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9章 家里抱枕成精了!

    客房里漆黑一片,他按灯开关,哗的一下亮了,里面就一堆杂物,杂物都是一堆堆的小箱子,后面还有张木板床,窗户正关紧着。

    他走过去拉开窗帘,窗户紧锁,外面没有半件衣物。

    “不可能啊,难道她不洗衣服?”裴清疑惑中。

    还别说,真的有可能。

    小猫萌萌本身是一只猫,猫变成人后,不一定就懂人类社会的常识,也许连普通话都不会呢。

    不过问题来了,既然没有生活常识,樱花中学的身份不会对她造成困扰吗?

    裴清挨个检查杂物箱的封条,都没有拆封,看来制服真的不在这里。

    他走出客房重新反锁,回到卧室里打开衣柜,还是没有看到女生制服。

    他走到小猫萌萌的身前,揉揉她的头,看她眯着眼睛一副享受的模样,提醒道:“萌萌,你的衣服要记得洗啊,家里有洗衣机。”

    萌萌没有看他,仍旧眯着眼睛,四腿微趴,享受风与手的双重抚摸。

    裴清见猫咪不鸟他,转身去浴室洗澡,发现家里的浴缸又蓄满水没放空,说明家里确实有妹子。

    不过这一次水温是温凉的,并不是刚放的,看来小猫在半小时前已洗完,刚才摸猫毛时也没有昨天那么湿,大概晾了有一会儿。

    放水,洗澡,回卧室再看一会儿书,时间点到了后上床睡觉,小猫又一次趴在抱枕边睡觉,占据抱枕宝座。

    裴清对萌萌更好奇了,没有看到衣服,那么她会不会没有衣服呢。

    但这不可能吧,既然连女式皮鞋都准备好了,不可能没有制服。

    裴清的脑子里乱轰轰的,心里闷得慌,叫了萌萌几声,萌萌翻身就是一手猫掌糊脸,大概的意思是吵到她睡觉了。

    他只能闷着不吭声,萌萌不说话,他能怎么办。

    睡了一会儿,觉得睡不着,便想了一计,将手机闹钟设定在早上五点。

    五点钟,萌萌肯定没有上学,他要亲眼看着萌萌变成妹子上学,看她的真身是什么样子的。

    把手机放床头,一想到明天准备看猫娘的真人样子,他发现自己居然睡不着,以至于辗转反侧。

    躺了大概半个钟,心说这样不行,会失眠的,他得把闹钟时间再提前一小时,不然起不了床。

    改闹钟时间到四点后,他花了很久才睡觉,两眼一闭再听到闹钟声时,他随手一点,闹钟停了。

    手机的闹钟功能有多次提醒,他碰一下手机面并不能终结闹钟,当闹钟来回响了N遍时,裴清终于记起自己的事,猛地睁开眼睛,起身看时间,才五点。

    掀开小被子,小猫咪已经不在被窝里,反倒是白色抱枕还在被子里,这令他有点迷了。

    今天萌萌不藏抱枕么?

    他看一眼安静的抱枕,起身欲找萌萌。

    打开卧室灯寻一圈,没有看见小猫,到客厅里找一圈,同样没有找到。

    不知道小猫藏哪的裴清,溜到玄关处看鞋柜,樱花中学的女式皮鞋还在鞋柜里,她没走。

    难道是他检查得不够仔细,他扭头回屋,里里外外搜一遍,甚至二度进入客房寻找,不放过任何角落与桌底,仍没有找到小猫萌萌的身影。

    这一顿寻找累得他背部出一些微汗,低头看时间,才五点半分,早着呢。

    由于时间尚隅,他先回浴室里,简单冲凉把汗冲掉,三分钟后回到卧室里,感觉有点困,于是一头扎入绵床上,顺手楼住长条等身抱枕,反正萌萌不在,抱枕自然归他抱。

    不过没等他睡多久,有点困的他发现怀中抱枕正在磨蹭,似乎想挤出自己的怀抱。

    他眉头一皱,本来有点困,但因为刚才洗一回澡,脑子很快清醒,这不,感受到怀中的异状,他心中起疑,怀疑萌萌在挪抱枕。

    他怕吓着萌萌,半眯着眼睛,睁开一条缝,见到白色的抱枕于怀里轻微颤抖。

    这种颤抖并不是指害怕,而是有目的地向下挤,试图离开他的怀抱。

    裴清见状整个人都迷了,一头雾水。

    他看到了什么,抱枕居然在动,它成精了?

    不,也许抱枕背后藏着一位猫咪。

    把抱枕提起来,看一眼床铺,没有小猫的身影,不存在猫娘挪动被子的事。

    裴清把抱枕放下来,睁大眼睛仔细瞅,使劲瞅,白色长条抱枕突然不动了,好像她被裴清举高高的动作吓着了。

    他放开手,心里思绪翻滚,想到两个可能。

    第一可能,他在做梦,其实抱枕没动。

    第二可能,抱枕可能也是妹子。

    不过这有点扯淡,抱枕是死物,怎么能变成妹子,要变也应该是萌萌吧。

    总之裴清对眼前的抱枕产生浓重的怀疑,也许萌萌哪也没跑,就藏在抱枕内部。

    他看一眼拉链,默默地伸一只右手臂放到抱枕头上,手指悄然移到抱枕的拉链处。

    刚碰到拉链不到半秒钟,还没等裴清有所反应,抱枕又动了,这次抱枕的动作是后翻滚,动作比刚才轻盈多了,大概是怕裴清拉开拉链。

    裴清睁大着眼睛,这回他看得很清楚,抱枕真的动了,尽管这个动作是翻滚式的,呼啦一下只翻了五厘米,但它真的动了。

    它还是死物吗,他深刻地知道已经不可能了,抱枕绝对是妹子。

    裴清的世界观开始崩溃,又瞬间重组。

    前两日早晨,抱枕消失,回家见到抱枕睡中间,被子莫名被盖好,一切的不合理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他猛捏一块大腿肉,觉得很痛,很有可能说明他没做梦。

    管它呢,他觉得自己真得了神经病,赶紧闭上眼睛,只要一觉醒来,脑子里的不切实际幻想就会过去。

    但他还是很在意啊,如此清醒的思维让他睡不着,他忍不住睁开眼睛,脸色尴尬,小声道:“那个……抱枕妹……同学?”

    说“妹子”二字有点尬,他临时改口喊成同学。

    等等,这样一来家里岂不是有两位妹子了,他的钱包表示压力山大。

    思维跳脱的裴清已经想到挣钱的事情,而对面的抱枕同学明显不知道裴清想什么,它静静地趴在床上,仿佛裴清不动的话,她便没有任何的动作。

    裴清想了想,还是动了,主要是他想看看抱枕动的样子。

    伸手,摸摸抱枕的头,抱枕没动。

    双手捏住抱枕两端举高高,她还是没动。

    手摸到拉链,她动了。

    好吧,现在他可以双倍肯定抱枕真的是一位妹子,拉开她的拉链等于脱掉衣服,人家不动才怪。

    知道对方是妹子后,裴清突然没有勇气像往常一样,随意地抱着长条抱枕睡觉。

    毕竟那是开了灵智的妹子,不是死物。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