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广场舞小王子】

    与此同时,玉京某座装修科幻感十足的地下基地,一群制服组坐在电脑前飞快的操作着。基地一面墙壁上,用红漆写着“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制。爱国,敬业,诚信,友善”二十四字最高箴言标语。

    正对面墙壁上,满是大大小小的显示屏网格,时时刻刻监控着网络动向。

    佟阳的工作,便是俗称“网络清道夫”的网警,凡有违碍河蟹神兽御驾亲征的,都会被他们清扫进垃圾桶内。但进入网络高速发展的时代,年轻人最爱干的便是炫耀,可苦了他们这帮人没日没夜的干。

    看得多了,总有厌烦的时候。有时候他也会想,“也许无知才是最大的幸福,不然为什么总有些人喜欢作死呢!”

    “滴滴滴~”

    系统忽然发出警报,又发现越线的破烂。

    他随手点开来,是个视频,看播放次数还挺火的。他漫不经心看了一遍,忽然坐直了身子轻咦一声,“部长,快来看看这个视频!”

    “什么视频要我亲自看?”

    部长张瑞年只是刚过四十,却已经挺起了将军肚。端着咖啡瞄一眼,笑了,“哟呵,看来是哪个鸣不平的家伙搞出来的东西,还在替我们说好话,不过这已经过线了啊。”

    “散布的消息不多,可都是真的。部长,也许是内部人士呢。”

    张瑞年揉揉眉心,“那就更严重了啊。”

    “要删吗?有点可惜呢部长,看了那么多视频,也就这一个还算正能量。”同为武者,突然看到这样一则为他们说话的视频,多少有些触动。

    张瑞年捏了捏下巴,思考道:“最近外面异象越来越多,若还像之前一般粗暴封锁删除信息反而起了反效果。操作过急,不是真的也成了真的。”

    “而且,的同仁默默无名的战斗、默默无名的牺牲,他们掌控着远超常人的能力,却只甘当无名之辈,是个人都会心里不平衡。以前武者还少,便于控制管理,如今网络大时代发展突飞猛进,兜也兜不住了。就算国内兜住了,国外网站却无论如何也管不了的。所以最近上面也在思考信息逐步公开化……”

    佟阳眼睛一亮,“那这个视频?”

    “嗯,查查底吧,把人带回来尝尝我们的咖啡,这个视频暂时留着,就当探探路。”

    ……

    “砰砰砰~”

    剧烈的敲门声吓他一跳,小胖子以完全不符合体型的灵巧跳起,利索取下挂在卧室墙上挂着的唐刀就窜到门后,利刃出鞘三寸,低沉问,“谁?”

    “肥龙,是我,开门。”

    “暗号。”

    “呃……牛肉牛肉,我是土豆。”

    “土豆土豆,我是蛤蟆。”

    “蛤蟆不大,口气不小。”

    “有口气,吃益达。”

    “你的益达?”

    “不,是你的益达。”

    长吁了口气,席应龙打开门,一胖一瘦两个小身板头靠着头紧紧拥抱在一起,“筒自,辛苦啦。”

    “为人民服务。”

    席应龙没好气推开他,“你小子作死啊,敲门敲这么大声。古董来的,敲坏了你赔啊。”

    “我XX你个OO,到点了还在家里搞什么飞机,打你电话也不接。房间里这么黑暗,你在干嘛呢……看片?还是不是兄弟,竟然不叫我!”猜疑的眼神往里面乱瞄。

    “看你妹,兄弟就不能有点隐私吗。”

    鹿离奇了怪了,“兄弟还要什么隐私,又不是没一起打过飞机。”忽然想起自己来的目的,“快点快点,大爷大妈们都齐了,就等你肥龙老师上课。”

    席应龙也记起来了,今天是月末,一会儿又可以收一期学费。再凑一凑的话,淬体丹就有着落了,立马行动起来。

    “等会我换件衣服。”

    湖畔公园里有一片篮球场,以前傍晚这里是年轻人的乐园,经常有篮球队过来这里切磋球技,最近场地一直却被一群坏人占据着,尤其是周末,今天也不例外。

    响亮的音响早震耳欲聋的工作着,“嚯~嘿~送你来到我身边。”

    “错了错了,音乐放错了。”

    鹿离狗腿子似的霸占音响区域,调试音响。看着站在中圈一手叉腰一手拿着话筒的胖子,满脸羡慕。

    偌大的篮球场左右两边半场,连带场外的草地上都站满了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熙熙攘攘,足足有三百多号。每个都穿着整齐,白色对襟武术服上衣,胸口绣着“龙武会”三个大字。下身黑色棉麻武术裤,脚踩千层底。

    几个热情的大爷、大妈正在帮忙组织维持秩序,教大家分开站队,中间隔开一人距。

    “席老师,队伍已经整合完毕了。”八十多岁的洛大爷恭敬的行抱拳礼。

    席应龙认真回一礼,“辛苦洛爷爷了,请归队吧。”

    席应龙环顾左右,脑子里回想着老师上课的姿态,有模有样道:“各位爷爷奶奶叔伯婶婶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大家晚上好。今天现场又多了许多新面孔,欢迎大家加入‘龙武会’的大家庭。最近一周,大家在家里有没有勤加练习上周的课程啊?”

    “有——”

    虽然参差不齐,可这响亮的嗓门、澎湃的热情依然震得人耳膜发麻。

    席应龙掏掏耳朵,笑道:“很高兴能感受到大家的诚意。习武唯坚,习武唯诚。相信大家通过这段时间的练习,已经感受到了我所传授‘龙武拳’所带来的好处。”

    “是啊是啊,练了龙武拳,我的哮喘病无药自愈。”

    “我的心脏病虽然还没好,但是最近用药都用得少了。”

    “我的高血压也降了,现在爬十层楼跟玩儿似的。上回电梯坏了,我家小子爬个楼都累得气喘吁吁,看我在边上还能蹦能跳,那眼神才叫一个惊奇哟。呵呵,这不,今天晚上我死活也把他给拖出电脑房、带过来了。”

    “张大妈,这就是你家小子啊。长得还真是一表人才,就是身体虚了点。不过年轻人气血足,跟着老师好好学,不用多久就能追上我们的。”

    年轻人看着场地中央那个满脸稚气,体重最起码200+的小胖子,一脸的怀疑。“他就是老师?怕还是个高中生吧,成年了吗?”

    张大妈脸色一变,二话不说先闷头一巴掌镇压了儿子,“胡说什么,席老师是有真功夫的。”

    旁边陈大爷笑呵呵的制止她揍儿子,道:“学无先后、达者为师。”

    “我们都是亲眼看过席老师的本事的人。再说现场这么多人,哪个不是经历过大半辈子人生,一个未成年年轻人还能把所有人都瞒过去?别的不说,我们练拳之后,自身的感受就是最有力的证据。而且席老师也是街坊,就住在金戈铁马巷。”

    看到周围一群大爷大妈“不善”的眼神,瘦高个怯了,吞吞口水闭嘴不敢多说。

    场中大家七嘴八舌议论起来,大都是满意的。只是人一多,随便说一句就成菜市场了。

    席应龙心里得意得很,干咳一声,很有威势的双手虚抬,喧闹立刻安静下来。将话筒音量调到最大,背着一只手边走边说,道:“如今这世界灵气复苏,正确引导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我们龙武会的宗旨,是尚武、竞技、健身、防身、养生、休闲。通过武术流传,以强身健体为导向、引领修习者进入认识人与自然、社会客观规律的武化方式。身体是自己的,对自己好一点,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是要不得的。当然了,也别太勤快。一天一次,不超过半小时足以。练武过头便会过多虚耗气血,反而伤身。”

    “武者唯简。废话也不多说了,大家先热热身。初次到来的朋友可以先看看,也不必急着比划。武术不同于舞蹈,练错了有害无益。待会把会费交了,我会单独指导。”

    给鹿离一个眼神,他按下音响开关。一曲高山流水,人间有味是清欢。

    “大家跟着我做,起手式,桩功站好,注意呼吸节奏……”

    也不等人适应,席应龙摆开拳架子,他脚步沉稳,有一种大象踏地的沉重力道,此时摆出一个拳架子,双膝微曲,正是起手式。

    悠忽间,已然动了起来。静若大龟,动如脱兔;一动一静,行悠流水,看不出半点牵强。哪怕他已经胖到肚子贴地的造型,你也必须得承认这是个灵巧的胖子,甚至,还带有几分飘逸感。

    不少新来的,都看得啧啧称奇。

    场地外树林后,两道黑衣人蹲在那里,瘦高个挥手驱赶几只蚊子,“这就是目标?”

    身旁戴眼镜年轻人取出平板对照,“实名注册,身份信息都对得上,应该没错了。”

    “嘿,这小子胆儿挺大,把筑基拳法改的乱七八糟还敢来教别人。真要是出事了,他可兜不起。”

    “没那么严重,你仔细看。这套拳法只是柔和进一些拳法套路,关键还在于呼吸法门上。这群人呼吸绵长练一通拳下来的运动量,相当于跑步十公里,而且是静功危害更小。只要把握住火候,哪怕没有资质的普通人,若能坚持修炼,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

    瘦高个一皱眉,他怎么没看出来,“那这小子还不赖。反正也是今天最后一趟任务了,早点带回去早收工。”

    “啊,组长,现在就动?”

    “行动!”

    “是。”

    两人跳下来,面无表情往场地中央走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