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章 忽悠鬼呢你

    此刻,在书房门左边的书架面前,整整齐齐的站着三个人,这三人不是别人,正是冯富贵三人,但是和昨晚看到的不一样,冯富贵三人眼睛都还在,身上也没有损伤的地方,面色苍白,正一脸阴森的看着冯元笑着。

    冯元被吓得当即控制不住的大叫一声,这不是冯元胆小,是人的本能反应,试想一下,一个人在高度紧张的情况下,一转脸,看到三具尸体正笑看着你,会是什么感觉?要是再来一句:兄弟,三缺一呢,要不要下来一起?估计直接就尿了。

    冯元迅速的便是左手举起了黑狗血,右手挥动,催动丹田之内的金光,随时准备动手。

    不过冯富贵三人的尸体却没动,只是阴森的笑看着冯元而已,当然保不准等下可能忽然朝着冯元扑过来,所以冯元不可能不理会。

    站在书房的门口,冯元是不敢进去了,书房里面的情况已经一目了然了,女鬼没看到,但是多半就藏在那幅画当中了。

    定了定神,看了看冯富贵三人的尸体,然后冯元冲着桌上的那幅画道:“那个啥,女鬼姐姐啊,出来商量商量呗?”

    “呼……”

    冯元这话刚说完,就看到桌上的那幅画动了起来,接着直接飞了起来,悬浮在了半空之上,正面对着冯元。

    冯元发现这幅画没有之前那么鲜艳,看起来旧了很多,边边角角还有些破损,画中女人脸色也是更加苍白,看起来带着一种病态。

    不过笑容却依然很诡异,变成了似笑非笑的那种,仿佛看穿了冯元的心思一班,正在酝酿着什么坏阴谋,令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冯元,你要与我商量什么啊?”

    冯元正盯着画看着,忽然女鬼的声音幽幽的在冯元的耳边响了起来,下一刻,冯元就感觉到一只手搭在了自己的后脖子上了,冰凉凉,冯元顿时浑身都是一发紧,不敢动弹分毫。

    这是声东击西啊,好家伙,这女鬼够阴险啊。

    “那个……咱们是来商量事情的,能不能先把武器放下,有话好说,先动手的是小狗啊,你答应过的!”

    冯元紧张的道,丹田之内的金光已经被他催动起来了,一旦女鬼动手,他转身就是一掌。

    这番话说出来之后,过了大概数十秒,女鬼没回答,不过搭在冯元后脖子上的手慢慢的滑落下去,紧接着一股凉风从冯元的耳边呼啸而过,就看见半空中那幅画颤了一下,紧接着,一个人脑袋从画中伸了出来,正是画上女子。

    和画中一样打扮的端庄精致,但是看起来却更加的阴森可怕,嘴唇鲜红无比,仿佛能滴出血的感觉,要不是必须面对着,冯元都不想看。

    “你要与我商量什么?”女鬼幽幽的看着冯元阴笑道,一张嘴,牙齿和舌头都是血红色的,仿佛刚喝完血的感觉,更加的吓人了。

    “咳咳,那个,鬼姐姐,是这样,小生与你之间应该无冤无仇吧生一介书生,只是在这里代替看管房子而已,平时也无作恶,你为何要杀小生啊?”冯元看着女鬼小心翼翼的问道。

    “哼!你们这些男人,都该死!”

    女鬼听着冯元的话,瞬间语气一变,极为凌厉的瞪着冯元,眼珠子都血红了起来,张开了血口,面目狰狞,仿佛要扑上来撕咬冯元的感觉。

    冯元吓的差点就把黑狗血泼出去了,但是控制住了,从这个女鬼的话来判断,对男人是很愤怒,恐怕是遭到了男人的背叛了。

    想了想,冯元看着女鬼道:“小生没猜错的话,女鬼姐姐你这是遭到男人的背叛了,受了冤屈,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女鬼姐姐不应该去找债主么?为何要在这里为难小生呢?倘若女鬼姐姐报仇有难处,或许可以跟小生倾诉一二,让小生帮你想个办法,毕竟你杀多少人,只要杀的不是债主,心中的冤屈永远无法解除,岂不是作茧自缚,自我惩罚,这要是让债主得知,恐怕更加欢喜吧。”

    女鬼听着冯元的话,眼神一颤,脸上狰狞之色逐渐退去,恢复了正常模样,看着冯元,脸上忽而露出一丝的悲情之色。

    “哎,秀才郎,你说的对,本小姐不该滥杀无辜!”女鬼语气平缓的道,“只是因无法报仇,怨气积累太多,让本小姐产生了嗜杀之心了。”

    冯元听着女鬼的话,顿时松了一口气,看样子有机会和解了,于是道:“鬼姐姐,你呆在这,心中萤屈恐怕是无人倾诉,不如说出来,让小生知道一下,同时小生也帮你想想办法,如何报仇,小生我平日里嫉恶如仇,若姐姐被奸人所害,小生定当竭尽全力帮姐姐报仇!”

    “当真如此?”

    “当然,小生身为读书人,日日听从圣人教诲,岂敢胡说!”冯元看着女鬼一脸认真的道,当然,冯元其实也就客气客气,做不做的到另说,先稳住女鬼最重要。

    “好,那本小姐就说与你听!”说话间,女鬼便从画上走了下来,站在了冯元的面前,亭亭玉立,身材婀娜,也是一个大美人,就是面色苍白,太吓人了。

    接着女鬼缓缓的说了起来。

    她的名字叫做蓝绮柔,本是丰城一大户人家的小姐,数十年前一个春天,在郊外踏青时候,认识了一个同样出来踏青的青年才俊黄羽生,这个黄公子相貌英俊,才华横溢,凭借过人的口才,很快便吸引住了蓝绮柔。

    两人回去之后便以书信往来,蓝绮柔被黄羽生书信中展现出来的才华深深吸引,很快便双双坠入爱河,时常出来偷偷出来幽会。

    数月之后,这个黄公子便领着蓝绮柔来到了这座宅子里面,在黄公子的甜言蜜语之下,很快就把身子给了黄公子。

    在这个时代,少女失了清白,可是很严重的事情,一旦被发现,就是身败名裂,活活淹死的下场。

    事后蓝绮柔很害怕,于是请求黄公子上门下聘,迎娶自己。

    黄公子表面说好,却是一再推脱,慢慢的,两人之间的事情就传了出去,在这个时代可没有自由恋爱这种事情的,男女之间即便相爱,在没有成为夫妻之前,也是不能频繁往来的,否则视为不知廉耻。

    坊间有了许多蓝绮柔与黄公子的风言风语,蓝绮柔家族是大户人家,这种事情传出去,自然影响很不好,于是在一日幽会过后,蓝绮柔被父母派来的人带了回去,一问之下,蓝绮柔没能扛住,将失身之事说了出来,让父母极为恼怒,于是一气之下,将她毒打一顿,驱逐出了家族。

    蓝绮柔走投无路,前去投靠了黄公子,黄公子把她收留了,答应娶她为妻,带她离开此地,长相厮守。

    但是却在某天夜里,鱼水之欢过后,黄公子忽然杀了蓝绮柔,连夜全家搬走了。

    蓝绮柔变成鬼之后,发现自己被束缚在了黄公子为她所做画当中,无法远离这处宅子,也无法投胎,尸骨也不见了,只能被困在画中,出不去这个宅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终日以泪洗面,心中庸念增生,逐渐生出戾气,开始通过报复男人来解除心中的怨念,最开始也只是恐吓,后来沾染人雪之后,开始变得嗜血了起来,变成如今模样。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