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0:【秘境】

    一行人悄无声息摸近到神山之侧,开始了艰难的攀爬。

    荒野之外,冷雨潇潇。

    风蛟部族的广场上却温暖如春,天外的无穷大雨,竟然一丝一毫也未能飘进部落广场内。

    此地人人盛装出席,或盔甲着身,或彩羽飘带,但无论男女身上都会佩戴上自己最喜欢的猎物首饰。有些是骨头项链,有些是羽毛头饰,有些是兽皮披肩、腰带。

    更有彪悍的,直接将一整只兽骨头颅挖空顶在头上,享受着周围众人羡慕的眼神。

    一排排铠甲玄剑护卫守护下的广场四周,祭坛下方数百个幼稚孩童,被安排到祭坛最边缘的地方坐下,接受着大祭司启灵祝福。开启了灵脉,便已具备修炼武道的资格,这也是风蛟部族年年不断产出强大战士的根本保障。

    广场四周一百零八座巨大石塘火盆内的灵火光焰四射,将整个广场照的如梦似幻。

    “举火节”祭祀活动进行到此时,显然已经到了关键时刻。

    场地正中央的大祭司狂舞如痴如狂,手中一杆龙骨法杖始终灼灼生辉。脖子上挂着好几串狰狞又富有艺术杏的兽骨纹饰,其上亦是符文灵光隐隐。头上戴着满是分叉的兽角,似龙角朝天。脸上和身上也是涂着许多颜料图案,最显眼的便是胸口上纹着的那根独角图案,颇具大山里的特色。仔细看去,跟广场中央的雕像倒有几分相似,应是图腾无疑。

    随着大祭司施法,无穷的灵力从四面八方汇聚于广场中央一座独角凶兽雕像之中。

    雕塑上的独角渐渐水晶化开始大放光明,凶兽双眼亦冒出熊熊火焰,广场上突然刮起狂风。大祭祀看向天空,一道无声的咆哮冲击开了屏障,冲击波如巨石落水扩散开来。

    他突然高举双手,一条披满鳞甲的细长身躯自空中显现,广场上十万人静了静齐齐欢呼。高亢的声浪,让远在部落之外的神山半山腰的席应龙等人亦听得清清楚楚。

    已经爬到半山腰的席应龙,坐在一处石台上喘口气,先回复一下消耗的气力。听见呼声,取出高倍望远镜居高临下向广场内看去,距离太远,他也只能看个大概。

    不断调焦,双眼中金色符文闪烁,精神也在疯狂消耗着,等真正看清楚后整个人倒吸一口凉气,“真的有龙啊。”

    队伍瞬间静了静,大家也急忙取出望远镜看过去,却只能看见广场内的热闹,头顶被一片清濛罩着便再也看不到了。孟良遗憾放下望远镜,叹了口气,“半年了,又出现了吗!”

    楚河看席应龙夸张的表情,也止不住好奇道:“龙长什么模样?”

    “楚哥你也没见过啊?”

    席应龙回头瞅他一眼,得意道:“也就那样。”

    “细长的身躯,满是符文的鳞甲,长颚大口和位于头顶的一根发光的独角,锥型的尖牙、大大的圆圆的突起眼睛、三只龙爪。……角、须、尾鳍,还有背部纵向排列的突起角质棘刺也变换成锯齿状背鳍,张牙舞爪、腾云驾雾,气势倒是蛮凶狠的。看大小,足有上百米。只是这气息,比血目魔猿要大得多,玄境无疑呀,我们打得过吗?”

    苏妲可反倒冷静下来,道:“那不是龙,只是蛟!”

    “我们的目标也不是它,先随我进入秘境。开启秘境需要龙之血脉,我身上血脉太过稀薄,这次若不能成功便再没机会进去了。大家都打起精神!”

    “明白,这次务必成功。”

    孟良拍了句马匹,又看向懒洋洋趴在那观看的某人,道:“尤其是你,别给我们拖了后腿。”

    席应龙不服气,“没老子,你们连看都看不见,还找个鬼的龙啊。”可这话他也不敢说出口,讪讪陪着笑脸。只怪这山太高了,一路不爆发气力他根本就爬不上来。气力消耗比平时还要快,不得不每每停下休息。

    不过他注意到苏妲可说的话,她身上有龙之血脉?!这么高级的吗,还是不是人类了!

    ……

    伴着古老的歌曲,广场上空浮现呼一片汪洋大海,独角雕像上清辉映下,青光朦胧一片里层层雾海开始流转,水波肆虐奔腾。

    水雾中,百米长的蛟龙若隐若现。时而咆哮,时而翻滚。

    掀起的雾气波澜,奔腾咆哮,蔚为壮观。

    “祭——”

    大祭司一声高喊,空中蛟龙落在了巨大雕像上,周围石板现出地窟,一片片玄甲战士押送着巨大凶兽、魔兽出现在后场。蛟龙满意点头,大口一张,将这些祭品全部吞吃。

    最前方数百个孩童身上图腾开始闪耀生辉,面上有痛苦之色。

    到了最关键时刻,蛟龙额头独角迸射出一道清辉打入数百孩童体内。所有孩子胸口的独角图腾,也随之亮了起来。

    面上痛苦的孩子,表情明显舒缓,周身灵气涌动,显然已经唤醒了体内沉寂的灵脉。

    天资不错的孩童,甚至已经开始吸纳周围浓郁的灵气锻炼灵脉了。

    大祭司高兴的喊了一声,“风蛟部族,永世长存!”

    “风蛟部族,永世长存!”

    广场上十万众各个跟打了鸡血似的,齐身高喊。至此,举火节祭祀活动最重要的部分告一段落,但人们并不会就此散去。难得汇聚在一起的日子,必然载歌载舞,喝着烈酒吃着兽肉来交际一番。未婚的男女们,开始各自寻找看对眼的异形。

    一个个将自己最得意的饰品摆在显眼的地方,炫耀着,夸赞着。若是运气好,正好看对眼,便会勾搭在一起。有些急杏子更是趁着高兴、找个角落,兴致上头,大干一场也是在所难免。

    而此时,环部落河流下游区域,几个巡逻者发现无人操控的浮桥飘了下来,立刻察觉不对劲。

    “赶紧上报首领!”

    不出片刻,一身武装的蛟玄便出现在事发地点,下属一人道:“首领,这两座浮桥是中段巡逻队伍,刚才看过,已经消失了。”

    蛟玄面色一寒,“有异族入侵,举火节事关重大,不可大动干戈。让巡狩队取消假期,沿河搜查,不要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是!”

    ……

    神峰顶端,如插天之剑捅入云霄。

    这个距离,已经连接到了“天上星河”那滚滚波涛。上方更有不少路途,天知道这神峰到底有多高,但他们已经无需再继续往上攀爬了。相比一路爬过来的近乎绝境的坚壁,到了这里反而水雾横生、林密草茂。甚至能躺在平台上,看“天上星河”里偶尔路过的闪闪发光的庞然大物。

    一头嘴生长长触须的怪鱼,体长数十丈从神峰一侧河水里游,浑身凶悍的气息只看你一眼就毛骨悚然。好在众人在它眼里,也只如蝼蚁。河水里与河水外是两个世界,也不虞它们冲出来。

    席应龙叹为观止,地球上再华丽的特效,也拍不出这样的玄幻效果啊。

    就在这样一块地方,有一处粗矿的平台,平台里面是一个洞穴。一切都很平静,看不出是什么魔兽、蛟龙之类的洞窟,因为没有一点凶悍之气。

    楚河第一次来这里,面色有些狐疑。本想发问,见孟良几个家伙一脸嘚瑟,就等着他问,便索杏不问了,碰了碰到处拍摄的席应龙,“你发现什么异常吗?”

    席应龙楞了一下,才仔细打量四周,“咦!”

    苏妲可饶有兴趣看着他,“你发现了什么?”

    “有个窟窿!像是固定了的门户。”

    原本只是随口一问,这下苏妲可真有些意外了,“这是秘境,我据血脉才感知到的,你竟然也能看见。看来你的瞳孔能力,还真是超出我的预料。”

    说着,脱下外套,开始一层一层慢慢解下缠绕在手臂上的绷带。她的举动优雅洒脱,完全不避开众人视线。解开了绷带,那雪白的肌肤莹润如玉,而整个身体与白石相映衬,犹如天空上一尊神女。

    几个男人看的满是不自在,主动转过身不去看。唯有席某人还嫌看不透彻,甚至凑到近前,瞪大眼睛去看她脱衣服。

    “臭小子,有你这样看的吗?”

    孟良臭骂一声,就要去抓他却被席应龙躲了过去。他不好转身,顿时僵住了手。其他人心里别提有多羡慕,却无一人敢转身去。其实哪怕他们转过身来,苏妲可也不会介意。

    “原来你皮肤上还长着符文?这符文也太密集了点,跟鳞片似的……”

    苏妲可卸下武装,反而朴素得不沾半点人间烟火,又如同大自然一样清爽利落,像是一个只存在于山间的精灵。她知道席应龙瞳孔特殊,能从她雪白的肌肤上看出内在符文,也不意外,“你想说什么?”

    “你……”

    席应龙顿了一下,阴仄仄笑了起来,“该不会是打进人类世界里的魔兽变的吧。”

    “肤浅!”苏妲可淡淡回了一句,把席应龙噎得够呛,“你说清楚点,我怎么肤浅了。你这个人形魔兽,怎么敢在我这个人类面前这么横的,就不怕我揭发你吗?然后挖了灵核、再挖脑核。”心里却很羡慕,好像这样的回应也挺酷,下次若有人怀疑他是魔兽变的,是不是也回一句“肤浅!”

    “啧啧啧啧,骚气啊!”

    苏妲可理也不理暗自乐呵的席某人,重新穿上外套,举步走进空旷山洞内。

    取出刀子在手心划过一道,血珠飘在空中竟不下沉。她浑身晶莹的皮肤陡然发光一般亮了起来,却是隐藏的符文被气力激活,散发出玄之又玄的光泽。

    席应龙差点没咬到舌头,“我擦,还有这种操作!”

    难怪平时都要绑着绷带,不然走哪去,都是个天然灯泡啊。

    原本空无一物的洞窟中,陡然洞开一道旋涡门户。

    “进!”

    一步跨入,便是另一个世界。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