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章死而复生的李山

    风吹着槐叶在枝干上舞着身姿吹着曲子。

    南凉村口两个大槐树间,清风撩着额上荡漾的发丝,似剑般锋利的眉宇下,一双星目眺望着村内。

    然而太阳都爬上正中了,也不见村内有袅袅炊烟升起。

    就如几日前他站在魂庙瞭望这里一样。

    静!

    很静!

    他从魂庙来到这里都一个小时了,可只看到有寥寥几人在村里闪过。

    但就着几人,他看着却非常的怪。

    从他们的走路姿势来看,很是木讷。

    站在村外虽看不清他们脸上的表情,但他感觉不到正常人身上的那股活力。

    这也是他来到这里都一个小时,却一直没有进去的原因。

    他一直在想其中的缘由,但就在愣神之间,一个很突然的声音在他身前响起。

    “吆!这不是驻守魂庙的莫大人吗?”

    听到声音,莫凡先是一愣,随后定眼望去。

    这一看,吓的他直往后退。

    无它。

    只因忽然出现在他眼前的这个人,正是几天前夜晚他杀掉的那个冤魂李山。

    而现在,烈日炎炎下,一个活生生的李山就站在这里。

    虽说这几日他没少经历鬼怪以及诡异事件,可一个本来死去的人突然又活了过来。

    不要说他了,搁谁身上都特么的会后背发凉。

    “李山。”

    身子往后退了几步,双方拉开一段距离后,定住身,莫凡试着朝这个李山叫了一句。

    “怎么了莫大人,前些日子在魂庙咱还见过面,您怎么这么快就把鄙人忘记了。”

    看着莫凡的举动,李山挠了挠头有点糊涂。

    “那你最近有没有出过村子,尤其是晚上的时候,去没去过西南方那片红杉林。”

    右手摸向插在后腰的杀猪刀,目光谨慎的看着李山,莫凡又试探着问了一句。

    “没有啊!”

    “自从发现秀秀身死在魂庙外,这几天我一直在帮着秀他娘料理着她的后事呢?”

    “我说莫大人,您这是怎么了。”看着莫凡的举动,听着莫凡话里言外之意。

    李山很是不明所以,于是问道。

    而听到李山的回答,莫凡反而皱起了眉宇,仔细又打量了李山几眼,光天化日下,这个李山也不可能是鬼怪变化的啊!

    这就说明几日前夜晚,他所杀掉的那个冤魂李山,很可能是其它鬼怪变化的。

    心中如是想着,就觉得眼前这个李山是个人。

    反观李山,在看到莫凡眼中的警惕淡去后,嘴角忽然勾起一抹诡异的微笑。

    随后热清的向莫凡邀约道:“都正午了,估摸着莫大人也没吃,如不嫌弃,就到鄙人家里坐坐。”

    李山的邀约,莫凡有一丝心动,望着他脸上的诚恳,要是能通过李山对南凉村了解一番,对他找出那头尸傀可是有极大的帮助。

    于是他点头道:“那就有劳李山大哥了。”

    “哈哈,既如此,定于莫大人小酌几杯。”

    看着莫凡点头应道,李山笑着打趣了一句,然后摆了一个请的姿势,就带头朝着村内走了去。

    然而跟在李山身后走了没几步的莫凡,脚步突然停了下来,低头看着太阳下没有影子的李山,不由自主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再说李山,看到身后莫凡停下脚步,很是不解的问道:“莫大人,您这又是怎么了。”

    “没什么,忽然响起有几位朋友说今日中午要来魂庙,你看我这记杏,差点把这茬事忘了。”

    “唉!这脑子。”

    说着莫凡就朝脑袋拍了几巴掌,然后眼露歉意向李山说道:“李山大哥抱歉了,今日恐不能与你把酒言谈了。”

    “改日,改日有时间一定登门扰叨贵兄。”

    说完莫凡也不给李山在言语的机会,转身很干脆的就离去了。

    步伐走的那是很急,李山刚抬起手想要说点啥,人已经在几十米开外了。

    “哼!害我损失一魂,迟早要了你的命,”望着远去的莫凡,李山眼睛忽然闪过一抹血光,阴冷的说道

    凉风打着背,离南凉村几百米外一个土丘上,莫凡趴在地上目望着走进村内消失的李山。

    心中是一阵后怕,亦是不解。

    都说鬼怪怕烈日,为何刚才那个李山面对阳光却没有一丝害怕。

    难道对方不是鬼怪,但不是鬼怪为何会没有影子。

    这一点就如魂庙正殿的那四支香,他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就这样,整个下午时光他就这么度过了。

    直到日落西山明月升起,他才从那个土丘上爬起来。

    望着星星点缀着夜空,望着灯火照亮的南凉村,他决定进去查看一番。

    因为黄昏的时候,他看见李山走出了南凉村,朝着绯云城方向行了去。

    所以他才打算趁对方不在的这段时间进去看一看,下午的时候他想了很久,觉得李山应该是死了。

    而南凉村的这个李山,很可能是腰牌上第二个任务说的那头尸傀所变化的。

    既然如此,那么他现在进南凉村就没太大的危险了。

    同时趁对方不在的这段时间,好好的摸清一下南凉村的情况,只有彻底了解了,他才能做好对付那头尸傀的准备。

    明月下,手握杀猪刀的莫凡,站在两棵槐树间,探着头谨慎的观察着村内。

    望着里面走过的人影,听着传出的说话声。

    这才迈步走了进去。

    ……

    夜晚的南凉村人影绰绰,声音嚷嚷,虽只有十几户人家,但除了几户例外,其余都点燃了兽油灯,灯火也是照亮了半个村子。

    谨慎的走在村内街道上,看着擦肩走过报以微笑的人影,听着坐在门槛比邻相互交谈的声音。

    莫凡轻轻皱了皱眉宇,总感觉那里有点不对劲,但一时又说不上来。

    于是拉住一个迎面走来的中年大汉,准备向他打听一下李山。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当对方听到李山时,眼神忽然露出恐惧,接着头也不回就走开了。

    看到这种情况,莫凡是一怔。

    “什么情况。”

    然后心有疑惑的他,又问了几个人。

    没想到凡是听到李山二字的人,本来谈笑风声的表情,忽然的就露出了恐惧,之后不是慌张离开,就是反身回家紧紧的关上了门。

    就这样,夜晚十时时,原本灯火瓦亮人影绰绰、声音嚷嚷的南凉村,突然间灯火全灭就此安静了下来。

    明月下,除了清风相伴,寂静的街道上只有孤单单的莫凡一人站在那里。

    这个时候他也明白了问题出在那里,不过他还是打算敲开一户人家,仔细问一问情况。

    但就在他举步走向一户人家时,一个年约花甲的老头突然从一个拐角走出,向他招了招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