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1:【北冥有鱼】

    席应龙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被埋在一个类似浴缸的坑里,周围填充着类似果冻般的粘稠里,却十分沉重让人动弹不得,眼睛斜向下望只有一股子抹茶绿色还带有淡淡的药膏味道。

    “救命啊!”

    “有人吗?”

    “来人啊!”

    ……

    无人应答,他有点方。

    “帅哥,美女……小岳岳,大幂幂……艾希,穷奇,有活着的吗……魔兽也行,来人啊——”

    喊了半天嗓子都快冒烟了,旁边终于传来一句人话,低音炮似的大烟嗓说话声音非常有魅力,道:“别喊了,还没到时间。”

    “啊……啊!大哥大哥,原来您在隔壁坑里啊。”

    “大哥您怎么称呼啊弟席应龙,年方二八,鄂楚人士,现居玉京城。我之前不是还在跟上古魔兽穷奇大战三百回合的吗,怎么眼睛一闭一睁就到这来了?请问这是什么地方?”

    “你就是被穷奇牵连进来的倒霉蛋?怎么会被弄进这里治疗。”

    “大哥,我不是倒霉蛋,……可能是倒霉蛋他爹幸运蛋。对了,您怎么知道穷奇的?”

    低音炮嗤笑一声,道:“上古魔兽穷奇刚跨界而来就被干掉,这事已经传遍了整个玉京基地。夜枭那帮人运气好,正好遇见回城的‘剑鬼’苏妲可,不然可就全军覆没了。不过这次任务过后,他们就该领剑了吧。”

    “剑鬼?这是艾希的外号吗?”席应龙嘀咕一句,“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啊?”

    “这里是康复室,我们正躺在汤药里恢复。”

    低音炮并不介意跟人聊聊天,“这种药浴精贵着呢,调配了上百种灵药,可以刺激人体白血球加快康复还有温和的灵气滋养。不管是枪伤、刀伤、骨伤甚至不太严重的内伤,只要躺进去不肖几个小时就能好利索,不用等上十天半个月。像我们这种过了福利期的,进来一次都要价死贵,能多吸收一点就别浪费了。”

    “这么神奇的吗。”

    席应龙镇定下来,“这么说我没躺太久。”

    既然汤药这么贵,他也不折腾了,嘴角偷偷舔了舔抹茶膏的味道,还挺甜的。

    “小子,给我讲讲你们遭遇穷奇的事。”

    “好啊,那我能问大哥几个问题吗?”

    “你问问看,只要不涉及保密条约,就满足你的好奇心。”

    “那我先问了。”他倒是不客气,“请问大哥,那位射弓箭勇敢拯救英雄的美女小姐姐叫苏妲可吗,干嘛要用剑鬼这样的外号?”

    “嘿嘿,那不是你该打听的人物。小家伙,别看见美女就走不动,小心哪天成为剑下之鬼。还是先给我讲讲穷奇吧。”

    席应龙无不可,开始舌灿莲花讲起自己的悲惨遭遇……不,英勇事迹:如何以一敌众单挑不良,如何与穷奇大战三百回合,如何从上古魔兽口中逃生,如何被美女拯救英雄的等等。

    低音炮对这小子三句话里两句都是表现自己的描述嗤之以鼻,自动删除吹嘘段落后也大概就是真实场景了,听完后叹气道:“天地间被雨水充斥之时,就是魔兽虚灵力量最强盛的时候,跨界也会变得容易。上古魔兽穷奇,哪怕刚刚跨界实力可能万不存一,也不是我们这些执夜人员能碰的。真遇到了,也不知是幸运还是倒霉。”

    “你能躺在这里治疗而不是进医院,应该也不是普通人吧?”

    “我……大概是因为帮上了忙吧。”他将自己指点虚化魔兽位置的事情说了一遍。“当时情况紧急,我眼部突然发热,就能看见虚化的魔兽了。然后夜枭的队长陈彦州,说我是觉醒了。”他很羞耻的说出这个词,白天还在网上看不起‘觉醒者’呢,没想一转眼就套在自己身上。

    “觉醒了吗。”低音炮长长的沉默,良久又叹了口气道:“小子,给你个忠告,安安心心当个普通人也比成为武者好啊。”

    席应龙瞬间沉默,这话听着耳熟,谁曾经在他耳边经常嘀咕来着。

    但是,他已经听腻了!

    康复室安静下来,他也沉下心来仔细查探一下身体变化。

    没有什么内视的神通,是打不了的,便运转默默感受一番身体变故,呼吸节奏带动气血开始律动起来。

    “咦,小家伙入定还挺快。”

    低音炮辨认出来了,这是基础里最为重要的呼吸法门。不过新手修炼没什么意思,他嘀咕一句,继续躺尸养伤去也。

    只是席应龙情况却不太好,刚入定,就被带入一片空寂的所在。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透明的虚拟蛋壳中,蛋壳上花纹斑驳,形态古拙,似乎是某种符文又蕴含了神秘的能量。

    这些符文连在一起,给他一种霸气、浩瀚、不可抗拒的感觉。

    就在他触碰到蛋壳边缘时,虚幻的蛋壳陡然破碎。

    一股子似熟非熟的记忆涌来——他变成一条黑黢黢、似发育不良的稚嫩爬虫。像一颗大脑袋拖着长长的尾巴,时而虚幻时而凝实,时而化作一股冰冰凉的能量到处游走。

    从睁眼起,它就住在蛋壳里。

    每次饿了,就吃蛋壳。吃饱了就睡,睡醒还是因为饿,直到有一天蛋壳吃光了,开始本能的吞吸宿主少得可怜的内气。真美味呀,可惜太少了。

    其实好几次都感应到食物的味道,还蛮多的,可每次提醒叫喊让另一个自己也感受到它的饿。但另一个自己吃的太少了,它还是饿的发慌。实在饿得受不了,它开始不断的喊饿,可是仍由嗓子喊冒烟也没见任何投喂,还会莫名其妙被教训。

    下雨了,天地间渐渐充盈的虚灵力让它很舒服,它终于再次嗅到了美味食物的味道,这次难得是个庞大的食物,隔了老远就闻到味了。

    真香!

    质量上乘!

    一定很美味!

    忍无可忍,再不吃东西就要饿死了。

    求生欲达到顶点,说什么也要冲出去吃上一口。终于,它卖力冲出了蛋壳桎梏一路沿着身体钻了出去,冲着食物张开了嘴,一股黑烟涌入嘴里它吃到了第一口食物。

    香、甜、好吃。

    它拼命吞吃,像一个饥渴已久的婴儿,要一次吃了够本。

    ……

    席应龙目瞪口呆,身体里有古怪他一早就知道,今天倒是见着罪魁祸首了。原来就是这个家伙,在我身体里一直喊饿。莫名其妙窃居我身体不说,看它可怜兮兮的模样,倒是我亏待它咯?!

    至于父母说的危险,完全没有这个意识。

    莫名其妙的觉得这就是自己另外一个身体,自己会觉得自己危险吗?……就是颜值完全与他不匹配呀。咋就长这副模样呢,丑不拉几、乌漆嘛黑,就这幅尊容你还有理了?

    正要好好教育它一番,谁是老板,就被踢了出来。

    “嗡~”

    随即一股浩瀚的意念传递了过来,内容庞大深邃,竟然是一门种族血脉传承式的修炼方法。

    功法名。

    “北冥有鱼……

    我是一头生活在北冥的鱼,我的名字叫做蜃!

    作为北冥唯一的蜃,我从小时候就没见到过同类,孤单、寂寞、冷,从没体验过杏是什么感觉。害怕被吃掉,害怕自己挂掉就是种族灭绝!

    北冥很大很大,装得下所有东西,却没有一个地方是我的家。

    我只有把自己幻化成一只大蛤蜊,躲过了幼生期。等我渐渐长大,我开始变成各种各样的鱼混在鱼群里,慢慢吃着身边的鱼。我越变越大,最终变成一条庞大无比的鱼,肆意在北冥游荡!

    后来遇见一只长着七彩尾巴的雉鸟,她一直想下海游泳,因为海里有好多食物。

    我帮她变成了鱼,她和我讲陆地的故事,那里有春花灿烂、赤日炎炎、秋高气爽、白雪皑皑。我最喜欢她讲的春天,那百花盛开的芬芳,仿佛能嗅到花粉的甘甜。

    我们一起游泳,相伴了很久,后来她死了。

    我就一直痴痴的想着陆地是什么样呢?想着春天的温暖,可我想不出来,北冥太冷了。这里除了无边的雪山就只有寒冷的海水!

    抵不住对她的思恋,我寻着海流的温度,向着南冥方向拼命的游,终于看到了陆地的影子。

    原来陆地是这个样子,靠近了陆地可我又不敢上去,我太胆小了,只敢远远看着。陆地实在太有意思了,这里的海水温暖和曦,我时常将大海幻化成陆地的模样,许多房屋楼阁、街道行人,行人车马,悬浮于大海之上,觉得这样很有意思。

    大风大浪的天气里,有鱼船撞进我的蜃气内,我会将他们救起送回岸上。

    我总是想找另一只通情达理的天真浪漫的雉鸟一起风流快活,可雉鸟没等到,等到了许多傻燕子。它们都太傻了,见到我都被吓蒙,连话都不会说。

    久而久之,陆地上的人们便流传着我的传说,说我喜欢吃燕子。还说我的皮下油脂制成蜡烛,在黄昏时点燃,蜡烛上方亦可幻化出房屋楼阁。这等蜡烛每根价值千金,献与朝廷,少不了封官加爵,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便有了贪婪的人类,想要用蝙蝠粪便来毒死我。

    那是我曾经救过的一个渔民,他伙同当地一富豪用蝙蝠粪强行喂燕子吃,燕子吃了一时半会不会死去,便在蜃楼内放飞来毒害我。

    我太愤怒了,为那些可怜的燕子。

    这不是我理想中的陆地,我幻化成一只巨大的鸟,掀起泼天洪水淹没了陆地。

    后来听说有个喝醉的诗人看着燕子带我离开水面写出了一首诗叫北冥有鱼,其名曰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