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章魂庙外死去的少女

    五月的太阳还不是那么明媚耀眼,日上三竿时,正是大地豁然草木欣荣,动物忙碌之时。

    然而在一片欣欣向荣的世界里,魂庙外却是哭声泣泣。

    莫凡蹙着似剑锋利般的眉宇,矗立在魂庙正殿的台阶上,手握那把长刀,看着台阶下眼神呆滞的青年和目露慈祥拄着拐杖年过花甲的老人,以及坐在地上哭声泣泣的中年妇女。

    他没想到昨夜那声救命,原来不是冤魂鬼怪,而是一位妙龄少女。

    早知,他就应该出去看一眼。

    在观倒在血泊里少女尸体,是被掐断脖颈一招所杀,看脖颈上留下的伤痕,五个已经发黑的手指印,说明是人为所杀。

    在想到昨夜突然出现在他屋外的那个身影,这个少女他怀疑很可能是对方杀害的。

    只是让他想不通的是,那个身影为什么要杀害这个少女。

    至于这个少女为什么会三更半夜跑来魂庙,刚才从那个老人嘴里得知。

    少女叫郑秀秀,是魂庙东三里外他们南凉村人,今年芳华二十出头,父亲前年突然暴毙死亡,只剩下了她和母亲相依为命。

    只不过在三个月前,郑秀秀突然就离家出走了,村子里人寻了一个月都没找到,甚至他还亲自跑了趟绯云城找猎魔军团人帮忙。

    可无济于事,猎魔军团人寻遍了半个墙内世界也没找到郑秀秀,所以就猜测郑秀秀有很大可能是被野兽吃了,或者是走进了那些被列为禁地的地方了。

    然而就在今早,如往日一般出来放牛的李山,在经过魂庙时发现消失三个月的郑秀秀就这么死在了这里。

    惊慌失措后,他跑回了村里把身为村长的他以及郑秀秀母亲叫了来。

    其实刚开始提着刀从魂庙正殿后厢房走出来莫凡,差点被他们认为是杀害郑秀秀的凶手。

    目光呆滞的青年嗜红着眼就要和他拼命,年过花甲的村长举着拐杖也是一脸的愤怒,坐在地上的那个妇女眼神更是带着怨恨。

    好在当他拿出魂庙驻守人员的证件后,这几人才放松下来。

    因为魂庙驻守人员的职责,除了管理魂庙的香火,还有一个任务就是处理附近各村镇的大小事务。

    不过郑秀秀毕竟是死在了他所驻守的魂庙外,他本人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以及说不清的嫌疑。

    所以在两个多小时前,通过信鸟他把这里的事情向绯云城作了个报告。

    抬头看着逐渐高升的太阳,琢磨着哪些人应该快来了。

    目光回收,趁着哪些人还没到,他把目光看向了东方,魂庙因为没有前院,一眼望去可以看到几里外,加上是南北方位,四周又平坦。

    所以位于魂庙东三里外的南凉村,他一眼所及看的很清楚。

    房屋十几座,村口有两棵大槐树,村内具体看不清,但不时有人影走过。

    只是让他奇怪的是,这个村从早上到现在,他都没有看到一丝炊烟升起。

    要知安置在绯云城外的所有村镇,他们都肩负着耕田养殖的使命。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所以每日的早饭是必不可少的,不然就没有体力工作。

    加上时值五月,正是耕田畜牧的最佳时间,瞭望周围其它村落,朝阳还没升起时,天空就弥漫起了袅袅炊烟。

    即使现在日上三竿了,还有烟筒刚冒出新烟。

    与之相反,南凉村不要说不见炊烟,鸟儿都不见从期上方掠过。

    这也是让他感到奇怪的一点,加上腰牌上那个所述的任务,他心里突然有点毛骨悚然。

    定眼在看向眼前这三人,忽然发现了一丝不同寻常。

    不过还没等他仔细去细想,蓝天白云下,一行骑着皮毛乌黑锃亮高头大马的三人,打南边疾驰奔来。

    吁!!!

    马嘶中地上溅起一捧尘土,打南边疾驰奔来的三匹马稳稳的停在了魂庙前。

    看到从绯云城来的这三人,哭哭泣泣的那个妇女,突然不在呜咽了,坐在地上用眼睛偷瞄着。

    年过花甲的村长,身子则是往后退了几步,眼神闪烁着看像一旁。

    而一直目光呆滞的那个青年,这时眼神忽然变的清澈,脸上带着迫切朝翻身下马的绯云城三人走去。

    “三位大人,在下有事相告。”青年来到三人近前急忙开口道。

    只是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三人中的一个络腮胡大汉挥手打断了。

    “你的事一会在说。”

    随后只见络腮胡大汉迈步走上了魂庙正殿石台,他没有去看年约花甲的村长,也没有去看坐在地上的瞄着眼偷看他的妇女,甚至都没去瞅一眼那个死去的少女。

    而是走上石台来到莫凡身前,伸出手拍着他肩膀说道。

    “你没事就好。”

    “嗯,一切安好,谢萧叔关心。”看着络腮胡大汉,莫凡一直提着心也踏实了。

    萧桓与他父亲是拜把子兄弟,他父母在墙外世界失踪后,这些年全靠对方关照,他才能安然的度过三年。

    其实莫凡也知道,他被分配到魂庙驻守这事,萧桓可是和内城那些人闹了好几次。

    但胳膊终究拗不过大腿。

    见到莫凡无事,萧桓也是松了一口气。

    担心的事没有发生,这时他才把目光看向那个死去的少女。

    “应该是人为所害,”看到萧桓把目光望向那个少女,莫凡把自己昨夜看到的,听到的,以及自己观察所发现的就和他说了一遍。

    听到莫凡所言,萧桓深深皱了皱,目光从地上那个少女尸体上收回,一脸严肃的向莫凡说道。

    “记住萧叔说的话,夜晚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走出房门。”

    叮嘱过莫凡,他就迈步走下了石台,然后和那个青年低声细语了几句,接着吩咐到绯云城另外两个人,把那个少女尸体抬到了一匹马背上。

    之后就带头朝着南凉村走去,自始至终都没和那个村长以及中年妇女说过一句话。

    目睹这一切的莫凡,心中是充满了疑惑。

    纵观昨夜到现在所发生的,一切都透着诡异。

    本想问问,但萧桓在临走前告诉他,这个少女的死不用他管了,他会处理好的。

    哎!

    看着朝南凉村走去的几人,莫凡叹了一口气转身回到了魂庙正殿后的厢房内,继续研究起了那块腰牌以及脑海里的东西。

    只是当他们所有人离去后,位于少女死去的那块地方,隔了有半个小时,一个无脸的影子从下面钻了出来。

    随后朝着南凉村行了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