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9章 欢迎回来

    经济状况不太好的裴清听了欣然同意,现阶段太穷,不抠门不行啊,毕竟家里有三个妹子,支出又增加半倍,家里这样的经济浪费。

    至于问老妈要钱,想也别想,万一老妈坐飞机回家审查账目去向,发现裴清瞒着她养了三个妹子,他怎么向老妈解释?

    裴清把菜单放回吧台,学姐盯着手里的咖啡杯,一丝不苟地擦杯子,没有过问裴清刚才在和客人交谈什么。

    “店长,我能带她出去找早餐吗,她肚子饿了。”裴清不好意思道。

    学姐看一眼店内,刚才经历一波客流量的小高潮,现在又回到冷淡期,店里还忙得过来,大方道:“限你十分钟,快去快回。”

    她同意了,而且没问那位女高中生是谁,看来学姐不是热衷八卦的小气之人,裴清暗暗松一口气,毕竟冬儿是同父异母的妹妹,原主的爸妈还没离婚。

    说难听点,贝冬儿就是小三的女儿,说出来影响不好。

    他低头说句谢谢,解下自己的围裙,没解释贝冬儿的身世,转身带刚认识的妹妹离开咖啡屋,找早餐吃。

    出门后。

    贝冬儿哼着小曲,到处转悠,见这见那都会露出好奇宝宝的神色。

    要不是裴清人穷,她早就开口买这买那。

    “对了,哥你不是缺钱吗,我妈很有钱哦,要不我求她要零花钱吧,理由就用买衣服好啦。”贝冬儿欢快地说道,活泼的她像个百灵鸟。

    “你妈真的存在?”

    裴清不太愿意接受原主的老父亲居然有婚外情的事情。

    “那是当然喽,我还知道她的手机号码,要不我现在就给她打个电话?”

    冬儿完全不想那么多,纯真的她只知道眼前的老哥很缺钱,而朝老妈要钱是最简单粗暴的方式。

    “这样不好吧。”

    裴清知道冬儿说的是她的妈妈,而不是他的妈妈。

    说起来这样的兄妹关系蛮尴尬的,要不是冬儿是被子变身的,他真的会瞬间接纳新妹妹的存在吗?

    答案是他也不清楚,人杏这种事情蛮复杂的。

    “你不要就算了。”

    贝冬儿眼珠子一转,想到自己可以偷偷要钱买衣服,脸上就露出笑嘻嘻的表情。

    裴清被绕得一愣一愣的样子,冬儿掩嘴呵呵笑,发现老哥好容易逗。

    他发现妹妹真的是一刻也停不下来,整个人元气满满,肆意的朝气如天边升起的太阳,燃烧他的劳累心情。

    ……

    工作时间到中午,裴清下班买菜回家,先瞄一眼鞋柜,两双鞋子,耳边传来一男一女深情告白的声音。

    走进客厅里,见到客厅里的电视机正放着当月正火的青春偶像剧,刚才的告白声就是从电视机里传出的。

    而对视机的对面,小猫趴在沙发上睡觉,有一只白嫩的小手放在萌萌的尾巴上,来回抚摸。

    那只手正是妹妹贝冬儿的手,她穿着过膝的水蓝色吊带小裙子,一手撸猫尾巴,另一手楼住闭眼睡觉的枕梦曦。

    枕梦曦身着吊带小白裙,身子娇小柔弱,闭眼睛,软软地侧靠在冬儿的臂湾里,雪白的短发将那幼小的耳朵遮住,唯有那可爱的锁骨有诱人的白皙。

    “欢迎回来,哥哥。”冬儿嘴里含着不知从哪里买来的薯片,她把两条小腿架到桌面上,小脚丫子动了动,很没淑女的形象。

    裴清怔然,第一次回家被人喊欢迎回来,当即木然地点头,“嗯”一声,转身拎菜入厨房做菜。

    小猫本来趴着,黑色猫鼻嗅到鱼的腥味,当即睁开眼睛,滋溜一下从冬儿的手掌里逃脱。

    就这样,裴清和两位樱花中学女高中生妹子的同居生活开始了,等等,好像是三位来着,不过萌萌一直没变人。

    ……

    晚上。

    裴清专心学习,左边习题,右边算纸,心无旁骛,非常认真。

    期间时不时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那是梦曦、冬儿、萌萌三位妹子共同洗澡的声音,后来又擦头发的声音。

    还有就是妹妹冬儿的小声嘀咕。

    “哥哥没偷窥吧,我刚才没关门哦。”冬儿此刻头发湿漉漉的,身穿新买的蓝色史莱姆长袖宽松睡衣,长长的裤管恰好把她的白细腿遮住。

    她心里有个小心思,想让哥哥看自己新买的睡衣,当然哥哥会问她钱哪来的,到时候她就坦白,钱来自她的老妈。

    但系统学习技太强了,裴清完全沉迷数学的计算中,由于那是与学习无关的事情,大脑自动忽略之。

    想打破裴清的专注学习状态,唯有外力推之,或分贝比正常说话声音大才行。

    冬儿发现老哥听了黄段子,居然面色不改,稳如泰山,B罩的胸脯上下起伏,很气。

    他是铁做的木头吗。

    “哥哥,我想告诉你一个秘密。”

    “其实刚才关门了,对吧梦曦妹妹,你看梦曦都点头。”

    “居然不理我,气死我了!”

    学习到十一点,他伸个懒腰。

    “刚才好像听到有人对我说话?”

    裴清看向自己的床,贝冬儿的脸蛋微鼓,拿着梳子打理水蓝色的头发,脸撇一边,似在生某人的闷气。

    旁边的枕梦曦已经变成抱枕模样睡觉,小猫也趴在抱枕上睡觉。

    裴清没有察觉到妹妹的怒气,他像个没事人,拿衣物入浴室洗澡,洗完回卧室。

    这时,他才有空打量今日刚认识的妹妹,发现冬儿穿着蓝色史莱姆鲜花的睡衣,睡衣既宽松又大,这类衣服往往会遮住妹子的苗条曲线,但这件睡衣偏可爱系,很合适她这样的软妹。

    贝冬儿听到开门声,扭头看一眼裴清的眼睛,又把眼睛撇向另一侧,用不满的语气道:“洗澡真慢,别因为害羞就不盖被子啊,着凉了我可不管,哼。”

    以一声莫名其妙的哼音结尾,她向后躺下身子,任由那三千发丝铺散在床。

    眨眼之间,她突然变成一张巨大的蓝色被子,覆盖整张大床,仿佛刚才的人儿只是幻觉一场。

    “这……”

    裴清在原地愣了十几秒,迷茫好一会儿坐在椅子上思考半晌,见时间晚了,明天还得学习,这才钻入被窝里睡觉。

    不要多想,这就是张普通的被子,旁边是普通的抱枕的猫,裴清心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