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9:【伏地魔】

    “可恶,阴魂不散!”

    被唤做穷奇的怪物甚是恼怒,挥舞翅膀去挡。

    剑刃羽翼交击,在空中荡出点点星火。

    四周电线杆、屋顶上不知何时已经站了五道黑衣人。

    “它更强了。”

    挥剑男子一击无果,空中借力翻了道跟头稳稳落在一处路灯顶端。

    东边屋檐上穿着雨衣斗篷的持刀男子看到巷子内的惨状,脸色一沉,快速下令,“提高任务等级,全力出手改活捉为围杀。不能再让穷奇继续狩猎了,否则后患无穷。”

    “小武,呼叫支援!”

    “是!”

    下属早忍耐不住,果断从怀里取出信号弹,“咻~嘭~!”

    散发着灵光的信号弹冲破雨幕阻挠,直冲上半天空,轰然炸出一把巨大古朴利剑形状来,久久不散。

    席应龙呆了呆,“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

    只是在多少年前都禁止燃放烟花炮竹的玉京城光明正大的放炮仗,家里一定有矿群吧。

    穷奇看着满天的烟花爆散,顿时恼羞成怒,若隐若现的身躯一跃而起。

    古老的小巷里响起了厚重的枪声,纵横交错的四道白光应声飞出,在空中交织成一张电光闪烁的大网将穷奇笼罩其中。穷奇快速隐形闪躲腾挪却也没能逃过巨网的笼罩,它奋起蛮力顶着电光肆虐的大网在墙上飞奔着,胡同内狂风卷起,风刃如刀瞬间将大网切成碎片。

    一男子躲避不及,被乱刃加身,眨眼就成个血人,失去战斗力。

    “去死吧!”

    当先发号施令的持刀男子凌空重击,力劈华山横斩直下,雪亮刀光上锋芒刀气刺激的人眼泪直流。

    穷奇挡了几下依然没能尽数防御,再次遭受重创,愤怒厉嚎。其余三道人影上下翻飞,虽每一个都不是穷奇敌手,然彼此战阵走位与攻击配合都娴熟无比,或硬抗、或狂攻、或牵制、或躲闪,无所不用其极。

    还有一人站在高处统摄全局,不断弯弓搭箭射向四方,四周不知何时升腾起道道结界屏障,一条条带有锁链的铁箭横空,快速将空中封锁,偶有机会也会毫不犹豫射向穷奇。

    战斗气势庞大,破坏力惊人。

    眨眼间这道古老小巷已成废墟,数座民宅轰然倒塌。

    看得出来,这些人实力高下分明,最强者当属那雨衣斗篷的持刀男子,战斗的同时还不断提醒同伴小心风刃突袭。

    眼见久战不下,他们的气力消耗不少,再拖下去情况将愈发糟糕。斗篷男狂吼一声,“我要爆大招了。”队友立刻凝神以待。

    只见他湿漉漉的风衣无风自动,全身气力疯狂飙升,长刀自空中斩出一道月弧,“月光斩!”

    雪亮刀光真如弯月滴落凡尘,锋锐的气浪竟将穷奇掀翻,在它胸口再度撕开一道狰狞创伤。只是斗篷男大招之后,整个人都萎靡三分,撑着长刀大口喘息。

    “好机会!”ADC弓箭手射出一道倒勾锁链瞬间贯穿穷奇的前腿,令它痛嗷一声,速度顿时下降一个档次。

    穷奇庞大的身躯以一敌众不断受创,刚刚遭受重创似乎更加精疲力尽。奋起凶威,“铿锵”间连挡数次攻击,一转头作势欲走,众人哪里肯放,追出去刀身如雪狠狠斩在穷奇翅膀上,“哪里走!”

    “队长快退!”弓箭手惊叫乍来。

    穷奇陡然回头咆哮,一道风刃旋风铺天盖地向前方罩去,随即重重的挥出了巨爪。

    只来得及躲避风刃的众人,身体被无形的利刃斩出破革声,带起了一阵血雨。斗篷男子贪功冒进,更是被利爪狠狠抓了一记,在惨叫声中摔了出去不知死活。

    穷奇冲着前腿上钩锁狠狠一咬,撕开块块血肉挣扎脱困,腾空而起,天空屏障爆发出一道涟漪将它打落下来。

    “嗷——”穷奇怒嚎。

    身体再次由实转虚消失无踪。

    “糟糕。”

    “感应不到了。”

    “禹辰在高处警戒,两人一组,互相防卫。”斗篷男队长厉声下令,撑着血淋漓的身躯站起来,与队友背靠背警惕起来。

    “是!”弓箭手禹辰道。

    “支援怎么还没来?”武者也是人,连番遭受重创,已经有人带着哭腔发出抖音。

    “闭嘴!”

    斗篷男一声厉喝,“小心警戒。”

    席应龙眼神恍惚,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上古魔兽,穷奇?

    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

    传言,穷奇看见有人打架,它就要去吃了正直有理的一方;听说某人忠诚老实,它就要去把那人的鼻子咬掉;听说某人作恶多端,反而要捕杀野兽馈赠。所以在神话传说中,它应该是头凶兽,而且还是一只惩善扬恶的凶兽。

    想起刚才的遭遇,真个险之又险,稍出差错只怕现在没脑袋的就是他了。

    而现在,他正经历一场难以想象的神奇变故。

    穷奇受伤流出的紫红色血液滴落雨水中,悄然化作一道无形的烟雾,正被掌心那张恐怖的小鬼脸不停偷吃掉。如同婴儿喝奶,小口小口的抿着,惬意无比,这会儿它倒是不叫唤了,悄悄的架势倒是跟某小胖颇为相似。

    如此诡异的变化,现场却无一人发觉。

    而他,数年来第一次感受到吃饱的快乐。

    “呜呜呜,O(╥﹏╥)o!”

    “伦家还西个孩纸,怎么吃也吃不饱的孩子,究竟承受着怎样的磨难,你根本想象不到!”

    不过眼下还不是思量身体变化的时候,看他们的反应,显然看不到正在头顶虎视眈眈的巨大穷奇。穷奇在包围网内飞了一圈大概是没找到结界的薄弱处,便没有逃走的打算,硕大的脑袋一对铜铃巨眼中冒着幽绿光束,暴戾凶残。

    这一幕实在太诡异了,他能清楚看见怪物行藏,其他人却看不见。

    觉得不太保险,脚步小心蹬着地龟式前进……

    伏地魔出现了!

    周围人打生打死,警惕都在空中,哪里会关注脚底下一只伏地魔的存在。“这把稳了,待我逃出生天,练好功夫再回来大战三百回合。”然鹅高处的人注意不到他们,不代表几个不良也眼瞎。看他大胆潜伏,也有样学样。

    “惊了!”

    你没交学费学也就算了,干嘛连动作都要一致。

    五个伏地魔,动作整齐划一,蹬腿、撅臀、爬行……日你哟,搞军训呢?!而且看那方向,明显是他先看中的狗洞。“我先看中的,躲开!”逃命要紧,就算挨他几下踹也要牢牢把洞口堵住。

    席应龙心里悲凉,连钻个狗洞都有人插队。他有心低调不惹是非,可这么整齐划一的伏地魔团队,再把魔兽当傻子你就成真傻子了。抬头一瞅,突然眼珠子一突。

    “小心,在左边脚下。”

    他的突然出声提醒,瞬间打破战场格局。左边队伍稍稍意外,他们反应不慢,仓促之间要做出选择却无比困难。眼高于顶的黑衣人,可信不过一个脏兮兮的伏地魔。只是这瞬间的犹豫,下一刻,一只利爪带着寒光斩断了路灯柱子,一人被拦腰斩断。

    上半身直接没入穷奇口中,下半边身子摔落在席应龙旁边,血水混着雨水洒了他一身,怎一个惨字了得!

    “吴奇——”队友发出一声惊怒的吼叫。

    穷奇以战养战,突然打起猥琐战术,让众人压力更甚。谁都知道,这样狩猎下去,他们这几个人今晚全都得搭在这。穿云箭发出了这么久,穷奇心里也紧迫起来,再次发动攻击。

    “右边七点钟方向,小心!”

    提醒声适时响起,右侧三人组大吃一惊,这次由不得不信了。紧随其后的便是雪亮的刀光,密集细碎的剑芒,潮水一般往七点钟方向攻去。

    穷奇被打了个正着,显露行藏后惨嚎连连,却硬生生撞破了黑衣人的阻碍。硬碰硬,还是穷奇赢了。可这代价显然不是它想要的,爬起来愤怒看向趴在地上的肉食,愤怒之余,张嘴吐出一片青光冲出。

    席应龙大惊,那还顾得装死,连滚带爬往侧面躲去。

    危急关头,一团带着冰晶点点的巨大箭矢银光迸散由远及近精确制导般射来,砰一声脆响,巨大水晶箭矢箭转瞬间就射中穷奇。穷奇猝不及防,被炸飞数米远横摔了出去。

    “机会!”

    斗篷男子眼睛一亮,奋起余力高高跃起一掠而下,出鞘的长刀散出了一片刺眼的银芒,在空中留下了一道完美弧线。

    寒光掠地,一人一兽就这样在空中交错,伴着金铁交鸣声,斗篷男子的长刀脱手翻飞插进了墙面,人如陀螺般翻飞出去,就地滚了好几圈才消去了那巨大的冲击力,单膝跪地,口吐出一大捧鲜血。

    他太托大了,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何况是末路穷奇。但他乘胜追击的一刀,也将穷奇生生开肠破肚砍翻在席应龙身前。

    穷奇半颗首级被水晶利箭洞穿,眼中的惊讶还未消失,带着震惊和不甘,似乎根本没料到自己会折在这里。这致命的创伤,便是从那茫茫夜色中不知哪飞来的利箭所创。

    “我的箭飞向真理……”

    “世间万物皆系于一箭之上!”

    使劲摇摇头,我在想什么呢,这次真的凉凉了。

    席应龙胸前一凉,就像一层微风拂过了身体,顿了一顿,低头才突然发现,胸口前裂开了一道恐怖的伤口,浑身无力的他倒在了墙边,“我死后,还有人给我唱一曲么?”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