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9:【风蛟部族】

    时已入夜,一行七人悄无声息越过风蛟族的哨岗线,来到神山之下。

    瀑布轰鸣声不断,那永不停息的流水声伴着夜空中偶尔如夜枭的凄惨鸣叫,倒的确别有—番惊悚片观感。队伍从下午就开始密切准备,反反复复检视自身,看有无遗漏。

    席应龙更是被反复叮嘱要牢记所有注意事项,一再检索自身,确定是否有未曾留意而能导致全盘崩溃的地方,一切只为了今天的行动。

    河水涛涛,数十丈宽的河面,水光粼粼,碧波荡漾。若无那些身高两米多,全身盔甲、手持利刃的蛟族战士在河水浮桥上来回巡视,倒也是个风光如画的避暑胜地。

    而今夜,神山背后那庞大的建筑群第一次出现在席应龙眼里。

    像一个繁华的城镇,神秘水晶灯亮如白昼,空旷的地界更是人来人往。席应龙第一次见到这种异象:奇形怪状的建筑群落,错落有致,如同一个循环的圆围绕着正中心高大建筑。高大的城墙层层叠叠,有些竟然是悬空的,正好露出下方通道。

    在他的“视野”里,这些悬空城墙多处都可看到符文迹象,显然并非毫无防备。之所以突出成这种排列,全是为了防空。相比神树基地深藏在山腹之中,这些原居民更知道该如何在大山里生存。

    外层还漂浮着一片类似舰船的工具,也不知是战舰还是交通工具。

    所见之处,无一不精致。但每个人的气息,都十分强大。哪有印象中蛮荒土著部落的形象,分明是一处大山里的繁华都市。

    “这……是整个部落吗?”席应龙惊了。

    “注意观察!”

    苏妲可的声音听起来比现在的温度还要冷,席应龙不由拉紧了背后的斩舰刀。

    皮质鱼鳞纹铠甲确实拉风,尤其现在还外传着黑皮衣库,怪不得天剑局里稍微有点身份的战斗人员都是这副打扮。他背后还有专门的束缚武器的特殊扣子,为了能将四吨重的武器绑上而不松脱,这件装备他可是好不容易才淘到的。

    虽然此前路途中的所有战斗都算是训练,而在苏妲可眼里,他“卓有成效”的训练结果也始终不值一晒,但不管怎么说,席应龙现在已经是任务不可或缺的重要成员了。

    楚河出言解释道:“据我们了解到的信息,风蛟十八部族,在十万大山南部势力范围极大。好在这里是边荒地界,这也只是一个小分支部落。人口不超过十万,最强大的战力,不过玄境上段。但哪怕是这个小部落,只要超过一米高的孩童,人人都是武者。”

    “窥其一角,可见一斑。我们在边荒扎根,与周边几大部族时有摩擦,迟早会有一战。现在彼此都只是摸不清对方根底,才按兵不动而已。”

    席应龙好奇心简直达到顶点,这是他在城市里吃着汉堡看着明星八卦所完全无法接触到的隐秘,“周围到底有多少部族,他们知道我们基地背后接壤的地界就是地球吗?我们怎么防御,在这里还有没有同盟?”

    “告诉你,没有!”

    说到这里,楚河语气异常严肃道:“我们举世皆敌。”

    “地球武者如果不能在荒界连续生活、修炼三十年以上,身上就会带有明显的外人气息,就像你现在看其他异界居民一样。本能会有一股别扭、排斥、敌对、丑逼的情绪。双方一见面,只要干得过,就一定会干掉你。”

    “相比而言,地球明显弱势。毕竟每个武者放在地球,都相当于小超人。我们不知道对方知不知道跨界通道的事情,所以一直以来都是小心经营。”

    “据上面推测,他们的晶石、符文文明科技含量也不低,应该是有所察觉的。”

    “好在即使接壤,也还存在一层天然界域屏障存在,荒界原居民想要跨界穿过地球,实力就会大幅度下降。但在地球上,他们也能迅速得到实力再恢复的机会,而众多恢复机会里最为便利的一种,莫过于地球原居民的血肉。人类的,动物的……”

    说到这,楚河忽然郑重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子,如果你不幸被敌人俘虏,最好立即自杀也不要吐露出半点信息。否则我们在发现救不了你时,也会第一时间选择杀了你。”

    席应龙心头一凛,再看周围,总觉得这群人眼神里有杀气。好奇伸长的脖子,也不自觉缩了缩。

    “用你的红眼睛能力去看!”

    苏妲可提醒道,“破除虚妄,应该不仅仅是看到气息才对,多用才能更熟练。”

    “破除虚妄……我的眼睛能力吗?”席应龙不以为然,道:“那你的瞳孔能力又是什么?”

    “窥视本源!”苏妲可竟然回答了他。

    席应龙撇嘴,嘀咕一句,“这么牛批的嘛。”

    不在多问,心念一动,猩红的双眼中一对金色符文浮现在瞳孔位置,视野里顿时褪去一层浮华,看了半晌道:“他们的能源很奇特,那些路灯照明工具,都是灵气在按照既定轨迹在流动。但是这些灵气好像被加工过,死沉死沉的没活力……”虽然破妄视野很方便,但还是分辨不清远处的细节。

    曲中羡慕看他一眼,“你连灵气的杏质也能辨别出来?不当个侦查手简直浪费了。”

    “切!”

    席应龙不屑道:“我可是counter位,当然是老大的角色。”看了一会儿,不明就里,“他们在干什么,空气中的灵气浮动很奇怪,都往城市中心流动?”

    “那是祭祀~”

    “翻译过来就叫举火节!”

    “守卫比平时更加森严。”

    “不要多说了,天气要变了。”

    这热闹的庆祝氛围直持续到午夜,天气终于有了变化。

    头顶不断滴下了稀疏冰冷的雨珠,浓密的云层遮住了整个夜空。

    正等得不耐烦时,席应龙突然觉得头皮一麻,“吃,好吃哒!”灵奶声奶气的声音在心底炸响,他本能的往头顶看去,异样的情绪浮上心头。

    这时苏妲可也突然出声,“出来了,我感知到了。席应龙,注意观察龙的出没!”

    “在头顶!”

    隐隐约约、恍恍惚惚,看不真切。

    众人一齐抬头,却连根毛都没看见。

    天空乌云弥漫,眨眼将狂风大作,大雨亦倾盆而下,这下连辉月的幽光也暗淡了。苏妲可面色一紧,声音愈发冷清,“行动,时间一刻钟。”

    众人齐齐从怀里取出一枚价值不菲的玉质符文捏碎,身上气息顿时隐蔽。

    “刷刷刷~”几道身影消失不见,唯有席应龙还停留在原地。他很不自在的看看身后的黑暗,背脊一阵发凉,将自己藏在一块岩石后才觉安全些许,取出望远镜紧紧盯着天空那道如梦似幻的身影,想了想,又悄悄打开胸口的摄影镜头。

    黑暗雨夜里的神峰更像一尊巍峨的巨人,而下方的风蛟部族灯火在黑暗承托下愈发灼灼光辉。

    哗啦啦的河面上,三个头顶尖刀般独角的巡逻武者,呈品字形守卫这一片水域。他们肩头盔甲上倒刺狰狞,手持类长枪武器上也多是狰狞的尖刃。立于浮船上,不时地以脚掌轻跺浮船尾端,让冰凉的河水溅起无数水花,浮船也随着他的操控轻松转向。

    狂风大雨丝毫没有让他们显得局促,其神情亦是十分惬意,偶尔还扭头对城里的灯火辉煌瞟上几眼,评头论足地投以几声异样的笑声。

    “那是什么?”一人突然指着一个自河流上游漂来的黑点道。

    “是浮木吧!”队友道,“刮风下雨,上游估计又有山洪暴发。每天都有浮木飘下,没什么好在意的。”

    那人点点头,认可了队友的话,待到黑点飘到近前还伸手捞出一片灌木叶子,总觉得有点奇怪。想了半天,却不得要领,摇摇头继续操船。脚下一跺,浮船转向,沿着既定的轨迹巡逻。听到熟悉的水声,他心头却陡然一点灵犀,“不对,若是山洪冲下的浮木,水位怎么没涨?”

    “哗……”正在这时,水面一声轻响。

    一点寒光破水而出,水花碎成无数剑气,如满天夺命的利箭暴起,劈头盖脸地直逼华雷的面部。

    事发突然,他连反应也来不及,就已被洞穿了盔甲穿透了脑袋。与此同时,旁边五道身影同时乍起,一道锁链自墨云手中飞卷,准确缠绕住另一人脖子。孟良致命一刀,直取他后颈。

    陈正和手中多了个厚重的龟盾,一击砸在盔甲脑袋上,闷声回响将他砸晕。曲中手中翻出一柄短刃,刀尖自下而上贯穿了盔甲薄弱的咽喉缝隙,噗嗤轻响,自头顶贯穿。

    他们配合太密切,楚河发现自己打了酱油。

    “砰砰~”几声落水声响起,血水已在河面泛出了一朵美丽的小花。

    一切只在瞬间,三个巡逻风蛟武者已经毙命。

    “忽~”破空声至,席应龙落在浮船上,好奇看着随波飘下的风蛟武者尸体,随手捞了一具。

    “你干什么?”孟良低喝。

    “战利品。”

    “比不上你的,不要浪费时间。”

    “哦。”

    随手抛掉尸体,却无人察觉这具盔甲内的尸体,已瞬间丢失所有残余生机,飞快腐烂掉。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