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8:【上古魔兽】

    席应龙抹了把脸上的雨水。

    这一通奔跑,酒劲早醒了。眼珠子咕噜噜乱转,寻找脱身之法。

    “再跑啊,再跑十公里大爷瞧瞧~”

    不良老大火大,抹了把鼻子火辣辣的疼,也不知破相了没有。

    “球都麻袋,等一等。”小胖子脸上堆起笑容,“那个,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把我当个屁放了得勒。”

    “当个屁?”不良老大气乐了,“行,你现在当场给我放个屁出来……”

    “怎样,当场放出来就把我给放了?”席应龙一脸天真的笑。

    “就把你打出屎连着屁一起喂亻”

    他一句话还未说完,席应龙就猛地转身就往胡同墙壁上扒去。院墙四五米高,借力一蹬就轻松抓住了上沿突起。哈哈,兔子急了也跳墙,这点障碍我翻不过去岂不白练这么多年功夫。我蹬再蹬使劲蹬,“握草,别抓我腿啊!”

    回头踹出一脚,正中抓着他腿的“地中海”光光的大额头。

    “地中海”惨叫一声跌坐回去,席应龙也被带着摔了下来。众人一拥而上,可不能让他再跳墙。

    “让你跑我让你跑让你跑……”

    不良老大先照头抽几巴掌,“追上你就让我嘿嘿啊,大爷今天就把你给嘿嘿咯!”

    这小子皮真厚,手都打疼了,感觉太吃亏,他抬脚就要爆踹。

    毕竟先前理亏,让不良老大抽几巴掌得嘞,席应龙皮厚不疼,可还要再动脚就过分辣。以不符合体型的灵巧躲了过去,侧身滑步逼近,一个掌刀切于他脖子上。

    “哎哟,卧槽。”不良老大再次摔了个狗啃屎,鼻血长流,爬起来后半边脸都火辣辣的。真的恼大,“还愣着干什么,给我一起上!”

    席应龙楞了一下,“没晕?力道用小了啊。”

    他打斗经验不多,应付这帮不良还是轻而易举的。可他知道自己力大,生恐一个不留神就把人打出个好歹来。而且巷子狭窄,这群人一拥而上也让他大感不妙。胖归胖打斗章法却有模有样,左突右闪身上连挨几下都当挠痒痒了,可他抽冷子回击一拳,都打得这群人嗷嗷惨叫。

    平时都是一个人练武,难得有活靶子,他正玩的过瘾,忽感到了一丝异样。路灯不停爆闪,频率飞快,还偶尔夹佑电波般“滋滋”响声,刺眼又刺耳,终于冒出一团火星熄灭了。

    这下,造型朴实的胡同没有灯饰照明,彻底融入在有如黑夜大海的诡谲黑暗中。

    “噗,噗~”

    一声声沉闷脚步迈步而来,这轻微地动的触感于大雨中也未能掩盖得住,“似乎是个很沉重的大个子路过?”

    空气陡然压抑起来,连倾盆而下的雨水都慢镜头也似的慢了半拍。整个斗殴现场,仿佛导演喊了“cut”全都戛然而止。众人连暴揍“落水狗”的心思都打消大半,心里发怵,疑惑左顾右盼。

    这诡异的场面也让席应龙觉的十分不舒服,还不如被不良们毒打一顿呢。

    不良老大也不怕席应龙跑路,壮着胆子朝黑暗里喊一声,“谁在那?”

    几人调转摩托车头灯朝着黑暗里照耀过去,可前方就是死胡同墙壁,他们什么也没看到。

    然鹅,这诡异的雨幕却分明在告诉大家,那里有着什么。纷纷扬扬的大雨诡异的在半空落地时发生溅射,像是淋在某个隐身的物体上。沉闷的脚步声不停,积水的地上豁然印出一个个深邃的脚印——四爪兽蹄印。

    空气突然窒息——

    “给我吃的!”

    就在此时,那奶声奶气的小男孩声音再起,席应龙汗毛乍立。深入骨髓的饥饿随之而来,万千念头通过神经元传递到小脑,共同汇聚成一个字:“吃!吃!吃!……”

    “快闭嘴吧,别叫了!”

    席应龙强忍住咬舌头吞掉的冲动,狠狠给了自己胸口一拳,重击胸膛让他剧烈咳嗽起来。周围人也没察觉到异样,只当他是被打的痉挛抽搐。

    跌跌撞撞背靠在湿漉漉墙壁上,哆嗦着将衣角放进嘴里死死咬住,“一会儿就好……”他很有经验,安慰着自己。

    但是,这次好像真的不同了啊!

    席应龙心底满是苦涩,死鬼老爹不是向他保证过,至少二十年不会有事么?这才刚到十六年!

    可自从那沉重脚步声响起后,身体里的怪东西便再也抑制不住欲望。疯狂挣脱着,终于“咔擦”一声脆响,一种挣脱束缚的自由感油然而生。那不是他的感觉,十六年的共生,他们的感官早已经混淆不堪。

    冰冰凉的能量体在胸口肆意乱窜,似找不到出口的困兽。乱突了半天,终于从胸口挣脱开来,冲进了最近的左手手臂。皮肤下道道抽搐,密密麻麻的黑色小点不知何时竟然开始不断的凸起滚动,沿着手臂往手掌心流窜。

    手掌心一阵酥麻发热,“冰冰凉”在皮肤下面不断的冲击着,要破体而出……席应龙没感到慌张,他已经破罐子破摔了。反而有种舒爽感,因为那让人咬舌的饥饿感正在减弱。

    正疑惑间,掌心突然窜出来一张黑色的恐怖鬼脸,额头大而长吻尖,长长的鹰鼻、红眼兔目、耳朵尖锐狭长,眼眶大,眉弓高,牙齿利,前额突起。面庞上还清晰的顶着他细密的手掌纹,就像是皮肤突起了一层无声而又狰狞冲他咆哮喊出一句让人愧疚的稚嫩声音,“饿——”

    来不及感受这莫名其妙的愧疚,那个该愧疚的也不应该是我啊。

    狠狠一把握紧拳头,手心里发出抗议的支吾声,“我的鼻子……呜呜呜。”

    “臭小子,别鬼叫鬼叫的……”压抑的空气里雨水都成旋的打转,不良老大也感受到异样,恐慌忍不住从心底升起。可这会儿小胖子又古怪的嗷嗷叫,让他又起了揍一顿的心思。

    周围众人也没心思嘀咕他的古怪,因为前方那要命诡异的脚步却越发临近。“老,老大,我们四不四……遇见灵异怪物了。”显然有人联想到了网络上最近频发的灵异恐怖袭击事件。

    雨幕飞溅出一具透明轮廓,至少三米的身高,似是犬类抑或虎类,可这透明身影被雨幕淋得乍现,立刻又消失无踪。

    “怎,怎么办,跑,跑吧~”有人已经忍不住腿肚子哆嗦。

    隐约间似看见了什么,席应龙眼睛一阵麻痒,眼角轮廓不断拉长,眼纹也开始变得狭长,双目也变得猩红如血,真如红眼兔儿爷。

    他难受的使劲乱揉一通,待麻痒感觉消散,忽然发现自己能看清了那东西的模样了。半透明的虚影显现出来,一具巨大的类虎生物居高临下虎视眈眈对着他们。

    一身雪白的毛发,滴雨不沾。长得像虎,额头上却有两只淡金色的螺旋弯角,嘴巴獠牙上下交错,还有一对巨大羽翼。白色毛发间淡蓝色古怪纹路若隐若现,长长的尾巴长着一根蝎子般的倒勾,狰狞又凶残。

    “桀桀桀,打架啊?吾喜欢!”

    怪兽口吐人言,声音回旋,如一个位高权重又蔫儿坏一肚子坏心眼的老男人。

    众人还在茫然四顾,席应龙早盯着仔细看了:那怪物身躯健壮,只是身上有七八道似是刀剑创伤的痕迹,正源源不断的向外淌出紫红色的血液,将白色的兽毛粘在了一起。有些血液还未滴落地上就又瞬间蒸发在空气中。最厉的一道伤口,白骨折断肠胃隐现,显然身受重伤。

    饶是如此,也不损它丝毫威严。

    一步一步,似魔鬼的步伐,慢慢逼近众人。

    “来来来,告诉吾,为什么要打架,吾最喜欢劝架了。”

    “都说说,说个清楚明白,谁若言之有理……桀桀桀”

    “……”

    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在小巷内激荡起层层叠叠的回音,天然的恐怖氛围更让人惶恐加三级。

    没人说话,怪物显然不乐意了。下一刻,幽绿的眼睛在刹那显形,张开了血盆大口,上百颗闪亮的尖利牙齿纵横交错如同鲨鱼般分成三排,下颚还有两颗格外硕大的外张獠牙,一股腥臭的气息扑面而来。

    一声急促的惨叫后,最外围的小年轻脑袋被整个吞掉。

    鲜血像喷泉似的从脖子喷了出来。

    “跑啊——”

    众人不由吓呆了,唯有席应龙大喊一声提醒道。刚喊出声背后就遭受重击,整个飞起撞到墙壁上半天也没爬起来。

    “凉凉……”

    亏得脂肪够厚,否则非得摔断几根骨头不可。

    席应龙老实趴在那,脑袋里千回百转,脑汁都快榨干了,却全都无计可施。这一刻,他真后悔平时练功为什么不再多多努力几分呢。

    “桀桀桀,狡猾的人类。”

    戏谑的语气,猫捉老鼠的闲情。鼻子使劲嗅了嗅,“在你身上,有股令吾讨厌的气息……唔,什么时候的记忆,恐惧?太久远了……不不不,这么弱的‘恐惧’,吾大概是记错了。”

    似乎吃完那人后,怪物的心情好了几分,连带身上的伤势也有所缓解,更不妙的是那庞大的身躯开始若隐若现,带给众人的威吓力更足。

    “告诉吾,为什么要打架?没有辨不明的真理,没有鉴不清的是非。吾最擅分辨是非,谁来说道说道?”

    不良们彻底吓傻,老大眼珠子狂转一手指着席应龙道:“都……都是这小胖子的错。本,本来我们带着老婆进了城,吃完火锅唱着歌,也就是避避雨,突然就被这小子背后袭击了。”

    “对对,都是他的错,不管我们的事啊。”

    “有理的一方。桀桀桀,吾在你身上闻到了有理的味道,那么就是你无理在先?”硕大的脑袋将席应龙顶的贴紧墙壁,心头不由一沉,正要辩驳一番,谁料下一刻变故陡生。

    “吾最喜欢吃正直有理的家伙。”嗷呜一口,不良老大的脑袋不翼而飞。“真香~”

    陡遭变故,众人彻底吓瘫,裤裆里热乎乎一片。

    “住手,穷奇!”

    就在它即将继续咬下一颗脑袋时,一道寒光从天而降,直奔怪物的脖颈砍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