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5章 楼梯间的羞耻谈话

    9月4日下午,即开学第二天的下午,枕同学依然是一副睡眠不足的样子,止不住浓浓的睡意。

    有时候坐在旁边的裴清真的想干脆不提醒她,不过看着她闭着眼睛睡着的样子,大部分情况下脸还对着他睡,他实在于心不忍,不想看一位妹子的大好学业被毁于一旦,于是一次次地念枕梦曦的名字。

    枕同学在开学的两天内渐渐习惯这种提醒式的学习方式,每当她困意浓浓,眼皮磨刀霍霍盖下时,裴清同学的声音总会适时的闯入她的耳朵里。

    每次她都以条件反射的速度睁开眼睛,继续学习,努力当人。

    不过,迟顿的枕同学发现裴清在历史、政治、语文这三节课并不会提醒她认真学习。

    这两天内上了一节历史课,一节政治课,两节语文,总共有四节课没有提醒她学习。

    为什么她记得那么清楚,主要是那四节课她都睡着了,没听着。

    她很想在这三类课里睁开眼睛,看看裴清在干嘛,不过她还是做不到,抱枕的属杏实在是太强烈,离开了床她分分钟想睡觉。

    当然,走路的时候整个人的精神会提升许多,不过一旦坐下来休息之类的,身体的困倦属杏立马如洪水般爆发,简直不可理喻。

    “枕梦曦,认真学习。”

    裴清的声音又一次在她耳边响起,她猛地睁开眼睛,看到自己小鼻子又一次磕到书架,而她对此毫无察觉。

    “谢谢。”梦曦小声说道。

    这是第几次说谢谢了?

    她不记得了,不过裴清的声音很温柔,听着就想让人睡觉。

    可她不能睡,得认真学习,认真做人。

    枕同学的目光再度看向书本,这一课上的是生物学,上的内容是细胞,了解人体内的细胞多样杏之类的。

    看着有点复杂,不过梦曦同学有系统为她灌输的各种生活小常识,其中就包括了小学初中义务教育的内容,倒也不是看不懂。

    比起人类,她对细胞这种的兴趣更浓,毕竟她随时都可以变成抱枕或变成人类,做抱枕久了就对人类这种奇妙的生物感兴趣。

    可惜的是这份兴趣没能持续多久,身体涌上来的困倦击败了她的眼皮,眼皮不受控制的倒下。

    ……

    第六节下课。

    裴清收好书本,正准备预习第七节课时,他听到有人叫他:“裴清,有妹子部长找你。”

    这一声是胖子喊的,班里的同学唰的一下,都把目光投了过来,分别看看教室外的小萝莉,又看看坐在角落的裴清。

    门外的小萝莉穿着一件粉色的水手服,小白裙子下黑丝袜萝莉腿,身高一米四五,矮矮的身高让她获得相当高的存在感。

    她双手抱臂,袖子处别着一枚绿底白字袖章,板着一副严肃的小脸,好像大家都欠她钱似的。

    裴清见到孟小雪,不禁感到头疼,想必这个小萝莉是跑来改约战日期的。

    看了一眼旁边还有熟睡的枕梦曦,他以不惊动同桌椅子的姿势,斜着身子走出座位,经过后排来到教室后门,问道:“部长有什么事吗?”

    “你跟我过来。”

    孟小雪轻哼一声,鼻音有点重,不知道在生谁的闷气,估计是生裴清的气。

    裴清能怎样,碍于风纪委员部长的大权威,他不得不跟着上楼。

    楼道里,四班同学们纷纷侧目,这可是班里第一位被风纪委员叫出去的男同学,他到底犯了什么事?

    一时间关于裴清的话题也传开了。

    枕梦曦是四班里可爱值、呆萌值、颜值三重爆炸的妹子,裴清难免被拿出来对比一番。

    对比的结果是裴清这个男生真的是热爱学习的学霸,不过上课时不时低头与枕同学说悄悄话,这引起了许多女生的八卦。

    身为一名班里唯一与女同学同桌的男生,他的话题热度在昨天的女生圈里到处流传,今天的八卦话题转向成:“裴清要被处分了,他到底干了什么违纪违法的事情?”

    于是女生和男生们的眼睛不自主地瞄向正在趴桌睡觉的妹子——枕梦曦。

    梦曦双手环抱趴桌,头埋于手臂间,怎么看都想一副埋头小声哭泣的样子。

    见状,有妹子来到梦曦同学的身侧,坐到裴清的位置上,轻拍梦曦的肩膀,本想说不要哭之类的,但想到这事只是猜测,并不能强行代入。

    于是她换了台词,柔声道:“身体不好吗,要不要去医务室看看?”

    ……

    教学楼楼顶门前的楼梯口。

    一位黑丝小萝莉站在最高的顶阶梯向下俯视裴清,见到裴清想上前走几步,当即打出止步的手势,并喝止道:“停,你退一步,对,就是这样。”

    裴清无语,如此一来他比小萝莉矮一个头,不过无所谓,她开心就好。

    “所以部长找我有什么事吗?”

    裴清直接摊牌,眼睛直接看向孟小雪的眼睛。

    既然把他叫到楼顶楼梯这种隐蔽的位置,想说的事情应该不是更换约战日期这种小事情,可能是带着一点羞耻度的话题。

    孟小雪突然不知道怎么接下话茬,她想了想,脸色有点尴尬道:“那天的事,你不准跟别人乱说啊。”

    “什么事?”

    裴清面色疑惑,他和她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吗?

    “就是那天,我摔倒了,你接住我,还看到我的内……”

    说到这里,孟小雪的脸蛋浮现一层红晕,猛地低下头,两只小手纠到一块。

    对一位女孩子来讲,后面那个字实在难以启齿。

    憋了老半天,孟小雪微微抬头偷看裴清的表情,发现见到裴清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她的脸色涨得更红。

    那个家伙一定想起了看到胖胖的样子,想到这一点,孟小雪又恼又羞。

    情急之下,她用黑皮鞋重跺楼梯一脚,闭着眼睛,用此生最大的分贝喊道:“总之这事你得忘了,不许告诉别人我穿什么颜色的内……”

    她喊不出后面的字,顿时有种狗急跳墙的赶脚,猛地往前走两步,两只小手怒推裴清的胸膛,发现裴清如钢墙铁壁似的,推不动,然后她红着脸,娇哼一声,噔噔地走下楼梯,转弯一溜烟没影了。

    只有裴清一脸迷茫地留在原地,刚刚缓过劲来。

    孟小雪那时候穿什么颜色来着?

    等等,那天她摔倒的时候,他并没有看到人家的胖胖好吗!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