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九章 入魔

    天色渐暗,穿过杂乱的院子,冯元一行人很快来到了第二进宅子的门口。

    相比起昨天冯元和胡筱来的时候忽刮冷风,让人不适,今天第二进宅这边倒是平静很多,没什么异常,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还没全暗下来的原因。?走在最前面的是冯富贵三人,冯元三人跟在后面,冯元却是没敢靠近,因为冯元感觉这地方太邪门了,还是让冯富贵打头阵比较安全,毕竟死道友不死贫道嘛。

    “富贵哥,就在里面了!”冯元指了指屋子里面看着冯富贵道。

    “瞧你这吓的,有什么好怕的!”冯富贵看着冯元道,说完一抬脚,直接便是把门踹开了,迈步便朝着里面走了进去,瘦猴和马三跟在后面。

    冯元看了看房门,微微皱眉,因为他记得昨晚走的时候很匆忙,两人是没关门的,今天怎么屋门紧闭啊,就算被风吹的,也不至于吹的这么严实啊,看着好像被人从里面关上的一样。

    这里面可没人住啊,真要是被人从里面关上门了,那恐怕就不是人干的了。

    想想冯元就感觉有点毛骨悚然的,赶紧打住了想象,迈步朝着屋子里面进去。

    “冯老弟,拿个灯笼过来,看不清楚!”前面的冯富贵喊道。

    “富贵哥稍等,小弟我这就给你拿来!”冯元笑眯眯的道,伸手将胡筱手里面的灯笼提了过来,朝着冯富贵三人走了过去。

    提着灯笼到了三人跟前,冯元把灯笼递给了冯富贵,冯富贵伸手接过,举了起来,朝着中堂墙壁上照了过去,冯元赶紧转头不敢看,因为昨天他就是这样,被那幅画吓坏了。

    “没画啊?冯老弟?”冯富贵看着冯元道。

    “没画?不可能啊?富贵哥,你找仔细点!”

    冯富贵点了点头,举着灯笼,才在中堂的椅子上,仔细的查看,也没看到什么画,两边的墙壁也没有。

    “没有,冯老弟,你是不是记错了啊?”冯富贵看着冯元道。

    冯元听着一阵皱眉,不可能没有的啊,于是冯元伸手接过灯笼,自己查看了起来。结果看一圈,还真是没有。

    “真是奇怪了?怎么没有了啊?”

    冯元一阵皱眉,看了看中堂的墙壁上,这时候冯元发现了不寻常的地方,那就是中堂墙壁上,有一块白色的印记,这个印记的大小,正好和那幅画的大小差不多。

    也就是说,这里之前的确挂着一幅画的,否则不会留下痕迹,自己没记错。但是问题是,为什么画不见了呢?画不至于自己长腿跑了吧?

    想着,冯元转头看着胡筱问道:“筱筱,你白天来过这里么?”

    “回公子,奴婢没有。”

    冯元听着顿时心里就凉了半截了,这地方就自己和胡筱两人住,胡筱没来过,自己肯定也没来过,张胖子更不可能了,但是这画,却不翼而飞了,好像自己长腿跑了的一样。

    这说明什么啊,说明这地方确实有问题啊,恐怕真是闹邪祟了,否则的话,这画怎么可能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啊。

    当然,也可能是有小偷来了,但是偷画的可能杏极小,因为这不是什么古董,不值钱,偷了也没用。

    “冯老弟,你是不是记错了,可能在其他地方,灯笼给我,我给你找找其他房间!”

    冯富贵说着将灯笼接了过去,领着自己的两个狗腿子朝着侧面的房间走了过去,那个地方属于书房,冯元却没有跟过去,而是拉着张胖子和胡筱两人退到了门口,因为冯元感觉这里要出事的感觉,那幅画莫名其妙的消失了,绝对有问题。

    昨晚噩梦历历在目,冯元感觉恐怕是有邪祟入侵了,否则不至于做如此噩梦,所以还是远离点好,免得出什么事。

    “冯元,到底怎么回事?我感觉你怪怪的啊,这里面该不闹鬼吧?”张胖子小声的看着冯元问道。

    “嘘!”

    冯元冲着张胖子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他别说话。

    “冯元老弟,你过来看看,是不是这幅画!”这时候,书房里面传来了冯富贵的呼喊声。

    冯元听着顿时心一惊,不会吧,画跑都到书房里面去了,不可能啊。

    想着冯元赶紧朝着书房里面走了进去,一进去里面,便看到冯富贵三人围在书房的长桌边上,盯着桌上的一幅画看,眼睛都是一阵发亮,露出了一幅痴迷的神色。

    “好美啊,这女人,真是太美了,好像活的一样!”

    “是啊,太美了,要是能娶回家多好!”

    冯富贵三人一边看画,还一遍赞美着。

    冯元一瞅这画,瞬间血都凉了,这幅画赫然便是昨晚冯元和胡筱两人看到的那一幅画,上面那个女人模样冯元到现在还记忆犹新,感觉恐怖,此番一看,冯元发现画上的女子似乎变得鲜艳了不少,似乎上过色的一样,笑容更灿烂,冯元顿时感觉更恐怖了,都不敢靠近了。

    再看桌子上,赫然还放着磨好的墨和毛笔还有一些颜料,新鲜的很,显然是刚刚有人用过啊,这画上的女子变得如此鲜艳,恐怕是有人重新上过色了。

    这幅画莫名其妙的从中堂的墙壁上跑到书房这里来了,还有人在这里用了笔墨颜料给重新上色,这绝对是闹邪祟了啊,毋庸置疑了。

    “别过去!”

    冯元赶紧拦住了后面跟上来的张胖子和胡筱两人。

    “为什么啊,让我过去看看,那幅画上的姑娘好生漂亮啊!”

    张胖子看着那幅画也是两眼冒光,露出一副猪哥之色,直接挤开了冯元,上前仔细的观赏这这幅画。

    四人的模样,仿佛好像看到一个真人在面前的样子,口水都快流出来的模样。

    只有胡筱和冯元看着没感觉。

    平心而论,这幅画画的确实不错,画上女子栩栩如生,但终究只是一幅画而已,不至于让人看一眼就流口水吧。

    冯富贵三人和张胖子的表现,有点不对劲啊。

    想着,冯元赶紧上前,一伸手,抓住画的一头,将画一把拉过去,两头对折了起来,不让四人再看了,因为冯元担心四人会出事。

    “富贵哥,就是这幅画了,咱们赶紧拿着它出去烧了吧!”一边说,冯元一边把画迅速的卷了起来,递给了冯富贵。

    冯富贵伸手接过却是一脸不舍的道:“冯老弟,我看这幅画没什么问题,上面女子画如此美丽,烧了岂不可惜,既然你不要,我就拿回去,挂在墙上当个装饰!”

    “我也要,我也喜欢!”张胖子激动的道,伸手要去抢。

    “我也要!”

    “我也要!”

    马三和瘦猴也纷纷争夺了起来,。

    冯富贵一把将画藏在了背后,看着三人厉声呵斥道:“都别争,这幅画是老子的,谁敢抢面,老子弄死谁!”

    说着这话,冯富贵一抬手,从背后拔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出来,顿时三人就不敢上前了,但是眼睛却依然依依不舍的盯着冯富贵背后的那幅画,好像魂都被画吸过去了一样。

    冯元看着暗道不好,这四人的表现不对劲啊,这绝对是出问题了,否则冯富贵不至于为了一幅画瞬间翻脸,直接动刀子啊。

    得赶紧把这幅画烧了,否则的话,恐怕四人要出问题啊。

    “富贵哥,这画邪门,我看赶紧烧了比较好,我们出去烧了吧!”冯元笑着脸看着冯富贵建议道。

    “闭嘴,敢让我烧画,你想死啊!”

    冯富贵听着冯元的话,立刻刀子对准了冯元,吓的冯元赶紧往后退。

    其他三人也是怒目圆瞪的看着冯元,很是生气的样子,冯元顿时不敢说话了,因为这四人绝对出问题了,自己要是敢多说一句的话,恐怕会被弄死啊。

    这时冯富贵也不说话了,抓紧手里的画,迅速的朝着外面走去,张胖子三人脸色着急的赶紧跟上,冯元和胡筱也赶紧跟上去。

    一行人很快离开了第二进宅子这边,回到第一进这边,冯富贵直接朝着外面出去,张胖子三人也赶紧追上去。

    冯元一看不好,赶紧伸手拉住了张胖子道:“回来,不许去!”

    “放开我,放开我!”

    张胖子立刻着急的挣扎道,但是冯元怎么可能放手啊,张胖子这要是跟着出去出什么问题了,那可怎么办,冯元没办法跟他父母交代啊。

    “冯元,你放开我,要不然我杀了你!”张胖子等着陆言怒吼道,整个人跟疯了一样,张开大嘴,仿佛要吃人了。

    “公子,你让开,我来!”

    这时候,胡筱在后面喊道,端着一大盆井水过来,冲着张胖子脸上就是一泼。

    “哗啦”一声响,张胖子被泼的浑身上下都湿透了,整个人在原地哆嗦了一下,然后看着两人一脸疑惑的道:“咦,怎么回事?我怎么浑身都湿了,你们拿水泼我?”

    冯元看着张胖子的模样,眼神恢复了正常的神采,看样子没事了,顿时松了一口气,然后将刚才的事情跟张胖子说了一下。

    张胖子听着一阵皱眉:“你说的什么啊?我怎么一点记忆都没有啊?你们该不会是联合起来骗我吧?故意拿水泼我,然后编了这个谎话骗我?”

    “去你的,我没事拿水泼你干什么,我吃饱了撑的啊!”

    “很难说啊,你可能想看我湿身的样子。”

    冯元听着差点隔夜饭都吐出来了,一脸嫌弃的看着张胖子道:“滚!”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