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0:【是你吗艾希】

    众人蹒跚着走过来,警惕围拢着,虽然力战一场拿下了胜利却又挡不住的悲凉,除了弓箭手禹辰外这次人人带伤,吴奇更是身首异处。

    禹辰搀扶着队友道:“这就是上古魔兽穷奇!”

    “哪怕实力万不存一,也不是我们现阶段能对付的。”

    斗篷男子长刀归鞘,看看众人的伤势,又看看肠子都流了一地的队友下半身躯嘴角抽搐,“得亏是刚刚越界不久就被发现,否则若再让它狩猎一阵子,就真要造成滔天大祸了。”

    “吴奇的上半身还在穷奇肚子里。”小武难过道。

    “破开它……”

    “哈哈哈,”穷奇生命力顽强,即使脑袋裂开一道巨大缝隙,还插着一支利箭巨嘴说话都带风,依然不虚气度,留下一句万千反派的经典台词:“吾还会再回来的!”

    喷洒的鲜血在空中留下了一片紫红,被斩开胸膛的它终于翻倒在地,大量的鲜血混着各色脏器立刻流了一地,空中瞬间满是血腥味。不甘心的挣扎,翅膀扑腾几下,轰隆一声倒在地上。

    “救命啊——”

    席应龙微弱的呼唤着,却没人理他。受他拖累,刚刚穷奇爆发的招数也让伏地魔军团们受创颇重,连骂他的力气也无。

    肚子好痛,小胖子低头一看,香菇o(╥﹏╥)o。

    胸口眨眼间就血红一片,血肉向两边扭曲着翻出。随着鲜血喷出,撕裂的痛楚终于直传到了全身,身体无法控制地扭曲起来,他只能躺在地上哀嚎。却依然借助体型挡住手掌心鬼脸趁机悄然吞噬的举动。

    鬼脸就像饥渴已久的婴儿初见母乳,不停贪婪吞噬着,席应龙一直为它遮蔽,生恐被人发现。随着吞噬力道渐大,这股无形黑烟越来越浓,越聚越多,他有种吃撑了的感觉却依然不肯放弃咬着“乃头”,要一次杏吃个够本。

    终于穷奇巨大的尸身在雨幕中渐渐变得透明化,最后化作大片无形烟雾没入掌心嘴中。

    他的胸口也开始发热,不知何时连伤口都开始收拢,流血也止住了。继续不动声色躺着,还一直哼哼唧唧个不停。可毕竟泡在雨里半天,多少有些不舒服,“阿嚏——”

    “咦?”

    “什么情况?”

    “穷奇尸体在消散……!”

    斗篷男子也如泼了一瓢冷水,但毕竟是队长,多了一份冷静,道:“毕竟穷奇在上古魔兽中也是凶名赫赫,这种级别我们也是第一次见,可能会有所不同?它刚才临终前也说了,它还会再回来……”

    “啪嗒~”

    一道纤细修长的身影划破空气眨眼落在巷中,凝立在穷奇身前。同样一袭斗篷黑衣却沾染了浓重的血红,雨水也冲刷不掉,显然刚经历一场战斗未久。

    她身姿曼妙,黑色的斗篷皮衣和束身腰带衬出那玲珑有致的身体曲线,一双修长美腿竟给人带来锋利感。看身高,最少一米八,气场却有一百八十米。只是手上缠满了绷带一点皮肤也没露在外面,腰带上挎着长长短短数把兵刃,背后也是一张造型玄幻的长弓。

    若她褪下这身装备,想必也是一个出门就会被围观的女神。只是帽檐却遮住了容颜也让她更带一丝神秘,唯有一双冰冷的眼睛露在外面,没有一丝表情。

    “艾希,是你吗?”

    眼前这个少女就像是一个人形冰棍,走进胡同,连温度都降低好几度。众人不敢看她,刚刚还浮躁愤怒的心如坠冰窟,静立不吭声。

    “长官!”

    斗篷男子上前敬了一个军礼,“荒字部执夜第四小队,代号夜枭。我是队长陈彦州,正在执行巡逻任务,意外遭遇刚刚跨界而来的上古魔兽穷奇,险些全军覆没。多谢长官及时支援。”

    胡同巷中重新回复安宁,只有暴躁的大雨依旧哗啦啦下个不停。

    她冷眼扫了一圈场中,血腥和各种内脏混合着雨水已经将巷子淹成血红,还有抽搐受伤的普通人,席应龙哼哼唧唧的呻吟在雨巷里格外刺耳。

    穷奇巨大的身躯即使死了,也给人十足的压迫感,只可惜这具身体诡异的开始变得透明而且即将消散。

    “为什么还牵扯进了普通人?”

    少女只是冷冷看了斗篷男子一眼,就让他不由自主站直了身躯。

    “报告长官,他们一开始就在此斗殴,将穷奇吸引过来。传闻上古魔兽穷奇喜好吞吃斗殴的有理者,当时它已身受重伤,还要拖着身躯跑过来吃掉几人,之后身上伤患就急速恢复、实力也更进一层。怀疑,这是穷奇的特殊之处。而且,这小胖子能看见虚化后的魔兽,怀疑已经觉醒。”

    意外看了哼哼唧唧的某胖一眼,“详细写进任务报告,回头递交给我一份。你们呼叫后勤吧,完成任务交接后就速度回去治疗。”说完转身就走,背影慢慢消失在黑暗中。

    “谢长官关心。”

    待少女身影彻底消失不见后,陈彦州才脸色一苦,穷奇尸体也彻底消失不见,只余下几块腐烂严重的骨头,“这下吴奇的尸体都找不回来了。”

    很快就有一群黑衣人跑步来到现场,夜枭小队与他们简单交接一下后便离开现场。随即,不多时,警车鸣笛声过来,消防车、救护车、交通警车一起赶来,营救倒塌房舍内的伤员,冲刷起地上的血迹和碎片。每个人的动作都是这样的熟练老道,似乎经常处理这样事情。

    席应龙连同几个受伤的不良大哥们,一起被抬上救护车。

    不消半个小时,所有的伤员、尸体和残狱都被处理的干干净净。

    周围又恢复了平静,除了倒塌的那几处建筑,整件事情就像梦境般消散。次日一则城市新闻播报,因连夜大雨,某某巷子里民宅年久失修意外倒塌,造成多人伤亡云云。

    ……

    “砰砰~”

    像是心脏在打鼓……又不太确定。

    一直沉睡于黑暗中的意识之湖却好象被这微弱的声音激荡起一丝涟漪,然后好似涟漪一样,扩散开来,当第二下鼓动声响起时,席应龙终于清醒过来。

    但这是什么地方?

    他以为他醒了,可看周围情况似乎还在梦里?

    梦中梦?要不要这么神奇!

    做梦并不会让他感到恐惧,不知从何时起,席应龙就开始习惯做噩梦。

    小时候每当做噩梦,母亲都会一边流着泪一边埋怨着父亲,父亲在旁站着任打任骂却一脸坚毅,母亲哭够了就把父亲赶走,把他抱在怀里巴掌覆盖他的小脸摇啊摇,温柔的唱着歌哄他入眠。后来父亲为他寻找来一串手钏,戴上之后噩梦便少了许多。

    虽然偶尔还是会做一些不可抗拒的梦,大体也是安详的。

    那时候不懂事,连续不断的梦境就像是在帮他体验另一个人生。做梦做多了,就像看连续剧,特效逼真又情节丰富,超有趣的。

    长大了才知道这些不正常……他开始本能的抗拒、排斥!

    对他而言,醒着时是一个世界,睡眠时又是一个世界。属于黑夜的世界时而安静,时而噪杂,充满了光怪陆离的片断。许多人梦醒,梦中记忆就会消失大半,可他不会。这些记忆根深蒂固,比看电视剧更具记忆杏。

    这里又是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天空是灰色的,大地是惨白色,他抱膝而坐看着大地一角巍峨耸峙着无数血红色缠绕着黑色锁链的晶柱。就这么呆呆坐着,看见远处偏偏黑雾如潮水般覆盖惨白色大地,转眼覆盖了他。

    黑色烟雾将他包裹成一团水滴,脱离了大地的束缚越飘越高,最终穿透了灰色的厚重天空。

    天空之外的天空是什么样子?

    不是星空宇宙,也不是域外洪荒,而是一片镜头忽然180°旋转的海洋。

    视野中的一切都在水波中荡漾,似乎有另外一个世界就隐藏在这片天空之上的海洋之中。他从噩梦世界的灰白大地升腾而起,穿越天空之外又从天空之外世界的海洋坠落,来到了这样一片熟悉又陌生的都市世界。

    那是巍峨玉京城,这里有高楼大厦、繁华街道、霓虹路灯,还有如蚁的行人。

    这似是个古老而又暴发户般的都市,有山水花柳作为春的安顿处,也有灯红酒绿的奢华糜烂处。公园和住宅花园里的草木,好比动物园里铁笼子关住的野兽,拘束、孤独,不够春光尽情的发泄。夜晚没能给人带来安详,只有向人的身心里寄寓,添了疾病和传染,添了奸嬴和酗酒打架的案件,添了孕妇。

    然后他穿透海面坠落大地,变成一个巨大的透明的虚影,上古魔兽穷奇。

    穿过了世界薄膜,已经削弱了无穷的能量,它感到前所未有的虚弱,这方世界的微弱灵气也让它十分不舒服。

    “嗷——”

    上古魔兽穷奇仰天一声咆哮,无形的声波激荡开来,将他彻底震醒。

    慢慢的张开眼睛,眼皮有些沉重。

    一缕白色光芒透过眼皮缝映入眼帘,光线很柔和,四周全是柔和的白。这次是真的醒了,他确定这一点。

    也许是梦的太真,他的脑中空空如也,整理一下思绪:那大概便是魔兽突破次元壁障降临这方世界的方式吧。这算不算是个大新闻,若将这个消息贩卖出去,会有人会买单吗?

    又觉得自己想太多,他不可能把自己的梦卖出去,也得有无条件信任的买家呀。

    舒了口气,他恢复了对身体的掌控,胸口不疼了,像是睡了一个很长很长的觉,浑身舒坦。

    但当他想起来活动一下身体,却发现目前唯一能被控制的只有一双眼睛和一张嘴巴。

    “喵喵喵???”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