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8章 当同父异母的妹妹找上门

    “裴清,三号桌拿铁,收拾六号桌。”

    “OK!”

    一阵麻利的收拾,裴清擦擦头上汗,店里除了下班阶段有高峰期,平时的客流量随机上下波动。

    “裴清,擦一下窗,那边脏了。”

    眼尖的学姐瞬间见到某座位的窗边沾了几滴褐色咖啡液。

    “好!”

    裴清从吧台拿出湿抹布和干抹布擦窗,擦到一半时,某个妹子走到窗前,朝里面的人招手,对他打呼。

    她身穿樱花中学粉色校服,有着及腰的水蓝色马尾辫子,额前有没梳整齐的斜刘海,脸蛋略圆且嫩,身高约一米五八,气质偏软妹。

    打招呼的时候,那粉色的薄唇微张,露出雪白的牙齿,眼睛闪亮亮的,很开心。

    裴清不认识她是谁,回头看自己的身后,发现自己的背后没有人,也就是说窗外的女高中生打招呼的对象是他。

    可是他不认识她啊,这怎么整?

    当他努力回忆她是谁时,窗外的JK推门而入,黑丝腿站在他身前,不等裴清问“您想喝点什么”,她身子前倾,大拇指和食指率先扣住裴清的深棕色围裙,叫道:“哥,请我吃早餐!”

    “什么?”裴清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没煮面条给我吃,你不知道吗,快给我想起来啊,你个负心汉,大笨蛋,臭老哥!”

    贝冬儿的脸蛋表情由晴转阴,换上委屈的小表情,还顺便挂三个头衔给裴清,让裴清听得一愣一愣的,拼命回忆自己的过错,愣是没发觉自己做错什么事。

    也是冬儿搭话时,学姐做完一杯咖啡,眼睛瞄向裴清,喊道:“裴清,拿咖啡到七号桌!”

    裴清整个人瞬间得到解放,说句抱歉立马走人,溜回吧台端咖啡。

    学姐按住咖啡柄,小声道:“怎么回事,找茬的?”

    贝冬儿喊得那么娇气,尤其是喊他“负心汉、大笨蛋、臭老哥”三个头衔时,分贝有点大,店里的人想不听到都难。

    高学姐胡乱分析一波,以为是找茬的人,因为裴清脸上的迷茫与尴尬不会有错,小学弟并不认识那位妹子是谁。

    裴清也不敢断定自己不认识她,要知道他是穿越者,他的清晰记忆最多延伸到暑假期间,再远一点记忆就模糊了,小学则完全记不清。

    “她可能认识我,但我不记得了。”裴清缓缓端起黑色杯盘。

    “这样啊,那你正常打招呼呗,早餐就用店里的糕点吧。”学姐那好看的手指点向左侧的糕点柜。

    裴清轻微摇头:“那怎么行,店里的糕点蛮贵的。”

    “那你就多打两小时的工。”

    学姐破例允许裴清多打两小时的工。

    裴清无语,实在无法接受。

    他拿着咖啡放到七号桌,回头发现蓝色头发妹子已坐到六号桌,她用双手撑小脸,见到裴清看过来,当即招呼他过来。

    裴清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拿着菜单问她想点什么。

    “事先说明啊,我没有钱哦,哥你看着点吧,我知道家里钱不多,不然你也不会打工,我能填饱肚子就很满足啦。”贝冬儿连自我介绍的觉悟都没有,嬉笑地看裴清发窘的脸色,说话带着点尾音,比如“啊”、“哦”、“吧”、“啦”这种字眼。

    说话的时候,贝身儿小白裙下的黑丝小腿带着皮鞋晃啊晃,青春肆意,惹得店内的男顾客忍不住多看几眼。

    裴清努力回忆家庭成员,只有爸妈和他,绝对没有妹妹。

    他心一横,把菜单收起来,放在手腕上,咬字道:“这位小姐,我家里没有妹妹。”

    “以前没有,但昨天有啦,我是你同父异母的妹妹贝冬儿,樱花中学高一四班转学生,明天上学你就能看见我了。”冬儿敲敲桌面,明亮的小眼神清澈似水,不像撒谎之人。

    一顿猛如虎的说辞灌下来,裴清的脑子有点乱,花费几秒钟时间理清脑中的回路,确认家里只有一爸一妈,没有第二个母亲,他猛然一惊。

    同父异母是什么鬼,小三的女儿吗?

    信息量有点大,裴清仍没有往“被子变妹”的方向想,他觉得眼前的“妹妹”夸夸其谈,很有高端骗子的画风,不得不认真询问道:“你的爸爸是?”

    “哥哥你还在怀疑什么,忘记昨天离家出走的小被子了吗,你一点都不担心我吗?”事关变身的秘密,冬儿小声的嘀咕。

    说完,她又用蚊子般的声音补一句:“没良心的哥哥。”

    听到被子二字,裴清懂了,脑中的杂乱线团统统理清,瞬间理解被子找他要早餐的理由。

    他只煮了三人份的面条,他吃一份剩下两份,不找他要早餐找谁。

    所以被子的新身份是裴清同父异母的亲妹妹,但有没有血缘关系真的是两说,毕竟她的真身是家里的蓝色被子,是系统认证的随机变妹之物。

    理论上她们的身份背景可以随意捏造,不会让外人产生任何违和感。

    “早餐,我要吃早餐,哥哥快点。”

    贝冬儿又开始撒娇,撇嘴巴,鼓着娇气的小脸蛋,黑丝腿伸直,轻飘飘地踢一脚裴清的皮鞋,表达自己的不满。

    她真的把自己当成裴清的妹妹,很没节操的当众要早餐,仿佛系统灌输给她的字典里没有“厚脸皮”三字,只知道妹妹向哥哥索取东西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裴清没辄了,既然贝冬儿是自家人,自然不能让她饿着,他得一视同仁。

    于是眼睛瞄向手里的咖啡馆菜单,蓦然停住目光,心里只有一个声音不断回放:“太贵了,太贵了……”

    其实咖啡屋里的糕点在樱城的各大咖啡店里不算太贵,但是拿来吃早餐就太奢侈了,最起码现阶段的裴清吃不起。

    还不如回家下面呢。

    裴清心里闪过这样的念头,想问妹妹为什么不自己煮面条。

    看一眼肚子咕咕叫的妹妹,猜测妹妹大概不会煮面条,毕竟她之前还是家里的被子,刚变人没有正常的生活能力。

    冬儿趴在桌面上,歪头,津津有味地看着哥哥对着菜单发愁的样子,不禁扑哧一笑,乐呵道:“哥哥真傻,带我去外面吃不就成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