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6:【剑鬼之威】

    “嗷——”

    它血红的双目透射出三尺血光,狂吼一声,双拳擂鼓似的疯狂锤击胸口。

    似乎为它喝彩,这层层叠叠的森林中,陡然响起一阵阵兽吼附和与它。仿佛整个森林中藏着的凶兽,此刻都被什么变故惊动,发出的兽吼声此起彼伏。

    大地开始剧烈震动,一株株古树被撞的东倒西歪,残枝败叶更是抖落无数。

    若此时将视野拉到高处,便可看到这片密集的丛林里植物的动静宛如洪水在开辟一道道激流,那是凶猛的凶兽、魔兽被号召起来从各个角落里展开疯狂围堵。

    “你这个惹祸精,到底干了什么?”孟良近乎竭嘶底里怒吼道。

    席应龙一缩脖子,一言不发,脚下却陡然爆发出气力,速度再次激增三成往前飞逃。

    “你们快走,我先挡一挡!”

    苏妲可停了下来,长弓在手,眨眼间如机关枪般的箭矢射速射了出去,“轰轰轰~~”

    最前面的三角麟纹龙直接被射杀,箭矢上附带极寒气力转瞬冰封上百米走廊。后方魔兽来不及止步,一头撞在冰墙上,瞬间头破血流。

    “握草,好猛!”

    席应龙回头一看,忍不住的惊艳。一介芊芊女子,竟以一己之力硬抗上百魔兽。这等风采,直叫男儿心折。

    可这优势还没来得及巩固,转眼就被一只巨大铁拳砸的粉碎。

    那是一头身高数十丈的血色巨猿,身躯如小山般雄壮,血色如灯笼般的巨眼怒射三尺寒光,浑身皮毛乌黑发亮,随着它的动作竟然发出金属般的咔咔作响声。

    满天飞溅的寒冰墙前,它怒吼出声,气势如山崩海啸,整个树林里都生出一片狂风。席应龙仅仅来得及回头给了它一个远远的特写镜头,就已感受到那股身临其境的压抑窒息感。

    “玄境……”

    苏妲可面色一冷,长剑出鞘,寒光大作。

    手中四尺长剑,剑迹如龙翔,铮铮然若钢铁洪流在碰撞。剑方离鞘,整个天地里尽是铮铮剑鸣,满天都是剑影。她本是女子,可这剑势之狂暴,就算他们几个男的加一起也不够给她擦鞋的。

    这就是“剑鬼”的剑!

    其实,这一剑,队伍中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看清细节。很巧,席应龙就有一双妖异双瞳,正巧看得仔细。

    剑本无迹可寻,如同流水,又如剑龙。

    无始无终,却无穷无尽、源源不竭。

    狂暴的血目魔猿气势顿时被凶猛的剑龙所阻。可它未退,不仅不退,迎着满天剑影冲了上去。哪怕这道道剑影在它身上割开无数剑痕。

    它速度极快,也简单至极。

    相比苏妲可的“剑龙”,魔猿这一拳毫无玄奥可言。可这一拳上蕴含的力量,却足以让任何锋芒辟易。简单粗暴,以力破巧,一拳砸开了满天剑影。

    苏妲可与它硬刚一记,瞬间被震退百米,脸色亦为之一白。

    下一刻,剑影再鸣,森寒之气暴增。

    “剑河雪涌!”

    随着一声轻喝,周围气候都为之改变,青葱郁郁的丛林中转瞬开始飘起层层雪花。苏妲可的长剑似消失在满天风雪之中,剑刃却无处不在。一道风雪凝聚的剑气,在空中震颤,剑尖一闪即逝,下一瞬便突兀的出现在魔猿头颅前方三尺处。

    魔猿终于止步,关键时刻抓碎了剑气,一声暴喝摊开手掌。发现手掌竟然被刺了一个大洞,额头上都印出一道血痕。

    轰隆隆!

    战斗不息,刚一接触再次激战成一团。

    前方奔逃的众人似对苏妲可极有信心,看也不看自顾奔逃。当后方那种山洪暴发的兽潮汹涌来袭时,他们便已经完全慌不择路。唯有席应龙将胸口微型摄影镜头摘下,对准后方,也记录下了那片森林片片古树倾塌的酷烈景象。

    苏妲可的战斗在持续,铮铮剑鸣不绝。剑气寒霜,比极地更寒冷,直欲要冻杀一切的架势。

    可她其实是处于下风,魔猿动作粗暴,血色拳头一拳捣出,连空气都被压爆。

    那道纤细身影相比小山般的魔兽,近乎于无,似乎魔兽一口气就能吹倒。可她此刻衣衫猎猎,一柄冰魄色古剑凌厉如电,呼啸如龙,激射出漫天森森剑气。

    而在他对面,狂猛如魔猿,身上那一块块如同岩石般坚硬的肌肉上,也被重创的剑痕累累,鲜血流淌,尤其是一对拳头,竟是皮开肉绽,森森白骨若隐若现。

    苏妲可更不好受,被魔猿狂暴的拳力震得五脏六腑近乎移位,一口鲜血险些喷出来又被她噎了回去。

    “轰隆~”

    天摇地动,碎木飞溅。那股强大的力量碰撞所扩散的震动波,令这片天地都失色。

    差距太大了,这就是苏疯子的实力吗,只怕一根手指头都能碾压自己。席应龙刚刚还有点飘的小心心,马上就被残暴镇压了。这种实力的武者,若放在都市里,造成的毁灭比导弹也不乏多让吧。不过席应龙现在才见习,待他有朝一日真武巅峰,不见得比苏疯子差。

    但眼下,还是尽快逃跑吧。

    只他们战斗的余波,就震得气血翻涌。

    “握草,至少玄境中级魔兽。在这片大山里,已经是领主级的存在了。你到底拿了什么东西?!”孟良恨不得揍人,其他人也面色不善。

    席应龙面色一紧,赶紧朝楚河靠近些。

    背包里鼓鼓囊囊的,一边跑还边往嘴里塞,显然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楚河眼疾手快,一把抢过一颗,眼睛顿时瞪得老大,“洗髓果!”

    “什么?!”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我的!”

    席应龙大急,还要回抢,可他哪里是楚河的对手。抢了几下没抢到,顿时满是不忿。

    孟良脸色稍霁,重重吐了口气,“既然是洗髓果,被追一回也值得了。小胖子,洗髓果你都摘光了吗,还有没有剩余的?”

    “没啦,都摘光了,连青果子都摘了……不是,果子是我发现的,也是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摘出来的。你们想干嘛?”

    陈正和没好气丢了一件黑色盒子给他,“先把洗髓果装进去,能屏蔽能量波动。否则是摆脱不了周围魔兽追踪的。”

    席应龙楞了下,若不是这果子能量太足,吃下一颗就全身发烫像掉进岩浆里似的,他恨不得全塞进肚子里,现在只能先储存起来了。这盒子也不知什么材质,入手沉重,上面有符文烙印。装进去后合上盖子,果然气息消失了,顿时松了口气。

    曲中忽道:“附近不远就是蛟族的地盘,我们这边动静太大了,容易引起蛟族注意。这与计划不利,必须尽快转移。”

    “往东走!”

    众人迅速转向,这一追一逃,就是一天一夜。

    路见一处神山,古木参天,遮天蔽日。

    终于摆脱了那狂追不止的血目魔猿。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