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5:【老子轻功天下第一】

    “肥龙,肥龙……”

    傻子都能看出不对劲,鹿离一个劲朝胖子示警。席应龙确认过眼神,看到那熟悉的黑色作战服,心里一突,还了他一记眼神。

    音响“咔”地停了,鹿离扯着嗓门尖叫起来,“你们是干什么的?”刚刚完成变声的年纪,这嗓子喊起来跟杀猪似的,别提有多刺耳。

    “席应龙,你的事犯了,跟我们走一趟吧。”瘦高个丝毫不虚。

    “恶名昭彰的九头蛇,化成灰我也认得你们。”又一声突兀的大喊,将瘦高个的声音打压下去。

    这一嗓门喊的响亮,全场三百多人全看了过来。

    洛大爷连同几个热心的大爷大妈看形势不对,立刻一脸愤慨的围拢了上来。上次也是这样,几个肌肉虬结的小年轻迈着嚣张的社会步走过来,想要抢场地。然后双方大战一场,结果对方气势汹汹而来却夹着尾巴灰溜溜滚蛋,从此就再在这一片见过他们。

    确实,篮球对决上竟然被一个小胖子带着一帮“德鲁大叔”打了个10:0,还有什么脸面苟活于世的。

    “什么九头蛇?”

    瘦高个义正言辞的面儿没有绷住,“装傻也没用,自己走吧,还落得个体面。”

    “我知道九头蛇,砍掉一个头,再长出两个头取而代之,外星人的邪恶首领组建的地球恐怖势力。”一个怯怯的声音小声解释道。

    眼镜男目光如刀,瞬间锁定钻到人群里蛊惑的小屁孩鹿离。

    周围顿时一静,带着害怕情绪开始议论纷纷,“恐怖分子?”、“他们难道是来抓席师傅的?”、“我们也没做什么呀,就是聚在一起练练武,强身健体。”、“可这武功太厉害了,兴许是犯了忌讳。”、“他们怎么能这样?席师傅还没成年”……

    眼镜男见周围拥挤越来越密,赶忙挤出笑脸,“大家误会了,我们是警察。接到群众举报,这里有人聚众敛财非法盈利,特地来查探一下。只是了解情况,并没有什么九头蛇。”说着还从口袋里掏出证件展示。

    只是刚展开证件,就被人抢了。

    以他的反应,竟然被人抢了证件,顿时心里一突。

    “你干什么,强抢警察证件不配合警察办案,我可以依法拘捕你。”

    席应龙看也没看他,展开证件质问道:“你说你是警察,那么请问这位警察叔叔,你的警察编号是多少?”

    眼镜男一楞,竟然被问住了。

    “对呀,说呀,你是警察不会连自己的警察证编号都不知道吧。”鹿离又从人群里钻了出来。

    “10127……”

    “错了。”

    席应龙干脆利落一合证件,丢给洛大爷。“他是假冒的,假冒警察是犯法行为,现在又要来拘捕我一定有不良企图,我建议大家伙齐心协力将他们扭送公安局依法处置。”

    洛大爷展开证件,明显是新办的证,连皮套上的那股子皮革味都还未散尽,一看号码还真的不对。“席老师说的没错,证件号确实没对上,七个号念了五个三个都错了。”

    “假冒警察,真的是坏人?!”

    “妈,你冲那么前干什么,恐怖分子诶小心伤到你。”

    “呸,臭小子!究竟你是年轻人还是我是年轻人,你还有没有一点年轻人的气概。我们习武之人不惧威胁……”

    没想到事情一个照面就成这个样子,两个身怀绝技的武者面对一群拥过来的大爷大妈,显得手忙脚乱。“大家冷静一下,我们真的是执法者。”

    “坏人都是这么说自己的。先抓住他们,别让他们跑了。”

    现场顿时乱套了,席应龙却在人群纷乱之际,拉着想上去凑热闹的鹿离飞快撤离现场。“快走!”

    “怂什么,我们已经抓住他们了。”鹿离兴奋道。

    “还抓个蛋。他们是正式武者,一个打一群的,赶紧跑路要紧。”

    鹿离吓一跳,“武……武者?!不会吧,我第一次见到正式武者,竟然是这个样子。”仿佛听到梦想破碎的声音,不过也没闲着跟紧胖子飞快开溜。

    半晌,瘦高个与眼镜男衣衫凌乱从人群中挤出来。瘦高个衣领扣子都被扯断数个,眼镜男更惨,眼镜框架都不知被谁扭歪了。待要寻找目标,却只听见一声摩托发动机轰鸣声作响,两个小家伙得意挤眉弄眼,小胖子拳头竖在胸前,“老子轻功天下第一,有种来追我呀。”

    鹿离做了个鬼脸,“追到我,就让你们嘿嘿嘿~”一胖一瘦两小子哈哈大笑起来。

    两个武者本是心高气傲,却被两小子嘲笑,哪怕修养再好,也气的一佛升天二佛出世,“追!”

    一步迈出已是五米开外,这公园里纵横交错的树木飞快被闪过。

    摩托车上二人笑声戛然而止,眼珠子一突,“握草,快跑”。

    鹿离飞快拍打着胖子的背部催促着。

    席应龙也吓一跳,离合器松开,油门扭到底,摩托车利箭般飙射出去。

    追出的二人一度将距离拉近,吓得两小子面无人色,可终究气力不继,短距离冲刺足够却不足以支撑长途奔袭,只能眼睁睁看着摩托车逐渐远去。在公路口停了下来,对视一眼都是面面相觑,一个十拿九稳的目标,竟然这么轻松从他们眼皮子底下溜走了。这事要是传出去,岂不是让整个都笑掉大牙。

    “你是怎么办事的,警察证件号都记不住?”瘦高个恼羞成怒,指责起来。

    眼镜男无奈,认错道:“组长,是我的错。证件太多了,从来都是随手一用,没想到犯了这么个低级错误。”

    “那现在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老规矩,让内务组帮忙搜索一下定位。妈的,今晚的休假又没了。”

    席应龙载着鹿离在公路上狂飙,一路风驰电掣遇车超车,七拐八拐就溜进一条小路。停了下来,两人换掉身上功夫服,披一身黑色牛仔外套,墨镜一戴,酷酷的击掌继续出发。

    只是,摆脱了武者的追捕刺激是够刺激了,可接下来该怎么办啊。

    “肥龙,我们现在去哪?”鹿离迷茫道。

    “放心,狡兔三窟,想抓我席应龙没那么容易。”席应龙老气横秋道。他家里那么多谍战片可不是白看的。只是迷茫的眼神暴露了他的稚嫩,半晌才纠结道:“我还有几个秘密据点,可以暂时躲避一阵子。这帮人的规矩我最清楚不过,任务期限都很短。时间一长,谁也没耐心放在我们身上。”

    “不是……”鹿离觉得不对劲,“上次给大家置办的‘龙武会’功夫服虽然要价是贵了点,可衣服材料都是上等货色,我们也不算收黑心钱。学费每个月一百,比广场舞肯定贵了点,但跟吃药比那就便宜太多了,我们也算不上犯事吧。顶多是无证经营、教育一番就把我们给放了,还能怎么着?”

    “这个,咳咳……”席应龙干咳一声不说话了。

    鹿离跟他从小一起长大,连他撅起屁股就知道要放屁,见到这幅表情顿时怒了,“你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席应龙顿时支支吾吾起来,“大概,大概是网上的是被查到了。……不对,难道是去黑市卖灵酒的事发了?还是私传了武功秘籍触犯了条例?……也不对,莫非是上次黑吃黑的是暴露了?……”

    鹿离听得目瞪口呆,“黑吃黑?!什么时候的事,你黑人家什么了?这么刺激的事情竟然不叫我,还是不是兄弟?!”

    席应龙没理会他,愁眉不展的。半晌才道:“别担心,我还有退路。只是这条退路不到万不得已,真的不想动用。”

    “什么退路?”

    席应龙欲言又止,又不吭声了。

    “怒!”

    鹿离撂挑子,“绝交。”

    “绝交个屁,你把摩托给我撂这儿,骑走了我待会儿怎么回去。”

    “那你还不快说。”一双小眼睛充满期待看着他。

    席应龙纠结了一会儿,这个世界上坏人太多,总有刁民想害朕。但哪怕孤家寡人的皇帝身边,也不差个忠心耿耿的太监总管啊。

    除了爷爷,也就只有鹿离最值得信任了。

    旁边的鹿离还在憧憬着惊天秘密呢,若是知道他还没终结处男之身,就被死胖子看成总管,一定找他拼命。

    “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天剑局的善后条例中有规定,父母战死的,家中若有未成年孤儿,局里会安排护道者保护成长。”

    “我屮艸芔茻,守护天使。”

    “差不多意思。”

    席应龙唉声叹气,车头一拐,往他的“狡兔第二窟”奔去。

    这是一个位于城中村的道观,青羊观。这里平时游人稀少,与隔壁广恩寺完全无法相比。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才会香火鼎盛。席应龙因为长得很有特色,还打得一手飘逸出尘的太极拳,所以道观里忙碌时候便会兼职客串胖道童来接待。

    也是一个巧合机会,他发现了这处后堂杂物室竟然有间地下室。开始他还以为是道观内布置的,结果进去后才发现地下室大的出奇,里面藏有许多军械、刀兵,还有腐烂的粮食,竟然是一处藏兵洞。

    自认秘密颇多的小胖子没告诉别人,黑着良心将此地昧下,当做自己的秘密驻点。可他也没想着这么早就启用的啊。

    垂头丧气刚来到道馆门口,就被一个风衣男子堵住了去处。

    黑色的长风衣宽窄有致,有点党卫军服的特色,帅气拉风。内里是一件贴身的作战服服,腰带上兵器显眼,一柄长刀斜斜伸出披风外,脚下一双利落作战靴。

    什么话也不说,只简简单单站在那里,就唬得人不敢动歪脑筋。

    人狠话不多,说的就是这种类型。

    “二钱天师?!”鹿离指着风衣男胸口上绣着的两枚精致古朴小剑。

    席应龙就更不敢动了,舔舔发干的嘴唇纠正道:“是二剑死神!”

    “天剑局内专属作战部门,每个家伙都是刀头舔血的狠角色。小离子,我们没得逃了。”

    二钱天师……不,二剑死神笑了笑。

    “还挺懂行,自己跟我走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