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4:【我不怕你】

    战斗半夜,直至太阳升起,整片山林才开始有了些许温度。席应龙站在高处,背后九支比他还高的骨刃扇形排开,目光所至之处,尽皆一片死寂。

    四野万籁俱寂,连虫鸣也听不见丝毫。

    迷蒙雾气升腾而起,随着温度升高,也开始在山林间鼓起雾潮。

    经过这一夜的磨练,他觉得现在可以打两个之前的自己。一个人练习再多,又怎能赶上生死线上的搏杀?他以为已经大成,那么现在的极限挪移、近距离格杀又是什么?

    人果然都是犯贱的。

    不逼迫自己去不断挑战极限,永远不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

    他今年16岁,还有4年就20岁。

    爷爷今年78,还有2年时间就80了。

    武者并不能让人保持长寿,相反,有些武者死的更早。想在爷爷有生之年让他看到自己成功的机会越来越少了,小小年纪也对时间有了一种特别大的敬畏感。

    兼且常年一个人生活,比同年人更多一份成熟。这也让他越来越深刻的理解到,人不逼自己会一直停留在舒适圈,造成最大约束的不是别人,而是毫无警戒的自己。以前自己那些错误的想法和坏习惯,剥夺了生命的活力,也毁掉了某种向上的动力。

    不管何时,只要你打算打破固有生活圈子,就会特别的痛苦。只有于痛苦当中,才能够去涅槃重生。才能让自己静下心来,逼自己前进,这何尝不是心智走向成熟的积累。

    回到营地时,除了苏妲可依旧在山洞里偷懒不出来干活,其余众人都在准备木筏。

    席应龙刻意将背后战利品背整齐,在他们面前转悠个来回,众人却就是对他背后的狰狞武装视而不见。“咳咳,楚哥,你在忙什么呢?”故意大摇大摆走到楚河身前问道。

    “你给我躲开点,好狗不挡道。”

    “嘿嘿,楚哥,瞧瞧。”席应龙恬不知耻,还将骨刃抖得哗啦啦作响,“这是我第一次战斗的掉落,26只怪,掉落9件装备,爆率还可以的伐?”小胖子舔着脸求夸,“咱局子里,有比我更厉害的见习吗?”

    楚河一挑眉,“这就飘啦?骷髅怪哪种游戏里不是基础小怪呢,你大半个晚上才砍这么些个,也好意思自夸。想当年,我第一次出任务就是丁甲级任务,独自在一个人口二十万的镇子里找出跨界的菊川鬼之将军。”

    “鬼将知道什么级别吗?先给你这学渣普及普及知识,你昨夜见过的大概两种鬼族,兽类的骨刺兽,类人的是骨刺妖,在其上至少还有兵卫、卫门、鬼录、镇守、判官、鬼府、城主、太名,之后才是将军。哪怕跨界而来,实力大缩水,可这中间差了多少个层次你自己算算吧。”

    席应龙摆着指头数起来,“一二三四……八个层次。”顿时有些傻眼,“难道我昨晚打的那些真的很Low?”

    再看背后哗啦作响的一大堆骨头,便有些不自在了,“可是,这骨刃感觉挺锋利的啊。一下就刺穿颅骨,我用斩舰刀硬砍至少三下砸同一个地方才能砸破脑袋。”

    楚河再次挑眉,连孟良也对这小胖子的话语将信将疑。

    正要说话,曲中却难得瞄一眼,主动道:“骨刺妖这种东西我们是不屑打的,没什么挑战杏,又蝗虫似的打也打不完。倒是这骨头还有点看头,我来瞅瞅。”

    “曲哥,您看。”

    有人搭理他,小胖子再次热情起来,抽出一根保存最完好的骨刃于手心舞了个花递过去,道:“骨刺妖从掌心里长出来的,我干掉之后它尸体就腐烂了,却只留下这根骨刃。”

    曲中看着长度,挽弓搭在弦上,“崩”一下脆响。骨刃瞬间没入百米外石头内深入地底,顿时惊讶了,“骨刺妖身上也可以掉这种好东西吗,没有一起腐烂?”

    席应龙拍着胸脯保证道:“当然了,不过也不是所有的骨刺妖都有掉落,有些根本就没兵器的……咦?”忽然疑惑起来,“曲哥,你们之前没打到过这种装备吗?”

    “你小子,真当是打游戏吗?哪来什么掉落不掉落的。”曲中没好气道:“我们与鬼族交锋数次,干掉了也只是一堆烂骨头,每次都讨不到好。蝗虫似的,过境之后不留半点生机。偏偏神出鬼没,上面担心是大患,才在这里设置了前哨站。”

    席应龙眼珠子一转,“这么说,我的幸运值是不是特高,才这几只怪就掉落九把兵器。我的独家兵器呀!”

    “呵呵,顶多一品武装的锋利度,你自己乐呵吧。”

    “一品……武装?那些也是武装啊,我这就赚钱啦?!”这下可把他高兴坏了,赶紧将射进石头里的骨刃拔出来,丝毫无损。也不背在背上炫耀了,擦干净找了块绷带好好包起来。

    寻思该怎么利用这些骨刃,一品武装价值数十、上百积分的好吧。他只一晚上就打到九把一品武装,最高可以兑换900积分啦,积分也太容易了吧。

    越想越飘,连走路都开始扭出六亲不认的步伐。“苏疯子呢,苏疯子,又在偷懒啦!”他扯着嗓门朝山洞里喊道:“这到底是不是她的任务,整天就知道偷懒,吃饭还要别人送到手上。我可是大战了一个晚上,也不见出来慰问一下功臣。”

    场面骤然静了一下,孟良荒唐的一拍额头,“握草,这小子还真是厚脸皮,不怕死啊!”

    果然,下一刻全场温度骤降十度。

    尤其席应龙身上都凝结出一层冰花了,他猛一抖,震散冰花逃出百米开外,还作死的扯着嗓门色厉内荏喊道:“嘛呢嘛呢,想杀人灭口啊。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嫉妒我的900积分,想强取豪夺。这么多人看着呢,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再说我楚哥还在呢,你可别胡来。”

    楚河苦笑,他跟苏妲可虽是同届,可这差距却如同天渊,哪里当得起挡箭牌这份重任。

    苏妲可踩着清脆步伐走出山洞,犹如冬雪中的遗世独立的梅。冷冷看了一眼躲出远远的某胖,倒也没真个计较。

    “出发!”

    楚河松了口气,将木筏一脚踹出,急飞出百米向席应龙砸过去,“别给我捣乱,赶紧背上,要出发了。”席应龙借梯下楼轻松接住木筏,趾高气昂走回来,还向苏妲可比了个挑衅的眼神。

    苏妲可:“……”

    由于“剑鬼”的名声和修为,以至于达到了所有同届、乃至绝大部分真武见到她都是得需仰望的存在。加上他自身修炼的功法所致,整个人杏子冷冷清清,如同一块万载寒冰。仿佛一幅天生就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连自己队伍的成员平时也不敢主动与她闲扯搭话。

    但这并不代表,就没有吸引力。

    女神可不是白叫的,偏若惊鸿,婉若游龙。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兼且冰肌玉骨、气质无双,武力强大……种种优势下,使得苏妲可在众位武者的心目中,已经被不知不觉的神化了。她就像是一个骄傲而不食人间烟火的女神一般,高高在上,受人敬仰,可远观而不可亲近。

    可大家都是年轻人,谁心里还没点小九九。

    倒是似小胖子这种不要命的作死耍泼,反倒挺新奇。

    踏过重山在一条幽暗林间的诡异激流前停步,木筏入水改走水路。

    这是一只简单的木筏,只是是用某种轻质的巨大圆木为主材,无数藤蔓粗糙的捆绑起来而已。但宽敞和结实毋庸置疑,载十来人与物资也足够了。

    几个武者没有什么制造天分,奈何就是有股子力气,粗制滥造的木筏也能像雨水溜过鸭背一样在水面轻快地滑动。

    曲中就站在船头警戒着,水下不时游过一条条狰狞的身影。大如门扇,长相狰狞无比的怪鱼凶兽,追逐着木筏的阴影游动着。

    待到以为机会成熟,便骤然跃出水面袭击众人,血盆大口张的老大,满嘴都是锯齿般的獠牙,比陆生凶兽要恐怖的多。曲中更是不时的拉弓射进河水中,不一会儿便在后方飘起一具类鱼尸骨。席应龙鬼机灵的坐在尾端,悄悄将左手伸进河流里,借机偷吃了个饱。

    冰冷的水流一路穿山过林,左右两岸到处都是壁立千仞的绝壁。偶尔还能看到清晨喝水的魔兽,远远在岸上看着他们飘过。

    刚开始大家还警惕彼此互相盯着看,可也未见着魔兽主动来攻。席应龙在木筏上坐了一阵子,困顿得不行,进入荒界以来一直都在修炼中度日,就不曾真正睡过。虽然不怎么困,可精神疲惫是免不了的。正好这会儿,头顶太阳暖和,倒下就呼噜噜补起觉来。

    可这段时间,他手心的强盗可没放松偷吃。只要被曲中干掉的鱼怪,都悄无声息进了“灵”的肚子,“emmm,真香!”

    不知何时,一盆冷水浇在脸上,席应龙迷迷糊糊抹着脸坐了起来,才发现木筏穿过了一片水帘洞似的天然瀑布群。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又打通了一条灵络,爽!

    这里天然成趣,溪谷神秘深幽,深山密林、流泉飞瀑、奇石叠嶂、野趣横生,构成一幅生动的天然花屏。

    身临其境,无不心旷神怡。

    水帘洞的瀑布动辄高达百米,连环不觉,从水瀑下经过不禁可以领略旖旎自然风光,拥抱大自然的无穷乐趣。也是绝佳的探险路线。若放在地球,指不定是有多少探险爱好者赴死以往。

    席应龙默默打开摄像头,“我只能帮你们到这里了。”

    “陈哥,我好饿呀,有没有吃哒。”

    正闭目打坐的陈正和无语,“睡完吃,吃完就睡,这一趟就没有比你更轻松的。”

    “我还在长身体嘛。”小胖子理直气壮,娴熟的去翻他的食盒。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