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6:【噩梦】

    “姓名!”

    “席应龙。”

    “杏别!”

    “男……男还是女呀?”

    “严肃点!”

    “是是是是是……”

    “年龄?”

    “16。”

    “出生年月?”

    “XX.XX.XX”

    “民族!”

    “汉。那个,大哥,我有件急事……”

    席应龙举手示意,紧张地看着眼前两位黑衣看守,正好对上了他们鄙夷的目光,一脸“你小子敢耍我试试”表情。他不由将手重新放下,高高翘起半边的屁股也再次落座,于是一个哑炮变成悠长的响炮,整个审讯室为之一静。

    自被带到这里来后,胖子就和小伙伴被单独看管起来。在角落里坐了不知道几个小时,好不容易挨到审讯,实在憋不住。

    “报告长官,我就是想上个厕所。”

    “……憋住!”

    “是。”杀气的眼神扫过来,席应龙感觉自己还可以再憋一会儿。

    “知道自己犯了什么事吗?”

    “长官,不关我的事我是冤枉的。”

    小胖子想也不想就先号丧起来,“长官,我父母是功勋烈士。我还未成年,我的护道人是五剑死神、烈火骑士赵燕云。我根正苗红,从小接受局里思想教育,怎么可能做坏事。如果真做了坏事,那一定是搞错了。”这话说的贼顺畅,以前总鄙视那些动不动就说“我爸是李刚”的家伙,想不到今天也有机会说一回……

    贼爽!

    对面审讯者愣了愣,对视一眼,立刻有人出去。

    半晌,一个挺着将军肚、端着咖啡杯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笑眯眯道:“时间过得真快呀,一转眼,武三代都长大成人了。”

    这副和气的脸,让席应龙脸上重新堆起笑容,也笑嘻嘻道:“大哥,我就说搞错了吧,都是一家人,没有过不去的事,没有解不开的结。我是不是可以回去了?”

    “回哪去。小朋友不好好学习,整天搞出些幺蛾子。给我写份五千字以上的检讨,回头叫家长来领人?”

    “还要写检讨?五千字?”

    “不会写,干脆要我的命算了。”

    学渣最怕什么,一份检讨都能整出十个错别字,在学校被老师训得都有心理阴影了。出了学校,竟然还摆脱不了写检讨的命运?

    佟阳附耳过去悄声提醒道:“部长,他爷爷常年不在家,电话是关机的。赵燕云的状态是秘密任务进行中……”

    “那就叫老师来领人。”

    “我写!”

    审讯虎头蛇尾,席应龙被带到独立牢房,有人给他一支笔几张纸就不管他了。

    郁闷的在狭小牢房不足10平米,摆下一张床竟然还有个蹲坑和洗手盆。不管了,先来一发畅快淋漓的感觉再说。

    脑子里思绪太多,练武、赚钱、买淬体丹、爷爷,还有偶尔突如其来的噩梦,想要理出个头绪,却又根本找不出线索。于是抓着铁栏杆凄惨哀嚎起来:“铁门啊铁窗啊铁锁链,手扶着铁窗望外边,外边的生活是多么美好啊……”

    “嚎什么,安静点?”果不其然,有人过来警告他。

    “大哥别走啊,我就想问问,我那位朋友怎么样?”

    “早走了,检讨写的可比你认真。”

    卧槽,五千字检讨这么快就搞定了离子太不够兄弟了。“大哥,天气这么热,外面是不是在下暴雨。”

    “我怎么知道外面下没下雨。”来人鄙视道:“老老实实给我写,别动歪脑筋。”

    席应龙郁闷加三级,他可以清楚感受到空气里的水分骤然增加,他喜欢下雨天。可外面下再大,也跟他无关。没精打采趴在桌上咬着笔头闷头写。

    一副愁眉苦脸的架势,闷热的小房间加上潮湿的空气,让席应龙头大如斗。绞尽脑汁写了半天看起来洋洋洒洒也有好几张纸,然后仔细数数字数,发现才三千字不到。“五千?我的天啦!”

    不管了,索杏先睡会。

    回家也是一个人睡,在哪不是睡呢。

    他头沾枕头就睡着了。中途张瑞年摇摇晃晃过来瞄他一眼,顿时乐了,“心挺大!头一次有人喜欢我们天眼的床位。”

    “部长,这小子睡觉也不老实呢,要不要叫醒他。”佟阳问道。

    “把这碗长寿面放进去吧,就让他在天眼过个特殊的生日。”原来回去一合算,才发现今天还是小胖子的生日,便特地叫人做了份长寿面还加了几个荷包蛋。

    在半睡半醒间游走,浑身粘满了汗水。

    有人进来又出去,一丝异样在周围传开,原本轻轻流动着的微风突然停滞了下来,空气整个都凝固了。

    科学的解释,天空本无色。

    由于太阳光进入大气层时,波长较长的色光,如红光,透射力大,能透过大气射向地面;而波长短的紫、蓝、青色光,碰到大气分子、冰晶、水滴等时,就很容易发生散射现象。被散射了的紫、蓝、青色光布满天空,就使天空呈现出一片蔚蓝了。

    若没有大气和其它微粒的散射作用,那么,除了能看见太阳、月亮、星星以外,整个天空背景将是一片黑暗。

    你的天空现在又是什么颜色?

    是海滨沙滩上白云悠悠几朵,碧空万里如洗的蓝?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般晚霞烧天的红?还是黑云压城城欲摧,雷鸣电闪紫蛛网的灰?

    席应龙眼里的天空竟然是一片绿色,绿色天空下一个个血红旋涡般旋转着越来越大的云彩似是要随时将这世界吞噬,绿与红,经典的配色却让人瘆得发慌。

    他站在城市最高大楼的顶端,越过围栏俯瞰脚下高楼大厦,狂风吹拂着他的衣衫猎猎作响,周围只能见着一片惨绿之下的朦胧建筑群。脚下这栋大楼处在城市正中央,似是一栋高可戳天的螺旋高塔,如利剑般刺向空中。

    再远一些,席应龙能看到远方的群山,群山之后是雾气弥漫之下的无尽大海。

    这是一座位于山与海之间的城市,也是一座静得令人心寒的城市。

    整个城市寂静无声,没有了往日彻夜不眠的霓虹灯景,也没有绵延不绝的马路车流。天空不时飞过几只不知名的怪物:嘴如鳄、身如鱼,披着黑色鳞甲、煽动蝙蝠翅膀、甩动细长毒蛇般的尾巴,在头顶盘旋、飞舞,偶尔发出凄惨如夜猫的啼哭声。

    一切都是那么真实,一切又都那么虚假,奇怪这楼层竟然没有下去的通道。

    他无力的躺着,望着头顶漏斗般的血红色旋涡悠团不断吐出大大小小的怪物。头脑一片混乱,这是地狱吗,地狱什么时候也与时俱进了?

    我死了吗?

    死亡到底是生命的终结,还是另一种形式的开始?

    “昂~”

    如同唱歌的繁杂声音骤然响彻天地,周围大大小小的怪鸟都似闻到肉味,密密麻麻从各个角落钻出奔向声音处。

    他惊恐抬起头,怀疑自己看错了:那是一头红色“鲸鱼”,腹部还有如星辰般的旋涡星光。双翼若排天之云,头顶一只雷光闪闪的独角刺破天擎,背上还负重着层层叠叠的山川、瀑布与森林,就这么肆意优雅的在云层闪电中翱翔。

    每一次游动,都带动电闪雷鸣。无穷无尽、密密麻麻的蝙蝠翅膀蛇尾鳄鱼嘴大鸟怪物在攻击它,却给“鲸鱼”随口一张吞吃无数。

    诡异的,透过万千层云,他好似从那巨兽鲸鱼如婴儿般纯净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一样的瞠目结舌,一样的满面惊恐、嘴巴大张。

    然后他见着巨兽眼睛里的自己突然诡异一笑,满脸狰狞血红着双眼怒瞪着他,嘴里却发出稚嫩的呼喊,声音直入脑海在他耳边大叫:“饿,好饿,给我吃的!”

    席应龙顿时吓了一大跳,浑身汗毛倒竖起来,心脏疯狂抽搐。像中了邪一样,一头栽倒下高塔大厦。大地在无限接近,眼前骤黑。

    “啊——”

    他从无边的痛苦窒息感中猛然惊醒。

    “哐当”一声坐直身子,冷汗淋漓、不停大口喘气。

    身下的铁架床不堪负荷发出抗议的吱吱声,正好巡逻走过的,还是刚才那位大哥也被吓一跳,恼怒蹬着他,怒叱,“小胖子,你在那瞎嚷嚷什么!”

    不及理会他的训斥,惊怖窒息的感觉依旧残留在脑海里,胸口发堵作呕。

    无边的饥饿感突如其来,眼睛通红面目狰狞,看见看守大哥的脖子,都能幻想出一盘鲜嫩的白斩鸡来,恨不得扑上去狠狠咬一口。

    他一把扼住自己咽喉,在看守人惊诧目光下,他猛然爬起来撞歪了铁架床,就这么跌跌撞撞冲到水池边上。打开水龙头就是一阵狂喝,继而又疯狂呕吐,苦水吐出不少就差胆汁了却就是吐不出让他胸口发堵的东西。

    胆汁都吐出来了,他只能缩在墙角死死咬紧衣角,慢慢等待饥饿感减弱。

    反倒是桌上明明有一碗香喷喷的长寿面,他却半点胃口也无。

    他还是出来了,只上交了不足三千字的检讨。

    满腹心事离开这处外面是警察局、地下是基地的古怪部门,外面果然已经大雨倾盆。

    看看时间,还不到11点,还能赶上地铁。

    暗骂倒霉透顶,顶着大雨往最近的地铁口冲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