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0章 冬儿的过去

    陪女生买衣服有点久,三位妹子在试衣间里来回试,贴心的冬儿还问萌萌想不想买衣服。

    神奇的是萌萌点头要了,裴清不知道此事,直到他买了八套女装才知道。

    先别误会,这八套女装没有一件是他的,全是梦曦四人组的衣服。

    他问多余的两套衣服是谁,他看尺码明显小很多,是适合萝莉妹子穿的衣服。

    “那是萌萌的衣服啦。”

    “身高、三围你们都知道?”裴清当时就迷了。

    他知道萌萌可以变成萌妹,但他没有见过萌萌变人呢,不知道她到底有多高。

    “当然知道啊,她在试衣间里变人,我亲自用手测量的。”

    说到这里,贝冬儿用手比划高度,把手按到裴清的胸肌与腹肌的交接处,用手刀打了打裴清的肌肉,“大概就这么高。”

    “然后这么瘦。”她又比划一下腰围。

    裴清无语了,这不就是小萝莉的体形么,而且看身高,还比孟小雪矮那么一点。

    妹子们一个比一个矮,他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有没有猫耳朵?”裴清好奇问道。

    “嘛,这个不能告诉你。”冬儿掩嘴偷笑,摆出一副我就是不告诉你的模样。

    怀里的萌萌一动不动,大概也没打算告诉裴清她长什么样,变成人时有没有猫耳朵猫尾巴等。

    估计没有吧,看抱枕被子笔记本三人,他就没看见她们身上有什么物品的外形特征。

    坐上公交车,继续围住困困的梦曦,让她免受危险,安心睡眠。

    裴清低头沉思,计算钱包里的钱。

    一人两套衣服,四人八套,钱包瞬间见底。

    苦逼的裴清明天要开始打工了,先在咖啡店干两天刷够零用钱再说。

    当然,打工之事不急,明天他得陪章同学见她妈妈。

    届时回来再打工,反正路程不远,坐高铁两小时就到了,一来一回就四个小时。

    这时,章白函沉默道:“我还是不和妈妈见面了。”

    “为什么?”裴清意外道。

    明明刚才还感动得哭了,这会又不想见面。

    “我是已死之人,我知道我的灵魂寿命期限,就算两人见面,我还能活多久?下一次的消失,只会徒增伤悲,我不想让她再伤心。”章同学的脸色有点悲哀。

    她曾用冬儿的手机刷新闻,见到她妈妈痛哭的新闻照。

    若是真正见面,她妈妈会二度悲伤,而全社会也会非常震惊。

    最严肃的话题是她怎么活下来了?

    要知道章白函并没有真正活下来,她没有萌萌,就是一个寄身于笔记本的小孤魂。

    她没有永远的寿命,她知道自己存活于阳间是有时限的,哪怕不完成心愿,终究会随风逝去。

    “那你偷偷地看几眼也好啊。”裴清劝道。

    见到她那么伤心,裴清也没办法。

    这一刻,他希望自己有个复活的技能。

    不过他翻了翻系统商城,里面没有复活这种逆天技能,系统大概早料到这种事,事先堵死这条道。

    ……

    次日早上。

    笔记本妹子强烈要求真的不用去,但裴清等人车票都买好了,她只好作罢,并以笔记本的形态放在裴清的书包口,随他一起过安检。

    由于他身上钱不多,只够他的票钱,他只买了自己的票,而冬儿自己出钱,买梦曦和她的票,钱来自冬儿的妈妈。

    他没说什么,这个时候纠结复杂的家庭关系完全没意义,毕竟那不是他的亲妈,没有那方面的记忆,更不会继承迎主的情感,况且那是系统送给妹妹的人际关系。

    裴清不觉得贝冬儿会对她妈有什么感情,坐上高铁座椅后,他随口问道:“冬儿,你对你妈是什么样的印象?”

    本来他没什么兴趣,不过今天陪人看妈妈,他便问出这个问题。

    贝冬儿抱着柔软的梦曦,目露沉思:“我妈妈嘛,大概就是我的提款机吧。”

    这话说得没心没肺的,却是真情流露。

    冬儿抱着睡觉觉的梦曦,见那笔记本探出书包口,便向裴清述说她的记忆。

    她的是裴清的被子,拥有的记忆并不是系统灌输给她的虚假记忆,系统只教了她如何成为人类并好好地活下去。

    “我最初的记忆就是在工厂里被织成被子,然后被塞入包装盒里,经过上下倒腾的运输时期,又过了好久的时间,一直在黑暗中度过……”

    后来纸箱被拆开时,被子第一眼就见到裴清的脸,那是一道清秀而纯洁的眼神。

    之后就她以被子的身份一直盖着他,但在夏天时分,她会被放进隔间里,再度被关小黑屋。

    黑暗让她恐惧,孤独,不舒服,想冲出小黑屋,抱住那个人,让他不要抛弃她了,她没有做错什么。

    但她没有能力发出自己的声音,只有悲伤与黑暗陪伴她。

    直到裴清高一开学的那天,变身的备用系统降临。

    她拥有了变成人类的能力,再也不用被关小黑屋,自己可以溜到裴清的床上睡觉,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

    所以她有机会就粘着裴清,想让他记忆深刻,无法狠下心关她进小黑屋。

    裴清听完贝冬儿的自述,感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但仔细想想,贝冬儿真的很苦,那可是漫长的黑暗等待,有谁能忍受那种孤独。

    “不过还好啦,那时候我还是被子,不觉得特别独孤,时间也过得非常快。”冬儿笑了笑。

    这时阳光透过车窗照到冬儿那蓝色的头发,眼睫毛下的眼睛有种水灵灵的质感,正紧张地盯着裴清看。

    裴清伸出手,揉揉坐在对面的妹妹的头,柔声道:“不会的,以后没有小黑屋了。”

    “嗯嗯。”

    冬儿很开心,就用脸蛋蹭了蹭怀里被抱的小梦曦的脸蛋,以表高兴。

    位于书包链口处的笔记本悄然地动了动,似乎有点羡慕。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