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章魂盘

    抹杀。”

    看到这两个字,莫凡全身冰凉汗毛倒立,心是一颤。

    虽说到现在他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可他能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东西与他紧紧绑在了一起。

    只是他内心还不太愿意相信这一切。

    毕竟腰牌背面那些文字所诉,实在是骇人听闻。

    死灵、任务、冤魂、尸傀、魂分、魂盘,以及最后的抹杀,这传闻传记上都不可能写出来的东西。

    现在就这么出现在了一块巴掌大的腰牌上。

    兽油灯下莫凡似剑般锋利的眉宇,第一次变的弯曲起来。

    他在思索,腰牌背面上的那些文字,到底是真是假。

    如是真,十天内他必须把上面的那两个任务完成,否者魂分为零,他就会被抹杀。

    如是假,这块腰牌的变化是怎么回事,刚才他所经历的那些又作何解释。

    而时间就在这样中缓缓流逝着,夜是愈来愈深,忽闪的兽油灯也不知道何时燃完了生命。

    使本来就漆黑的夜,变的更是如嗜人的深渊一样。

    看之一眼望不到底,听之如有怪兽蛰伏在其里,闻之有死亡的味道弥漫在四周。

    黑暗中,针落可闻的厢房内,莫凡还静静的坐在柳木桌前。

    只是此刻的他汗如雨下,衣服就如刚从水里捞出一样,整个都湿透了。

    因为就在灯灭时,屋外渐起的风中,忽然传来一阵哭声。

    呜呜……

    听声音是个女子,清脆莞尔,芳华应该在二十出头。

    只是这哭声有点奇怪,忽远忽近,咋一听好像就在门外,但在仔细一听,又好像离着很远。

    最关键这哭声很奇特,不是死了人那种哭丧,也不是心里有委屈的那种伤心。

    它就如午夜孤独的狼仰望明月时嚎叫出来那样。

    似孤独,似寂寞,又好似一种召唤。

    哭声断断续续持续了很久,本来忽远忽近的,可就当天上的明月往下坠了几分时。

    哭声突然戛然而止。

    然而月光下,透过窗户莫凡却看到厢房外突然出现了一个身影。

    看到这个身影,坐在柳木桌前的他更是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腰牌的变化让他已经恐恐不安了,现在更是如此。

    他不晓得门外那个身影,到底是人还是传闻里吸人阳气,食人血肉的冤魂鬼怪。

    要是前者,深夜来到魂庙,十有八九是那些人派来杀他的。

    如果是后者,他没去想,也不想去想。

    时间流逝,大概有一炷香时间,一直站在屋外那个身影突然就消失了。

    看到这种情况,坐在柳木桌前的莫凡是重重舒了一口气。

    然而还没等到放松下来,魂庙外骤然传来一声“救命啊!”

    听到求救,他下意思抽出放在桌上的长刀,起身就来到了门前,想要出去救人。

    只是当他的手放到门闩上时,脑海里猛然浮现出萧叔对他说的话。

    “夜晚不管屋外发生什么,即使有人敲门,有人求救,或者是其它事情,总之都不要去理会,也不能冒然走出自己的屋子。”

    想到萧叔的话,又联想到之前的哭声,莫凡是冷汗直流心中一阵后怕,差点就上了当。

    说来也怪,魂庙外传来的救命声,只喊了一声就没了音。

    竖起耳朵仔细听了听,确实没有声音了。

    擦了擦额上的冷汗,迈步回到桌前坐下,此时他脑海是一片混乱。

    原本以为传闻中的鬼怪,是人们自己幻想出来吓人的东西,现在看来,这些东西可能都是真实的。

    加上魂牌的变化,以及魂牌上那些文字,他不得不信这个世界确实存在着一些未知的东西。

    要不然内城为什么要禁止普通人走出墙内和登上那道墙。

    以前他询问过走出那道墙,并且安然回来的父母,墙外世界是什么模样。

    母亲没有回他,一向天地崩于眼前都不乱的父亲,当时语气带着一丝颤抖说道。

    “如果这个世界有地狱,那就是墙外。”

    虽说直到此时他还是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但他敢肯定他父母一定见过鬼怪这些东西。

    想到父母,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是否还活着。

    三年了,已经三年了。

    没有人敢报生的希望了,只有他心中还存有执念。

    胡乱的思绪在脑海里萦绕着,黑暗中,一会想到魂牌,一会又想到鬼怪,眼睛有时一眨,父母好像就在眼前。

    一夜就这样悄然过去,没有于听到哭声以及那个求救声,也没在看到那个身影出现。

    柳木桌前,手握长刀的莫凡,看着窗外亮起一抹白肚皮的天空,脑海依旧是一片混乱,一夜无眠,睡意却还是没有一丝。

    哎!

    凉意微浓的晨间,叹出一口浊气,混乱的脑海也清净了些许。

    没有睡意,他从新把目光放在了那块腰牌上。

    文字还是那些字迹,只是再次观看他的心态已经不在是先前那样充满惧怕了。

    认真观摩着腰牌背面上那些文字,目光触及到魂盘,他灵光忽然一闪。

    腰牌上这些文字如果所述为真,那么这个魂盘就可以转动,要是一切都是虚构假的,反之魂盘一定不会转动。

    抬起左手食指和拇指抚摸着下巴,眉宇轻蹙,现在他要验证怎么去启动这个魂盘。

    回过头又仔细研究了一番上面文字,发现是需要消耗十魂分来启动,正好腰牌上写着他现在有十魂分。

    心里默念了一句“魂盘”,只见腰牌正面那个魂字变成血色,随后背面上那些文字消失,接着就出现了一个圆心转盘。

    转盘一分为三,有三个选项,分别是初级火符箓制作术、初级力量药液秘方、初级拳法一本。

    楞楞的看着腰牌再次变化,看着上面的那个转盘以及里面的三个选项。

    莫凡苦笑一声,原来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没有回头路了,他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心中默念了一句到启动,转盘上那根魂针没有一点征兆突然就飞快的旋转起来。

    看着旋转的魂针飞速的经过三个选项,他的心是异常的紧张。

    三个选项里的东西他也不清楚那个好那个差,如果也可以选择,他希望得到那本拳法。

    有一技招式功法傍身,以后不管面对人、野兽或者冤魂鬼怪,他最少都有一丝保命的底气。

    要知拳脚刀剑这些招式功法,在绯云城都是不传之秘,除了那些内城人子弟,其他人想要学的一招半式只有正式成为猎魔军团一员才行。

    不然只能去自创了,但想要自己摸索出功法招式,难,难于上青天。

    因为普通人创造的那些招式功法,都是没有实战威力的花架子。

    而真正的招式功法,一拳一脚,一刺一坎,招招都是带着杀意,相隔十几米远就能把一块巨石打碎。

    所以魂盘里的三样东西,他最中意的就是那本拳法。

    紧了紧眉宇,看着依旧飞速旋转的魂针,心中默念到“停。”

    这时只见飞速旋转魂针慢慢的降下了速度,最后针尖停在了初级力量药夜秘方那一格。

    哎!

    看着魂针所指,莫凡不由叹了一口气,天不如愿啊!

    三个选项中他最不想要的就是这个初级力量药液秘方,因为如何提升自身力量,他在猎魔军团预备营待的两年里,每天的训练任务除了耐力、速度,剩下时间就是锻炼力量。

    事与愿违,他即使在不想要,也只能去接受了。

    而就在魂针停止后,他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幕制作力量药液的所需材料,以及它成型的经过。

    看到这种情况莫凡一脸的懵逼,原以为魂盘上的东西是以文字记载出现在腰牌背面。

    谁曾想这么好大尚,直接影射在了他脑海里。

    定了定心,闭上眼感受着脑海里的东西,他是大吃一惊。

    不过就在他深入研究的时候,魂庙外突然传来一阵吵闹声,接着就听到一个女人哭喊到。

    “秀吶,你死的好惨。”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