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2:【先有剑鬼后有天,木兰更在剑鬼前】

    还没等他吼完,房间瞬间如坠冰窟,层层冰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

    席应龙打了个哆嗦,一抬头,正对上寒霜密布的苏妲可。一柄寒光利剑,已经架在了脖子上。脸色数变,强行挤出一张肉嘟嘟的笑脸,立马变口道:“啊呀,是姐姐您来了,您来串门还带什么礼物,都是邻居串串门有助于邻里关系,要啥自行车!”讪讪去推都已经架到脖子上的利刃。

    大拇指与食指小心翼翼捏住寒气肆意的剑刃,轻轻推一下没推动,顿时动也不敢动。

    “姐姐,我错了,饶我一条狗命吧!”

    苏妲可瞧他一副吓尿裤子模样,反倒消气了。

    瞬间冰山融化,冷漠的脸上现出微笑,如一朵雪山冰莲在最冷冽的严寒中绽放,让小胖子不由看痴了。可惜好景不长,那美景转瞬即逝,兜帽遮住容颜又恢复那副神秘“剑鬼”模样。

    “跟我走!”

    气场太强了,女神的请求当然不容拒绝,更何况还是带剑的女神……

    席应龙立刻乖乖的跟在她身后,走出自己的房间。其实他很像皮一句,“不走行不行。”“不走你养我啊……”只能憋死住。

    心里满腔悲愤表现不出来,“老子怎么这么倒霉,莫名其妙得罪这里的地头蛇。霍龙头不是还说基地内绝对安全吗,我在自己的房间里却被人带走了,问题是我明明关着门竟然任由人进出的。”门外早就有四个男子等候在侧,一见两人出来,立刻左右站立将他夹于中间。

    每个人脸上都是一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让席应龙想套点话都不行。

    出了基地,外面天空还能看到点点繁星和一轮皓月,但时间已经是凌晨五点。

    席应龙拼命呼吸着憋屈的自由空气,面色苦兮兮,“我希望有个如这山间清晨一般明亮清爽的人,如奔赴古城道路上阳光一般温暖的人,来救我出苦海。……鹅米豆腐~”

    这个人真的出现了,车灯刚打开,霍尊就站在前头。

    车子顿了一下,众人赶紧下车行礼。

    霍尊看到面无表情的少女,开口道,“小苏啊,现在就带他去,是不是太早了?”

    苏妲可的行为举止依旧尊敬只是语气冰冷,道:“霍局,北方战势将启,再不动就更没时间了。我已经在这个境界耽误了大半年,但凡有一点机会也不能放过,希望他的能力这次能起点作用。”

    霍尊看到被簇拥着还不停朝他发出求救眼神的小胖子,回了个稍安的眼神,“太早了呀!他还未接受专业训练,哪怕有你在,依旧太过危险。”

    少女沉默片刻,冷冷道:“你答应过我的。”又回头狠狠瞪了一眼小动作不断的席应龙,“我保证他活着回来。”

    霍尊无奈了,直挠头,他还能说什么,“好吧,我同意你带他去执行任务,但至少让他了解任务模式并且拥有基本的自保能力之前。”

    此话一出,立刻感知到一股+999的怨念袭来。如果眼神能杀人,他早已被小胖子千刀万剐了。小胖子鲸了,“就这么同意了,就不能再争取一下下吗!!”

    苏妲可想了想,“可以!”

    “让小楚也跟着你们去吧。”霍尊又道。

    黑暗里跳出一个身影,正是一直跟在霍尊左右的小白脸男。他讪讪朝苏妲可笑了笑,“嗨,苏妲可,又见面啦。说起来我们还是同期毕业,呃……跟着你出任务可真不是个好差事,可谁叫我职责在身呢。”

    “哼!”

    苏妲可冷哼一声,转身上车。

    楚河皮笑肉不笑,走过去搭在一脸悲愤小胖子的肩膀上,两根纤细的手指头捏住脸蛋拉长,“哈哈,小胖子,来,给大爷笑一个。笑一笑十年少,这么年轻就愁眉苦脸,可是会得鱼尾纹的。”

    “我……”席应龙噎了一下,不敢反抗,“肉多,鱼尾纹都挤死了。”

    车子发动,这下霍尊没拦着,站在路口笑眯眯朝他们挥手,“一路顺风。”

    两个小时后,他们驱车来到一座军用秘密机场,由专机带领直飞往未知的目的地。见大家都懒洋洋的样子自己找座位干自己的事,憋了一肚子话的席某人忍不住问了出来,“楚大哥,这一切的一切,到底是肿么回四。”

    “你把舌头给我捋直了。”楚河道:“想知道吗?”

    “嗯嗯嗯~”

    “哟哟,这可不是问人话的态度哦。机灵点,给大哥来点酒水。哎呀呀,这几天修炼太勤,肩膀实在劳损……”

    席应龙一头黑线,四处一瞄飞快给他倒一杯红酒,又给自己顺了一瓶肥宅快乐水,吨吨吨灌进肚子里,才给他按摩捶背。心里满是鄙夷,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若非全场就他一个好说话的,鬼才想找你呢。

    ……

    “先有剑鬼后有天,木兰更在剑鬼前!”

    作为同时代的两大天才,“剑鬼”从出道之日起,就已经把同代武者虐的哭爹喊娘,是局里有名的梦想终结者。最擅长的事情,便是在真武排行榜上打通关,“去泥煤的武者梦!”

    绝对BOSS级的人物,不仅修炼速度快得惊人,而且悟杏绝佳。自创武技,打破前人各种记录。她每次晋级新的境界,都是局里的大事。那意味着,都会有一批与她同境界的武者将遭遇不讲理的蛮横挑战,打遍同境界无敌手。

    所有人都在等待她跨越真武之路,然后领导一方。没想,却在她跨越真武九重境时,意外出现一个挑战者。

    木兰,一个很普通乡村走出来的女子。天赋一朝觉醒,惊艳无双,从此便博得了“木兰更在剑鬼前”的雅称。血脉乃是离火鸾凤,在西方亦称作不死鸟。气力属杏离火之凶猛正好与剑鬼修炼的的冰龙属杏相克,从此便再也没赢过一次。

    可以说,木兰完全是踩着“剑鬼”这块踏脚石崛起的。

    苏妲可的郁闷可想而知。

    她早就在真武九重境界圆满了,随时可以点燃气力完成升华,却一直压制境界寻求更强突破。一步输步步输,她一直在寻求变得更强的方法。一次偶然机会,发现了龙的踪迹,而且是一条幼龙。

    “伏羲”那帮疯子从一份被疏忽的玉石典籍中,翻译出了“血脉传承献祭转嫁”的方法。可以让武者继承强大上古魔兽的血脉天赋,取而代之。她所修炼的功法,亦同样需要汇聚更多龙脉气息来完成蜕变。

    之后的事情,就再简单明了不过了。

    苏妲可必然是在打幼龙的注意,但哪怕是幼龙亦不是纯粹靠武力可征服的。龙或藏于九天之上,或藏与九地之下,哪怕一条臭水沟只要钻下去,就不是人能够轻易发现的。

    甚至还不能让更强大的武者去帮忙,那必然会早早惊走幼龙。

    所以她的机会只有一次。

    席应龙听得心脏怦怦乱跳,“血脉传承献祭转嫁?听名字就好邪恶,那人类获得魔兽的血脉天赋,到底是人还是魔兽,还是兽人?”

    “哼!”

    一直默默无语调息的苏妲可冷哼一声,打断某人的臆想。

    席应龙赶紧赔个笑脸,“不是说您,您老休息。我就随口一问,呵呵,呵呵。”

    楚河想不到他反而对这个更感兴趣,无奈道:“这种内容必然是绝密,我也所知不得。听说,玉石典籍资料是从一个自由武者处得来,而且片面不全。还牵连出了一桩无头公案,不过已经十几年前的事了。当时为了这份资料,甚至引发了一场规模浩大的武者间血腥内斗,死伤无数。”

    席应龙纠结万分,好多问题想要发问,又不知从何说起。最后只干巴巴说了一句,“既然是残损资料,会不会太冒险?”

    楚河看看苏妲可,一摊手,不再往下说去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