人庙这边,一看眼前的圣人庙,冯元都惊呆了,这哪里是是破落的圣人庙啊,简直跟新建的一样啊,崭新无比,四周围也打扫的干干净净,正中央的圣人像也重新塑造好了。

    圣人像下面,一个老者正在拿着书本讲课,下面规规矩矩的坐着二十几个人,有老有少,正在仔细的听讲着。

    “老师,这圣人庙什么时候重建了啊?”冯元看着冯长顺疑惑的问。

    “早就建好了!”

    “是么?我怎么不知道啊?”冯元很疑惑,因为这圣人庙就在他家背后,重建了他应该知道才对啊,而且下午的时候,看圣人庙似乎还是破烂的样子啊,难不成自己下午眼花了么?

    “来,这边,冯元!”

    冯长顺冲着冯元小声道,拉着冯元在人群后面找了个蒲团坐了下来,接着冯长顺和冯汉云两人便认真的开始听起了这个高人讲课。

    冯元看着这个讲课的高人,五十来岁的样子,身体微胖,一米五不到的身高,脸很圆很黄,看起来满脸油光,一双小眼睛,长得很像蚕豆,嘴上留着两撇小胡子,稀稀疏疏的,身上穿着一身灰黄色的长衫,非常破旧,看起来跟从哪里拣回来的一样,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猥琐糟蹋。

    再听他讲课,完全就是照本宣科,在看书朗读,毫无干货,哪里像个高人啊,这种事情,是个读书人就可以做到。

    再看下面坐着的这些人,除了冯元三人之外,大多数人都是衣着破烂,看起来穷困潦倒的样子,有些人身上还脏兮兮的,满是泥巴,好像刚从地里爬上来的一样。

    按理说,这些人应该都是冯家村的,但是冯元一个也不认识。

    高人在上面朗读,下面的人听的都是如痴如醉,时不时点头,一脸叫好的样子,特别是冯长顺和冯汉云两人,很是激动,满脸的热烈之色啊,冯元都看懵逼了,哪就好了啊,这些人难不成都是文盲么?

    “老师,这高人讲课到底好在什么地方啊,学生没听出来啊?”冯元看着冯长顺不解的问。

    “嘘,不要说话,高人会生气的,你慢慢听,就会发现了!”冯长顺看着冯元小声的道,说完又重新沉浸在了高人的讲课之中,一脸的陶醉。

    冯元看着一阵皱眉,盯着台上的高人,仔细听了一会,依然没发现什么好的地方,反而是听的冯元都困了,简直跟在听催眠曲一样,冯元暗想着要不要先走了。

    但是看看冯长顺和冯汉元两人听的很陶醉,自己这要是走的话,恐怕会惹的两人很不开心,所以冯元决定再等一下。

    这一等,不知不觉的,冯元就睡过去了。

    这一睡,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冯元就听见耳边传来了一阵“哦哦哦”的鸡叫声,这才醒了过来,脖子一阵酸痛,睁眼一看,发现众人正在散去。

    冯长顺和冯汉云也是匆匆忙忙的朝着圣人庙外面走去了,很快庙宇里面,只剩下自己一个人还坐着。

    “讲完了么?”

    冯元心里暗道,随即从地上站了起来,朝着远处的冯汉云和冯长顺两人看过去,两人已经出了庙,往山下走了。

    “老师,汉云,怎么不叫我就走了啊!”冯元冲着两人喊道,快步的走了上去,但是两人仿佛没听到一样,继续往前,而且脚步还加快了不少。

    冯元以为两人没听到,又喊了一声,但是两人已然没理会,更是小跑了起来,看起来很着急赶回去的样子。

    “等等我,老师,汉云!”

    冯元在背后喊道,迈开步子也追了上去,但是两人却是越跑越快,冯元竟然一下子没追上,两人一下子便将冯元给甩出去了好大一截。

    冯元看着一脸不解,这两人聋了么?跑得那么急干什么啊?冯元也干脆放弃追赶了,慢慢悠悠的朝着山下走去。

    冯元发现此时已经快天亮了,东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了,自己居然不知不觉的睡了一晚上,难怪脖子有点酸痛。

    走到一半,陆言发现地上有块东西,便伸手捡了起来,发现是快腰牌,书生学子用来挂在腰带上装饰用的。

    冯元看了一下,上面刻着一个“顺”字,看样子应该是冯长顺的,估计冯长顺跑太急了,不小心掉在地上的。

    冯元便揣在了怀里面,朝着家里面回去。

    走回家中,天色已经亮起来了,胡筱正在门口着急的等待着,看着冯元回来了,赶紧上前来,担心的问:“公子,你怎么一夜未归啊,去什么地方了啊?”

    “没事,不用担心,我跟老师和汉云去了一趟山上的圣人庙听人讲课,无聊死了,不小心就睡过去了,没想到这一睡就睡了一晚上真是抱歉!”

    冯元看着胡筱笑道,伸手米了摸她的头:“看你着黑眼圈,昨晚一夜没睡吧么,快去休息吧!”

    “好,那公子你也去休息!”胡筱点点头道,看着冯元没事,她也就放心了,随即两人各自回了屋里面去休息了。

    ……

    冯元这一觉睡到了晌午时分,起来吃了午饭,冯元便出了门,朝着冯长顺家里面走去,手里揣着冯长顺的腰牌,冯元要拿过去还给他。

    冯长顺家住在村里面的私塾旁边,位于村北面,有个七八百米的距离,冯元一路走过去,老远就听见前面传来一阵吹打之声,这是办丧事才有的乐器声。

    “谁家死人了啊?”冯元心中暗道,快步走了过去,远远的,便看到冯长顺家门口挂满了白幡,旁边设一个灵堂,一群人穿着丧服在门口。

    “老师家?谁去世了啊?”

    冯元看着一愣,赶紧加快了步伐,走了过去,来到了灵堂门口,一看,冯元都惊呆了。

    “先父冯长顺之灵位!”

    冯元看着灵堂上面的令牌惊呆了,这竟然是冯长顺的令牌,这就表示死的人是冯长顺啊,可是冯长顺昨晚上还跟自己去圣人庙听课啊,怎么这过了一个上午就死了啊?这也太快了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