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五章 殊死一搏

    有个词叫做“四面楚歌”,就是形容冯元现在的情景,四面受敌,午饭动弹。

    冯富贵三人张嘴要咬冯元,后面女鬼也要掐断冯元的脖子,冯元此刻的处境,就仿佛被人绑起来,架在火上烧烤一样,十分难受。

    此刻的冯元,心里一点害怕都没有了,反而是愤怒,非常的愤怒,有句话叫做“恐惧到了极点,那就是愤怒了”,冯元此时此刻就是这种状态。

    你是鬼又如何,老子前世还是流氓呢,向来只有来老子打人,岂有被人殴打的道理。

    为了活命,这一刻,冯元真是豁出去了。

    “喝!”

    眼看要被冯富贵咬上了,冯元这时候,一声大喝,双手反抓住了冯富贵的衣服,一抬脚,朝着冯富贵的肚子上用力一脚蹬过去,整个人顺势松开了双手,身体朝着后面狠狠的后仰撞过去。

    生死之间,冯元前世打群架的本领使出来了,非常快速,电光火石之间,冯元就完成了,浑身的力气都使出来了。

    “斯……”

    就听见衣服撕裂的声响,冯元胸前的衣服被冯富贵的手撕碎了,这也让冯元成功的摆脱了冯富贵的禁锢,整个人朝着后面狠狠撞过去,直接砸在了地上。

    “啊!”

    女鬼发出了一声惨叫,显然没预料到冯元会突然这样,结果女鬼直接被冯元后背压在了地上,冯元就感觉身体好像砸在了棉花上一样,一点也不痛。

    抓在他肩膀上的女鬼双手这一刻也松开了,冯元想都不想,朝着旁边地上就是一滚,和身下的女鬼分开了,迅速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撒腿就朝着屋子里面跑了进去。

    “冯元,还我命来……”

    冯富贵喊道,下一刻,冯富贵三人迅速的朝着冯元飘了过来,速度很快。

    冯元回头看了一眼,赶紧朝着旁边一闪,避开了冯富贵三人,但是这一闪,白衣女鬼赫然出现在了冯元的面前,一伸手,锋利的爪子便一把掐住冯元脖子,锋利的指甲直接扎了进去脖子里面,鲜血横流,冯元顿时感觉一阵痛苦。

    “冯元,跑什么,跟我作伴吧。”女鬼阴测测的看着冯元道。

    “做……你妹啊!”

    冯元咬着牙骂道,脖子一阵剧痛,气也喘不过来了,但是冯元不想死,猛然便是挥拳,全力朝着女鬼砸了过去,一拳砸个正着,但是冯元却发现,拳头直接从女鬼的身体穿透过去了。

    “你打不到我了的,来陪我!”

    女鬼继续阴笑道,手上的力道加大了几分,与此同时,冯元感觉好几双手从背后摸了上来,刺鼻的血腥味灌进了鼻子里面。

    这一刻冯富贵三人也上来了,张开了血盆大口,想要撕咬冯元。

    “我不能死,不能死!”

    冯元心里暗道,这一刻,冯元想起了那张无名练功图上的招式,丹田内的金光直接可以打断一棵树,冯元修炼了这门内功,还没试过,总不能白练了啊。

    想到这里冯元按照那张图上的手势,单手挥掌,这一刻,丹田里面那一点米粒大的金光忽而从丹田飞奔而出,顺着筋脉穴位汇聚在了冯元的掌心,霎时间冯元掌心金光大盛。

    瞬间白衣女鬼露出了惊恐之色,下一刻冯元直接一挥手,一掌朝着白衣女鬼印了过去。

    “轰!”

    “啊……”

    一声炸响,白衣女鬼发出一身凄厉的惨叫,瞬间身体直接被击飞了出去,冒出阵阵青烟,仿佛着火了一样,下一刻,直接消失了。

    与此同时,冯元身后的冯富贵三人也是一并消失了,而这个时候,冯元也是感觉脑袋一阵眩晕,整个人直接倒在了地上,失去了知觉。

    ……

    冯元醒了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一睁眼,便看到自己躺在床上,外面天色大亮,阳光明媚,柔光丝丝缕缕透过窗户,洒在卧室地上,展现一片祥和之色。

    冯元从床上坐了起来,微微皱眉,脑海里面满是昨晚的事情,记得清清楚楚。冯元怎么也没想到,昨晚上那个女鬼居然回来了,还带回来了冯富贵三人,这多亏了自己修炼了那幅图上的无名功法,否则的话自己昨晚这条小命可就交代了。

    昨晚击中那个女鬼之后,那个女鬼便消失了,之后自己便失去意识了,也不知道后面如何了,也不知道那女鬼是死是活,还会不会出来作恶。

    不过自己能够躺在床上,想必后面也是没什么危险事情了,女鬼至少没出来,就算不死恐怕也是有所损伤了,要是没死的话,得赶紧想办法除掉那个女鬼才行,否则这里冯元都不敢住了。

    想来昨晚应该是胡筱听到动静把自己弄进来的,也不知道这小丫头哪来这么大力气把自己弄进来的。

    冯元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和肩膀,这一摸,冯元心一惊,因为昨晚自己可是被女鬼抓伤的,很严重,都快被弄死了,但是现在伸手一摸,冯元却发现自己脖子和肩膀上毫无伤痕,这不应该啊。

    想着冯元赶紧下床,朝着桌前的铜镜走了过去,脱下衣服,仔细的查看了起来,还真是一点伤疤都没有,真是奇了怪了,冯元满脸疑惑。

    难不成昨晚一切是做梦?不可能啊?但是为什么伤疤却没有了啊。

    正想着,这时候,屋门打开了,胡筱端着洗漱用具进来了,看到冯元醒来了,胡筱立刻笑盈盈上前来,“公子,你醒啦,太好了,昨晚你可把我吓死了,你怎么会晕倒在院子里面啊!”

    “没事,可能我太累了,你没看到什么东西吧?”冯元看着胡筱问道。

    “没有啊?怎么了?”

    “没什么。”

    冯元听着道是松了一口气,胡筱没看到女鬼就好,省得吓坏了。

    “对了,筱筱,昨晚你把我弄进时候,我身上有伤么?”

    “没有。”胡筱摇摇头。

    冯元听着一阵不解,捏着下巴思索了起来,不应该啊,昨晚自己明明就被抓伤了啊。

    “彭彭彭……!”

    “开门!”

    “开门开门!”

    这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剧烈的砸门声,好像要拆家的一样,一大早也不知道谁这么暴躁,冯元听着赶紧朝着外面走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