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八章夜路上的人(一)

    “你萧叔变了。”

    暮色下,最后的一抹斜阳把少年的影子映射的意外长。

    走出城西的猎魔军团预备营地,看着袅袅炊烟中的黄昏,想着唐金对他说的那番话。

    从月珊的“和记药铺”出来后,他就直奔城西的猎魔军团预备营地行了来,因为萧叔和小柒都在这里。

    而他这次来绯云城主要目的,除了购买铁线藤、百叶花、和碧血蛇蛇胆,还有就是找他萧叔旁敲侧听一下南凉村和李山的情况

    然而不巧的时,萧桓和小柒正好都不在营地,萧桓去了离雾城,小柒则随队伍出去拉练了。

    于是他就去拜访了一遭与他父亲也拜过把子的唐金,就是他去魂庙前与萧桓争执的那位。

    只是当他在营地中的一处住所找到唐金后,对方却语重心长的告诉了他一些有关萧桓的事。

    说萧桓已经不是他以前那个萧叔了,自打三年墙从墙外世界回来后。

    萧桓就开始变的趋炎附势,不仅与内城那些人走的很近,就连另外两城的人,也是经常走动不已。

    所以唐金嘱咐莫凡,让他远离一点萧桓,并且还告诉他。

    其实他去魂庙驻守,就是萧桓最亲近的一个手下提议的。

    ……

    莫凡现在感觉有点冷,拖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远离了猎魔军团预备营地。

    走在无限美好的夕阳下,他显得的是那样落寞。

    没想到一直对他照顾有加的萧叔,居然也有不为人知的一面。

    这对他来说,显然是个无法接受的打击。

    本来唐金对他说的话,他心中也存有疑虑,但忽然回想到尸傀与他的讲述,以及那天萧桓去魂庙处理郑秀秀死因的时候。

    记得当时李山对他可是一副阿谀奉承的样子,而化成南凉村村长的尸傀与郑秀秀的母亲,则是一脸的畏惧。

    从这里就不难发现,萧桓确实很有问题。

    加上魂庙的种种诡异现象,以及之前驻守魂庙的那些离奇死亡的人。

    即将逝去的黄昏中,他心中突然有了一个非常不好的猜测。

    想到这个猜测,他莫名的感到一股寒意,心中甚至都生出了不想在回魂庙的打算了。

    然而当黄昏中的微风拂过他脸颊时,他忽然一机灵。

    如果他真的不回魂庙了,那就真的给那些想要他死的人可乘之机了。

    所以脑子清晰过来的他,皱了皱似剑锋利般的眉宇,然后步伐加快朝着城门的方向了行了去。

    ……

    “那个少年有什么反常吗?”

    暮色下,绯云城外城最高的一座四层鼓楼上。

    一个身材消瘦,眉宇呈正八字眉的中年男子,背负着手向身旁温文尔雅的青年问道。

    “咳,咳,一切如常,”青年脸色不是太好,略显病态,听到中年男子询问,咳了几声回道。

    “南凉村呢?”中年男子皱了皱眉忽然又问道。

    “不是很乐观,李山说前天夜晚,哪位的一丝意识从沉睡中醒来了。”

    “怎么回事,”听到温文尔雅的回答,中年男子脸色忽然阴沉了下来。

    “不清楚,前夜李山五更回去的时候,哪位苏醒的一丝意识,已经回到了本体里重新陷入了沉睡,”温文尔雅的青年摇了摇头道。

    “既如此,那……那棵树,那座坟,那块碑,它们有什么变化。”中年男子沉思了一会又问道。

    “还是老样,想要从它们身上寻找到进入哪位山庄的入口,估计很难,”温文尔雅的青年继续摇了摇头回道。

    “这么说,投入进那么多人力和物力,都白浪费了。”中年男子阴沉的脸如乌云一样,看样子,随时有爆发的冲动。

    “也不能说白浪费了,起码萧桓和暗渊的李山现在都成咱的人了,”温文尔雅的青年很淡然的说道。

    听温文尔雅青年如此一说,中年男子脸色才好了一点。

    接着只见他把头转过,看着温文尔雅的青年,面色很凝重的对其说道。

    “那个一,找到了没。”

    “咳,咳……没,没有,”目光一直看着夕阳的温文尔雅青年,在听到那个一,本来苍白的脸更深了一成。

    捂着嘴一边咳着,一边回道。

    “唉!”

    听到温文尔雅的青年的回答,中年男子不由叹了一口气。

    那个一对他们实在是有太大的作用了,要是不赶在潜入墙内的那些鬼怪之前找到那个一。

    到时墙内不仅有大恐怖发生,最关键在墙外经营了那么久的地方,届时将都会毁于一旦。

    这不是他想看到的,也不是内城以及另外两座城的人想看到的。

    所以……

    想到那可怕的后果,中年男子眼中忽然射出两道寒光,对着温文尔雅的青年以命令的口吻说道。

    “告诉王牧他们,不要在顾及城外那些普通百姓了,先把潜入进墙内的那些鬼怪给拔掉一批。”

    “您想好了吗?这样做城外的那些村落可就不得安宁了,到时会鬼怪横行。”

    中年男子的话让温文尔雅的的青年脸色是大变,望着夕阳的目光是急忙收回看向身旁中年男子,语中带着劝言反问道。

    “就这么定了,”中年男子摆着手很坚定的回道。

    夕阳留恋着大地最后一眼,它知道,自己的消失会给这片大地带来无穷的黑暗,然而有些东西不是它能做出改变的。

    它停留的在久,夜终究还是要来领的。

    就如此刻来到城门口的莫凡,看着天边消失的最后那抹余晖,蹙了蹙眉,毫不犹豫一头扎进了城外的黑暗中。

    ……

    “驾!”张冬坐在马车边上,一手提着红纸灯笼照着明,一手抓着马绳赶着车。

    看着幽幽的夜色,从绯云城回西厢镇这条路他熟的很。

    要不是车厢里的小姐怕黑,没有灯笼照明,他照样可以摸着黑回到西厢镇。

    “张伯辛苦您了,”黑暗中,一个莞尔动听的女子声音从车厢里传来。

    “不辛苦,不辛苦,都赶了一辈子马车了,早习惯了。”听到车厢里小姐说话声,张冬受宠若惊的回道。

    “那就有劳张伯了,”车厢里的女子再次说道。

    然而就在这时,正拉车小跑的马儿,突然扬蹄嘶叫了起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